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74章 姐姐的婆家有錢

第174章 姐姐的婆家有錢


他回到房間的時候,開門的動作很輕,盡量的不發出聲音來。


炕上的李天佑已經睡熟了,陸明磊輕手輕腳的上了炕,往上麵一躺,快速的睡了過去。


袁玉山家裏,齊博康正在跟他說話:“教了一上午,感覺怎麽樣?”


“天佑真有天分。”袁玉山興奮的搓了搓手,他真的是有些技癢,恨不得將一身的本事都教給天佑。


“不愧是……真是有天賦。”袁玉山連連感慨著,“齊叔,天佑讀書也挺厲害的是吧。”


“嗯。”齊博康同樣欣慰的捋了一下胡須,天佑有這樣的天賦,可是讓他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明磊這孩子,也是個有毅力的。其實,明磊的天賦很不錯,隻不過,跟天佑比,稍差一些。”袁玉山通過一上午的時間,想法倒是發生了很大的改變。


對於認真又不怕吃苦的陸明磊,他還是蠻欣賞的。


“怎麽,你想好好教明磊了?”齊博康笑問道。


“嗯。”袁玉山點頭,“我覺得齊叔的打算是對的,以後要是明磊可以在朝為官的話,對天佑也是好事。”


“而且……我發現,陸雲溪在天佑心裏的位置真的是太重太重了。”


袁玉山輕歎著,尤其是在累成那樣的時候,李天佑還有精力分神去注意陸雲溪。


幸好他及時收手,沒有強行做出分開天佑跟陸雲溪的錯事來,不然啊,有他後悔的時候。


要是以後明磊可以考取功名,陸雲溪入了天佑的後宅,也是對天佑好,至少,天佑開心。


“行了,你就好好的教他們吧。”齊博康笑著說道,“你這第一天沒教什麽吧?”


“隻教他們一點兒花架子怎麽出拳嗎?”


剛才飯後,陸明磊請教的問題,他也是聽到的,再加上他來了之後,那兩個小家夥的反應,他覺得,袁玉山肯定是沒上來就讓他們吃苦。


“齊叔,你這可就太看不起我了。我既然要教,那肯定不會徇私的。”袁玉山說道,“該怎麽教就怎麽教。”


“你按著你的方法教的?”齊博康驚訝的盯著袁玉山,他可是知道袁玉山是個多嚴厲的人。


反正袁玉山訓練他手下的兵,那些經常上戰場出生入死的老兵,可都一個一個被訓得鬼哭狼嚎的。


“天佑跟明磊他們怎麽一點兒事都沒有?”齊博康想不明白了。


袁玉山聽到這裏,忍不住笑了出來:“那兩個小家夥較著勁呢,誰都不想在陸雲溪麵前叫出來,怕丟人,這都忍著,沒叫喚。”


齊博康噗的笑了出來:“那兩個小東西,這麽小的年紀,竟然知道在意上臉麵了。”


“好、好啊,以後有溪溪過來,讓他們兩個學的更認真。”齊博康倒是樂見其成。


齊博康將情況問清楚了之後,回到了陸家,將能說的跟陸王氏一說,把陸王氏給逗得也是笑得前仰後合的:“這兩個小家夥,這是在自己妹妹麵前裝呢。”


“小大人了,都知道要麵子了。”齊博康哈哈笑著說道。


“別管他們怎麽樣了,肯好好學就行。”陸王氏說道,“我啊就希望他們以後可以有個謀生的本事,省得一年到頭的在地裏苦苦的刨食。”


“老嫂子,你就放心吧,玉山說了,他們兩個都有天賦,還肯吃苦。”齊博康說道,“好好的學一學啊,以後肯定是打獵的一把好手。”


“其實吧,就算是不能成為打獵的好手,至少強身健體,身子也比普通人健康。”


“可不就是這樣。”陸王氏連連點頭,她本來的目的就是這個。


身子好了,比什麽都強。


有齊博康去盯著,陸王氏算是放心了,從那天之後,陸明磊李天佑就跟著袁玉山學了起來。


陸雲溪跟著去看,然後,帶著線,一邊在屋裏打絡子一邊時不時的往院子裏瞅兩眼。


對於習武這種事情,她真的是一點兒興趣都沒有。


太苦了。


她還是就做家裏懂事的乖寶寶就好了。


院子裏,陸明磊跟李天佑自己在練著,袁玉山喝了一口水,靠在窗邊,問著窗戶裏麵的陸雲溪:“溪溪,你這是在打絡子?”


“對啊。”陸雲溪開心的舉起了手裏的絡子,笑眯眯的說道,“溪寶絡子,獨家出品,樣式精美,品質保證。”


噗……


袁玉山直接將自己嘴裏的水給噴了出來:“啥?你說的都是啥?”


還一套一套的。


“這是我們家做的啊,出去有名號的。”陸雲溪舉著還沒有打好的絡子,美滋滋的說著,“鎮上的鋪子都有名號的。”


袁玉山真的是快要笑瘋了,這絡子還有名號啊?


不過,看著陸雲溪這麽興奮的樣子,他也不好打擊她:“挺好,挺好的。”


小孩子嘛,喜歡說著玩,就玩吧。


袁玉山跟陸雲溪說了兩句之後,看看時間差不多了,過去教陸明磊李天佑其他的東西。


就在李天佑他們一天一天在習武的時候,隔壁村子裏的劉陳氏可是犯了愁:“兒啊,這讀書也太費錢了。”


除了交給先生的束脩之外,這買筆墨紙張就是不少的銀子,這一筆一筆的往外花,都快要心疼死她了。


他們家可不是什麽富裕人家,這樣花下去,什麽時候是個頭。


“娘,你這話說的,誰家讀書不是這樣?要是讀書不費錢,那就人人都去讀了。”劉貴兒不讚同的說道,“再說了,您孫子以後可是要中狀元的,現在花點兒銀子算什麽?”


“以後,金順當了大官,您可就是大官的奶奶,去哪裏都是坐轎子,身邊有丫鬟婆子伺候著,那日子多美。”劉貴兒可是會給自己娘畫大餅。


隻是,這段時間花費太多,劉陳氏真的是心都在滴血。


“娘,您是不是手裏銀子不夠了?”劉貴兒孝順的問著。


“可不,這總是買紙啊墨的……娘這邊真的是快頂不住了。”劉陳氏苦著臉說道。


“娘,您可以去找我姐啊。”劉貴兒給劉陳氏出主意,“我可是聽說了,我姐姐那個婆婆收留的李天佑,打獵是把好手,他們家可是經常吃肉呢。”


“沒道理我姐姐吃肉,讓您這個當娘的餓著吧?”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