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542章 曾經的初戀

第1542章曾經的初戀


“溪溪,你喝醉了。”李天佑幹咳了一聲,讓自己聲音聽起來正常一些。


“我才沒有!”陸雲溪氣惱的叫著,一胳膊圈住了李天佑的脖子,猛地將他拉近。


那突然闖入李天佑眼簾的嬌俏容顏,讓他呼吸猛地一滯。


更別說,芙蓉麵染上了淡淡的緋紅,好似那嬌嫩的鮮花,羞答答的綻放,又如同剛剛熟透的果子,散發出醉人的甘甜清香。


轟!


李天佑隻覺得腦海中有什麽東西炸開。


又好似火山爆發,岩漿噴湧而出。


那灼熱的岩漿瞬間流經他的四肢百骸,讓他整個人都燒了起來。


“我跟你說個秘密哦。”陸雲溪吐氣如蘭,帶著甜膩的果酒幽香。


讓本來千杯不醉的李天佑第一次有了醉酒的感覺。


腦袋暈乎乎的,身子開始發軟,甚至,他一向強大的自製力都到了崩潰的邊緣。


“你想不想聽?”偏偏那罪魁禍首還沒有自覺,笑嘻嘻的將頭枕在了李天佑的肩膀上,在他的耳邊輕輕低喃。


溫熱的氣息噴灑在李天佑的耳垂上,唰的一下,李天佑的臉頰、耳朵,就連脖子,瞬間紅透了。


“想。”李天佑幹巴巴的擠出來這麽一個字。


他雙手緊緊的捏緊了拳頭,放在自己的腿上。


腦中繃緊的那根弦已經到了極限。


別說是扯動了,就是再吹一口氣,都能斷掉。


“我告訴你哦……其實啊,你不是我的初戀呦。”陸雲溪的一句話,可是比什麽靈丹妙藥都管用。


唰的一下,李天佑熱到要爆炸的身體瞬間降溫,不僅僅是恢複了正常,那是直接冰涼冰涼的。


更別說腦海中名為理智的那根弦,立馬鬆弛了下來。


李天佑張了張嘴,努力了半天,才找回自己的聲音,隻不過,再說出口的話,那聲音分外的沙啞:“那溪溪以前喜歡的是什麽人?”


“是個很好很好的小哥哥。”陸雲溪倒在了李天佑的懷裏,笑嘻嘻的說道,“小時候,他跟我在一起玩呢。”


“我們說要好要一輩子在一起的。”陸雲溪笑眯眯的說著,雙手捧起了李天佑的臉,醉醺醺的道,“當時啊,我以為我們是好朋友一輩子。”


“後來啊,我長大了,才覺得,好像我是喜歡那個小哥哥的哦。”


“隻不過……再後來,小哥哥走了,不見了。”


陸雲溪說到這裏,委屈的吸了吸鼻子:“說好一輩子的,就突然的不見了。”


“他肯定是出意外了。”


李天佑那顆心啊,疼得好像有一把鈍刀在裏麵攪來攪去似的:“溪溪,也許是他有什麽事情,沒法回來呢。”


他知道溪溪說的是誰了。


不就是他嗎?


他真的是沒法回來。


“不會的!”陸雲溪哼了一聲,鬆開了李天佑的臉,還嫌棄的推了一把。


她就算是醉了,也沒有用力,動作中帶著幾分本能的不舍得。


“他可厲害了。絕對不會沒法回來的。”陸雲溪肯定的說道。


“他是個很好很好的人呢。”陸雲溪想起曾經的人,就忍不住笑了起來,“他就算是暫時沒法回來,也會給我送個消息的。”


“可是,都沒有。”陸雲溪吸了吸鼻子,帶著哭腔的說道,“他肯定知道我會很想很想他的。”


“他絕對不忍心我這麽難受的。”


李天佑的心可是都要碎了。


“溪溪,我回來了。”李天佑眼睛一閉,牙一咬的說道。


他說完了,就等著陸雲溪的反應。


隻可惜,李天佑提著心等了半天,陸雲溪竟然一點兒動靜都沒有。


就算是驚訝,這麽長時間也應該驚訝過去了吧?


李天佑有些忐忑的悄悄睜開眼睛,然後,就看到陸雲溪已經倒在了桌上……睡著了。


李天佑:“……”


他重重的歎了一口氣,無奈的起身,出門,找來了丫鬟,讓他們給溪溪洗漱一下,扶她去睡覺休息。


李天佑沒有離開,而是在院子裏坐著,感受著夜間的涼意,他整個人都是冰涼冰涼的。


最開始他是想有了本事再去找溪溪的,後來是因為要保密,不能聯係。


等到終於可以聯係了,他又有些近鄉情怯。


終於,他鼓足勇氣去找溪溪的時候,才知道,她是所在的地方暴雨連連,還有泥石流。


然後,匆匆趕去,隻見了溪溪一麵。


這事情要怎麽跟溪溪說?


看剛才溪溪的反應,他帶給溪溪的傷害真的是不小。


李天佑重重的歎了一口氣,往外走去。


先……就先瞞著吧。


等到李天佑出去,發現外麵還熱鬧著,他也沒走,而是招呼著熟悉的人,比如齊博康跟袁玉山等人,還有那些從旺安商行書院出來的。


陸學善見到了李天佑,走了過來,問道:“溪溪呢?”


“剛才喝了一些果酒,醉了。讓丫鬟給她洗漱完了,先睡了。”李天佑說道。


陸學善點了點頭,一拍李天佑的肩膀說道:“那這邊你招呼著,我去那邊了。”


“好,叔叔忙吧。”李天佑微微的點頭。


陸學善離開了,袁玉山湊了過來說道:“可以啊,你嶽父大人對你倒是和善。”


“我以為你跟溪溪在一起,他又會抽風呢。”


李天佑搖頭說道:“叔叔不過就是開玩笑。”


“叔叔舍不得溪溪也正常,叔叔那麽做,不過就是想提醒我,溪溪是有人心疼的。”


“你倒是看得明白。”袁玉山哈哈大笑著拍了拍李天佑的肩膀,“走,過來喝兩杯。”


“好。”李天佑點頭,痛快的說道。


“你會喝酒嗎?”袁玉山驚奇的問道。


平日裏,他可是沒見過李天佑喝酒的。


“還行,咱們喝喝試試就知道了。”李天佑覺得,今天他真的是想好好的喝一喝。


剛才溪溪說的事情,真的是跟塊兒石頭似的,壓在他胸口,沉甸甸的難受。


“來,跟著我喝,就算是你喝醉了,我也能好好的把你送回齊王府。你就放心吧。”袁玉山拍了拍李天佑的肩膀,拉著他過去喝酒。


齊博康聽見了,對袁玉山說道:“你悠著點兒。”


“齊叔,您就放心吧。我不會讓天佑喝多的。”袁玉山拍著胸脯保證道。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