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80章 差距

第180章 差距


還不就是看著收留了天佑的陸家因為天佑打獵,能經常有肉吃,她嫉妒了唄。


這個李田氏,挑撥著想看熱鬧,沒成想,反倒是她變成了一個大笑話,讓別人看了個熱鬧。


真是太可笑了。


“行了,這大冷的天,我沒時間跟你在這裏耗,你該幹什麽幹什麽去。”陸王氏對著劉陳氏說道,“你要是想要銀子,我告訴你,我這裏沒有。”


“你要是再鬧的話,要麽,以後你這輩子都別見你閨女了,要麽,你現在就帶你閨女回去,等我兒子做工回來,補張休書給你閨女!”


陸王氏的話,讓陸劉氏難受極了,她娘來鬧什麽呢?


非要把她的日子給攪和得亂七八道才算完嗎?


“娘,你行了吧?你就不能讓我過個安生日子嗎?”陸劉氏帶著哭腔的質問著劉陳氏。


劉陳氏一聽,可是急了。


拿銀子的事情一直不順,她這心裏可是窩著火的,她說不過陸王氏,但是,還不能說自己的閨女嗎?


“我幹什麽了?”劉陳氏質問起來,“我這是有好事想著你,你還不高興了?以後你侄子中了狀元做了大官,享福的還不是你?”


“娘,你怎麽就覺得金順一定會中狀元?”陸劉氏現在也顧不得自己娘高興不高興了,她的家都要被她娘給攪和散了,她管不了這麽多了。


“嘿,你還真的跟李田氏說的那樣,你們就是覺得我孫子中不了狀元啊!你們這些黑心的家夥,就知道咒我的金順!”劉陳氏最不高興的就是有人說她孫子讀書不行。


她孫子讀書可厲害了,怎麽可能會中不了狀元?


“奶奶,她孫子的先生都沒中狀元,她孫子為什麽可以中?”陸雲溪疑惑的問著陸王氏。


陸王氏瞥了劉陳氏一眼,冷笑著說道:“有的人啊,就愛說夢話。”


“親家,你還別隔著門縫看人,把人給看扁了。”劉陳氏臉一沉,不屑的哼了一聲說道,“我孫子可是讀書了,現在已經會背不少東西呢。你們誰會?”


“我會,我會!”陸雲溪立刻舉著小手興奮的說著,“我明飛明躍哥哥也都會。”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明飛哥哥!”


陸雲溪背了兩句,轉頭一喊陸明飛。


陸明飛立刻的接著背了起來:“苟不教,性乃遷。教之道,貴以專。”


旁邊的陸明躍根本就不用陸明飛叫他,趕忙的接著往下朗聲背道:“昔孟母,擇鄰處。子不學,斷機杼。”


陸雲溪奶聲奶氣的往下繼續接:“竇燕山……”


三個小家夥就這麽順暢的背了下去。


周圍村裏人聽得可是臉色大變,真是沒有想到,陸家的三個孩子竟然都會背書了。


再想想他們自己家的孩子,那整天的就知道上山掏鳥蛋,下水摸魚。


關鍵是,他們掏鳥蛋摸魚也沒有掏到摸到多少,跟李天佑根本就沒法比。


看看人家陸家,孩子都會背書了,天佑還能打獵,他們啊,真的是沒法跟人陸家比了。


差距,第一次就這麽明白白的擺在他們麵前,莫名的感覺,他們跟陸家在不知不覺中被拉開的很遠很遠。


王興業聽著陸家三個小家夥背的這麽順暢,他也是愈發的驚奇,想不到這陸家的孩子,都是讀書的料兒啊。


比起其他人的驚奇羨慕來,劉陳氏那張老臉黑得可以跟鍋底媲美了,忍不住煩躁的揮手打斷了三個孩子的背誦:“行了、行了,背什麽背?我又聽不出對錯來,你們要是瞎背的,我也聽不出來!”


陸雲溪扁了扁小嘴,可憐巴巴的皺著小眉頭,她剛要顯擺顯擺就被打斷了,可委屈呢。


陸王氏一看自己的乖寶不高興了,她當然也不會讓那個害她乖寶不高興的家夥高興了。


“你連對錯都聽不出來,你怎麽就知道你的孫子能中狀元?”陸王氏嗤笑一聲問道,“對錯你聽不出來,背的熟練不熟練,你總聽得出來吧?你孫子背的有我家孩子熟練嗎?”


“哦,說出來就是對的啊?他們要是胡說呢?”劉陳氏沒好氣的問著,反正她才不會承認,這三個小玩意兒背的比她孫子還熟練。


“老夫不才,但是這啟蒙的《三字經》還是不會教錯的。”一直在院門口聽著,卻沒有開口的齊博康終於是說話了。


他可是讀書人,劉陳氏敢跟別人撒潑,可是不管跟讀書人胡攪蠻纏的。


“怎麽著?親家,你家的孩子也要去考狀元?”劉陳氏眼珠一轉,又有了主意,“你看,你家的孩子也在讀書,你肯定知道這讀書有多費錢,多難了吧?”


“你看看,你都想讓你孫子中狀元,你也能體諒我為了我的孫子著急的心思吧。”


“我跟你可不一樣。”陸王氏立刻的跟劉陳氏撇清幹係,不上當,“我家的孩子讀書啊,都是不花錢的,是我們家的齊老先生教的。”


“至於你的那兩個外孫啊,是我的孫子從齊老先生這邊學了之後,教給他們的。”陸王氏笑著說道,“你最好是比照一下,就我這些孫子,我都沒指望著他們能考個狀元。你孫子要是連背書都背不過我孫子的話,我看你啊,還是別浪費那個錢了。”


“誰說我孫子背書不如他們了?我孫子背的比他們熟練多了!”劉陳氏梗著個脖子大聲的嚷嚷著,“我孫子背的可好了。”


“就他們這樣的,我看中狀元肯定是沒指望了。比我孫子差遠了。”劉陳氏睜眼說瞎話說的跟真的似的,反正,她不能在陸王氏跟前丟臉。


陸王氏倒是也不生氣:“我也沒指望著他們能怎麽樣,不過就是讓他們學一學,能認幾個字,以後啊,就算是去外麵做工,也能輕鬆一些。”


陸王氏的這話倒是讓不少村裏人點頭讚同。


那鎮上鋪子裏的夥計,認字的可都比不認字的拿的錢多,更別說要是學的好了,還可以當賬房先生,那工錢可就更多了。


聽著陸王氏這麽一說,有那心思活動的,琢磨著是不是也擠點錢出來,讓自己的孩子學一學,認幾個字?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