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535章 誰受得了

第1535章誰受得了


“爹……爹疼你還疼不過來呢。”陸明磊才提到了自己爹,就改口了。


自己爹怎麽疼溪溪的,他又不是瞎看不到。


“你怎麽不說天佑呢?”陸雲溪笑眯眯的瞅著自己哥,“我們可是有婚約的。”


“他也能管我的。”


陸明磊嗬嗬冷笑了兩聲:“天佑能管你?”


說著,陸明磊立馬的往窗外看了看。


“你看什麽呢?”陸雲溪好笑的說道,“天佑又不在外麵。”


“不是,我是想看看太陽是不是從西邊出來了。太陽要是從西邊出來啊,天佑啊……”


“就管我了?”陸雲溪挑眉問道。


“還是順著你。”陸明磊的話,逗得陸雲溪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哥,你現在可以了啊。”


“這是經驗。”陸明磊無奈的說道,“我太了解天佑怎麽對你了。”


“行了,你少轉移話題了。”陸雲溪可不會被自己哥哥給糊弄過去,“你跟爹娘說了喜歡哪家姑娘了嗎?”


“要是行的話,趕快提親啊。”


“哥,你年紀也不小了,都被我跟天佑耽誤這麽多年了。”


“要不是我們這邊有事的話,你說不定孩子都在地上跑了。”


“沒什麽耽誤不耽誤的,咱們一家人,說這個幹什麽?”陸明磊擺擺手,滿不在乎的說道。


“不過,這提親的事情……”


“哎呦,我的哥啊,你還害羞啊?”陸雲溪笑了起來,“走走走,跟爹說去。”


陸雲溪拉著陸明磊就跑去找他們爹了:“爹,我哥遇到心儀的姑娘了。”


“爹,你快給我哥哥提親吧。可別錯過了。”


陸學善聽完哈哈大笑:“行,趕快說說,是哪家的姑娘?”


“爹一定給你去問問。”


“也、也沒誰……”陸明磊臉色漲紅的吭哧吭哧的說著。


陸雲溪一見到自己哥哥這模樣,捂著嘴,跑了出去。


想不到啊,她哥竟然還害羞呢。


她還是先避開吧。


省得到時候,她哥哥不好意思說出來。


讓他們父子兩個自己說去,都是男人,應該沒什麽問題。


提親的事情,她爹肯定都能處理好。


陸雲溪這邊剛回到自己的院子,就接到了六皇子的帖子。


陸雲溪瞅了一眼之後,回複了。


傍晚時分,陸雲溪到了酒樓的包間,自然,李天佑也是跟著一起來的。


“齊王殿下,陸姑娘。”六皇子抱拳行禮。


雙方見禮之後,分別落座。


“陸姑娘,在下這次來,是想談一談咱們合作的事情。”六皇子說道,“隻要你們幫我登上皇位,到時候,我可以跟大溍合作,讓大溍的旺安商行進駐焱國。”


“利益劃分的問題,咱們可以慢慢談。”


李天佑不說話,隻是安靜的坐著。


陸雲溪卻是吃驚的捂住了嘴巴,不可思議的看著六皇子:“六皇子,你在說什麽胡話?”


六皇子一愣,眉頭一皺問道:“陸姑娘,這是何意?”


“我是說,六皇子,你竟然用你占便宜的事情,來跟我當條件,談合作?你不會覺得不好意思嗎?”


陸雲溪的話,讓六皇子眉頭緊皺,問道:“陸姑娘,你這樣說,就沒意思了。”


“焱國跟大溍的關係,雖說表麵上看著不錯,但是,你也知道實際上是如何的。”


“旺安商行要是想要進入焱國做生意,恐怕沒那麽簡單。”


陸雲溪笑了,輕歎一聲說道:“六皇子,最開始的時候,我還是想跟你合作的。我覺得你算是你們那些兄弟裏人品不錯的。至少知道愛護百姓。”


“如今看來,我當時真的是想錯了。”陸雲溪搖頭輕歎,“你是一個看不清楚形勢的人。”


六皇子冷睇著陸雲溪,叱問道:“陸姑娘,你在說什麽胡話?”


“六皇子,你知道不知道,你的大哥已經在昨天晚上連夜出城了。”陸雲溪的話讓六皇子大吃一驚。


“就連大皇子都能看清楚現在大溍的形勢比你們焱國要強。他都知道要回去主持大局,改變焱國的情況。而你還是沒有看清楚。”


陸雲溪搖頭歎息:“看來啊,你是真的不行。”


六皇子眉頭緊皺,死死的盯著陸雲溪,半晌之後,冷笑出聲:“陸姑娘,你這樣貶低我,是為了跟我談更多的條件嗎?”


“我承認,昨天的煙火晚會確實是不錯。但是,大溍的好壞,隻在京城嗎?”


“那六皇子的意思呢?”陸雲溪好奇的求教道。


“大溍要是真的強大起來,可不僅僅是京城的百姓日子富裕就行了,還有其他地方的百姓。”


“京城這邊的百姓確實是日子好過,但是其他地方的百姓呢?”


陸雲溪說道:“當然是也在一點點好過了。”


“好過?”六皇子笑了起來,擺明就是不信陸雲溪的說法,“不說別的,我昨天可是聽說了,旺安商行賣東西還是會照顧一些人的。”


“在旺安商行拿活兒的人且不說,就說那些當兵人的家眷,旺安商行都是照顧的。”


“那些東西,旺安商行是不賺錢嗎?”


“自然是不可能了。”陸雲溪笑著說道,“隻不過,利潤少一些罷了。”


“我不得不說,陸姑娘的想法是很好的,補貼那些當兵的人。”六皇子笑道,“我也聽聞,在大溍當兵的待遇很好。”


“陸姑娘你知道不知道,就這些東西,是需要強大財力支持的。”


“大溍有這麽多銀子嗎?”


“有啊。”陸雲溪輕輕鬆鬆的回答道。


“大溍的國庫中有這麽多銀子?”六皇子擺明不信的瞅著陸雲溪,“陸姑娘,你這樣說假話就沒意思了。”


陸雲溪笑了起來,說道:“六皇子,我看你是誤會了。我說的是大溍有銀子,又沒說是大溍國庫裏有這麽多銀子。”


“這有什麽區別?”六皇子被陸雲溪的話給繞暈了。


陸雲溪耐心的解釋了一句:“大溍可是有不少勳貴世家,他們手裏有銀子啊。”


六皇子聽完就笑了起來:“陸姑娘,你太想當然了。你們將旺安商行的貨物價格弄個三六九等,那些有錢人家不在意也就算了。”


“難不成,你們還要讓他們時不時的就捐款出來嗎?”


“這樣誰受得了?”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