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540章 都是失算

第1540章都是失算


袁玉山伸手指了指陸學善:“你是真行。”


齊博康倒是帶著賀禮到了。


陸雲溪一見,就迎了上去:“齊爺爺。”


“溪溪,恭喜啊。”齊博康笑著說道。


禮物讓小廝交給了陸雲溪身邊的小廝。


“齊爺爺,快去裏麵坐。”陸雲溪美滋滋的招呼著齊博康。


齊博康的身份擺在那裏了,朝中來道賀的人,見到了齊博康隻是熱情的打個招呼倒是沒有過來。


誰也不敢打擾齊博康的清靜。


於是,陸雲溪將齊博康帶到了後麵,安靜的院子。


“齊爺爺在這邊休息一下,等我哥哥接新娘子回來,再去前麵。”陸雲溪笑著說道。


“你爹呢?”齊博康奇怪的問著。


這一路走過來,他是沒看到陸學善的影子。


“好像是跟袁叔有什麽事情吧。他們去後麵說話去了。”陸雲溪說道,“那邊……”


陸雲溪給指了一個方向。


“那我自己過去,溪溪你去忙吧。”齊博康說道。


這日子,主人家就是要忙裏忙外的。


也幸好陸學善這邊的人手足夠。


都能招呼上。


“好。”陸雲溪笑著說道,“我去招呼我們自己人。”


旺安商行弄得學院裏,可是有不少考中功名的。


那些人也在朝中當官。


外派的他們自然是沒有辦法過來,但是,在京城的,都過來了。


這些都算是熟人,更別說,還有他們旺安商行的合作良好的夥伴。


陸雲溪招呼這些人就行了。


至於朝中其他的人,有天佑呢。


陸雲溪去忙了,齊博康到了陸雲溪剛才指著的地方。


進了院子一看,陸學善跟袁玉山正坐在桌邊悠閑的喝茶,哪裏有什麽要事的樣子?


“齊叔。”袁玉山一見到齊博康,立馬起身。


陸學善也跟著起身,拱手道:“齊老。”


齊博康看了看他們兩個,又瞅了一眼他們桌上的茶水,問道:“你們這是有要事要談?”


“齊叔,你快說說他吧。我可是冤死了。”袁玉山可算是找到了靠山了,快速的開始告狀。


“他不想在外麵招待那些過來巴結的客人,就拿我當擋箭牌,說是跟我有事情談。”


“齊叔,你說我冤不冤?”


陸學善無奈的說道:“那些人,目的不純。我跟他們說太多了,擔心陛下有什麽其他的想法。”


“溪溪如今是在為陛下做事,但是,我這個當父親的,總是要為溪溪著想,不要做出什麽引人誤會的事情。”


“功高蓋主的事情,能避免還是盡量避免。”


齊博康微微的點頭說道:“你這麽說也是有道理的。”


陸學善聽完齊博康的話,得意的看向了袁玉山。


看,他這麽做沒錯吧。


袁玉山鬱悶了。


他是不在乎外麵的客人說什麽,但是,他莫名其妙的成了陸學善的擋箭牌,這感覺……憋屈啊!


“不過,我相信以忠勇侯的本事跟口才,完全是可以周旋的。”齊博康笑著說道。


“不僅可以做到賓至如歸,還能不讓陛下誤會。”


“當然了,你是不想這麽做也沒問題。”


“不過,忠勇侯,現在外麵招待客人的可是齊王殿下。”齊博康笑著說道。


陸學善微微點頭說道:“我知道。”


“天佑早就過來幫忙了。”


齊博康說完之後,就再也不說話了,隻是撫須,笑看著陸學善。


陸學善最開始是被齊博康笑得莫名其妙。


等了一會兒之後,陸學善的臉色陡然大變,他終於是明白過來齊博康說的是什麽意思。


他一拱手,說道:“齊老,失陪,我去招呼客人。”


袁玉山看著一溜煙就這麽跑沒影的陸學善驚呆了:“齊叔,這是什麽意思?”


“他怎麽突然這麽緊張?”


齊博康哈哈一笑說道:“現在天佑在外麵招待客人。”


“我知道。”袁玉山點頭說道,“剛才我進來的時候,還看到天佑了。”


“你說什麽人才會來招呼客人?”齊博康溫度哦啊。


袁玉山想都沒想的回答道:“主人家啊……啊,哦!我懂了!”


袁玉山一下子想明白了,大笑起來:“那個家夥可是一直都看天佑不順眼的。”


“現在天佑以什麽身份在招呼客人?”


“他女婿!”


袁玉山笑得是直拍桌子:“該,讓他算計我。”


“這下子好了。”袁玉山狂笑不已。


“溪溪這麽大的孩子,一直在前麵招待客人,就算隻是女眷也是會累的。”齊博康輕歎一聲說道,“忠勇侯這麽大的人了,怎麽能舍得溪溪這樣勞累?”


袁玉山立馬點頭附和起來:“沒錯沒錯,就是這樣。”


他們兩個人的對話也就是沒被陸學善聽到。


陸學善要是聽到的話,絕對能氣暈過去。


溪溪那孩子鬼靈精,怎麽可能讓自己累到?


他這個當爹的,怎麽可能不心疼自己孩子?


陸學善跑到了前麵去,將招待人的李天佑給替了下來:“我來,我來。你歇會兒。”


李天佑看了陸學善一眼說道:“叔,我不累。”


“沒事沒事,你不累也去歇一會兒。”陸學善笑嗬嗬的說道。


“叔叔不是跟袁叔有事情要談嗎?”李天佑問道。


“談完了,談完了。詳細的等以後再說。”陸學善快速的說道。


“好。”李天佑也沒多堅持,退了下來,讓陸學善過去寒暄了。


至於他,則是轉身,往後院走去。


對於忠勇侯府,他可是相當的熟悉。


拐了幾個彎,就到了涼亭中。


涼亭中,陸雲溪早就等在了那裏,一見到他就笑了起來:“我就知道你要過來了。”


“我一看到齊爺爺過來,就知道,我爹躲不了清閑了。”


李天佑眼底溢滿了笑意,快步到了涼亭內,坐下:“齊爺爺就是厲害。”


“可不,說了兩句話,讓我爹是顧了頭顧不了腳,怎麽啊,都是失算的。”陸雲溪捂嘴笑了起來。


反正,要麽她爹承認天佑這個女婿的身份,要麽啊,就是讓天佑過來歇著,跟她在一起。


反正她爹再聰明也不會聰明過齊爺爺的。


“你說我爹要是反應上來了,會怎麽樣呢?”陸雲溪嗤嗤的笑著,毫不客氣的等著看自己爹的笑話。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