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539章 我啊

第1539章我啊


“你現在身份不同了,我可不懂這個。你找個人,給看看。”陸王氏笑著說道。


“人家給看的,哪有自己親奶奶看得仔細?”陸學善笑著說道,“這些啊,都是咱們的心意。”


“再說了,我是從村裏出來的。咱們家娶親,當然是按著咱們那邊的風俗習慣來的。”


“咱們又不會虧了人家姑娘。”陸學善笑嗬嗬的說道,“娘給的東西啊,隻多不少。”


陸王氏被他的話給說笑了:“你啊,就哄著我吧。我說給再多有什麽用?”


“還不都是你自己掏錢?”


“那怎麽能一樣?”陸學善嘴巴甜得就跟抹了蜜似的,“要是沒有娘的話,怎麽會有我呢?”


“沒有我,哪裏有明磊?更沒有這些成親需要準備的東西了。”


“行行行,我是說不過你。”陸王氏好笑的說道,“我看著這些東西挺好,你要是覺得還差什麽的話。你就從旺安商行拿一些外麵不容易買到的,大家都稀罕的玩意兒,放裏麵,一起給人家姑娘家送去。”


“要不說是娘呢。就是厲害,我就沒想到。”陸學善聽完,一拍自己的額頭,“娘,要不說這個家還是要靠您呢。”


“這事我就沒想到,不行,我得跟溪溪說說去。”


“娘,您可真是太厲害了!”陸學善激動的都要蹦起來了,“娘,我先去跟溪溪說啊,不然我擔心他們弄不出來。”


陸學善說完就跑了出去,陸王氏在自己屋裏笑得不行不行。


這個孩子,可是真會哄她啊。


還當她看不出來呢?


不過,自己兒子這麽哄她啊,她倒是蠻開心的。


陸學善跑去找陸雲溪了,把這個事情一說。


陸雲溪點頭:“我不是已經列了這份清單了嗎?”


“不管是我哥有,明飛哥哥他們也都有的。”


“我知道,我這不是來告訴你一聲,讓你奶奶看看。這主意可是你奶奶想出來的。”陸學善的話,讓陸雲溪瞬間明白了過來。


“爹,你可真是孝順。”


“孝順什麽孝順?這都是應該的。”陸學善說道,“這事情你可別露餡了。”


“我跟你說完了,你去旺安商行準備吧。”


“行,我知道了。”陸雲溪笑著起身,出去了,“我一定給哥哥們都準備好。”


“還是奶奶想得最周到。”


陸雲溪故意的在院子裏說出來,這樣啊,就能傳到自己奶奶的耳朵裏,到時候,讓奶奶高興高興。


陸雲溪去了旺安商行,跟掌櫃的說完了,讓掌櫃的安排一下。


這可是小姐的哥哥要成親,旺安商行的掌櫃的哪裏敢怠慢?


他快速的準備好東西,可不能耽誤了小姐兄長的喜事。


這邊陸雲溪都給準備好了,分別送到了陸學理跟陸學誠的家裏。


兩家人可是開心不已。


這不是價錢的問題,關鍵是,這東西少啊。


限量的。


有些勳貴世家的人,那是捧著銀子都買不到。


如今被送到了姑娘家。


姑娘家見到那些聘禮,也是笑得合不攏嘴。


反正幾家都是高興的,這事情就辦得順順當當。


時間一晃,就到了那良辰吉日。


忠勇侯府可是早就布置好了,賓客也全都來了。


府上的丫鬟小廝忙得是腳不沾地,來賀喜的人可是把陸學善給團團圍住,不停的說著吉祥話。


“誒,我知道了,找我有事是吧?我馬上就來!”陸學善對著人群外的袁玉山一招手,趕忙的跟周圍的人賠個不是,然後擠出了人群,到了袁玉山跟前。


袁玉山張嘴剛要說話,連陸學善一把拉住了他,說道:“我知道,咱們裏麵說。”


陸學善拉著袁玉山大步的往後院走去。


好不容易到了一個沒人的地方,陸學善這才停下了腳步。


袁玉山都是蒙的:“我沒什麽要跟你背著人說的。”


他也太冤了。


他來了之後,不過就是叫了陸學善一聲。


陸學善怎麽就把他給扯到這邊來了?


“我知道你沒話說,我也沒話說。我就是不想跟那些人說話。”陸學善重重的吐出來一口濁氣,“煩死我了。好家夥的,那些文官說話是一套一套的,聽得我是暈頭轉向的。”


“你要是再不來啊,我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挺過來。”


“這說明你人緣好。”袁玉山哈哈大笑的拍了拍陸學善的肩膀。


陸學善白了袁玉山一眼,肩膀一抖,將袁玉山的熊掌給抖開。


“什麽我人緣好?還不都是看在溪溪跟天佑兩個孩子的麵上。”陸學善冷笑一聲說道,“旺安商行什麽樣,誰不知道?”


“他們都是看到了旺安商行這個聚寶盆,想要跟我套近乎,讓我給他們一些便利。”


“真是腦子不清楚。旺安商行那是陛下的聚寶盆,怎麽可能讓利給他們,跟他們合作?”


“其實,他們也是看在天佑的麵子上。”袁玉山笑道,“你可是齊王的老丈人,他們不巴結你巴結誰?”


“你可真是厲害,女兒女婿都是這麽有本事的。”


陸學善嗬嗬冷笑一聲:“我才沒那個閑工夫跟他們周旋。等明磊拜堂的時候,我再出去。”


“反正外麵也有人招呼。”


袁玉山都聽傻眼了:“你一個主人家,不出去招呼客人?這像什麽樣子?”


“我這不是有事要辦嗎?”陸學善輕鬆的說道。


“什麽事,竟然重要的需要你把所有的客人全都晾在外麵不管?”袁玉山驚問完,就看到陸學善直勾勾的看著他。


袁玉山這才突然的反應過來,指著自己鼻子說道:“我啊?”


“大家夥可是都看著,你找我有事情要談。這事情當然重要,重要的超過招呼客人。”陸學善笑著說道。


袁玉山活動了一下手指,說道:“來,咱們哥倆切磋一下。”


陸學善飛快的後退,避開了袁玉山飛過來的一腳:“我兒子兒媳一會兒就來拜堂了,我這新衣服可不能弄髒了。”


“陸學善,你怎麽就這麽損呢?”袁玉山咬牙怒問道,“你拿我當擋箭牌啊?”


“又沒什麽影響,咱們是有要事要談。”陸學善可是一點兒都不心虛。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