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525章 不要意氣用事

第1525章不要意氣用事


李天佑跟陸雲溪到了酒樓的時候,六皇子已經到了。


雙方見禮之後,坐了下來。


“兩位可真是大忙人。”六皇子笑著說道。


陸雲溪幽幽歎息了一聲,無奈的說道:“是呢,手裏的產業太多,實在是太忙了。沒辦法。”


“我們還真的是羨慕六皇子,可以這麽輕鬆,在大溍一待就這麽長時間。”


“六皇子不用回焱國嗎?”


六皇子氣得暗中磨牙。


陸雲溪這是在諷刺誰?


六皇子目光不善,但是,陸雲溪根本就跟沒看見似的。


小樣的,剛才還敢諷刺她忙。


她本來就是忙,怎麽可能跟六皇子似的,整天無所事事。


他們焱國的事情,他們自己回國解決不好嗎?


非要跑到他們大溍來,鬧這麽一出。


想來合作,就拿出誠意來。


別一邊想合作,一邊還拿著個勁兒的。


慣的他。


“我不回焱國,主要還是為了跟齊王你們好好的談一談合作的事情。”六皇子重重的歎了一口氣,無奈的說道。


“本來,我以為會很快就談好合作的,沒想到陸姑娘你們竟然這麽忙。放著兩國的大事不管,反倒去查看旺安商行的分店。”


六皇子臉上是帶著笑的,但是,分明這笑容中滿是譴責:“賺錢,比兩國的大事更重要嗎?”


“賺錢當然重要了。”陸雲溪驚奇的瞅著六皇子,那神情誇張的讓六皇子忍不住都跟著有著一瞬間的反思,好像剛才他問出來的話,真的有問題似的。


但是,六皇子很快的清醒過來,並沒有順著陸雲溪的話繼續往下想。


他差點兒被陸雲溪給帶歪了。


“陸姑娘這個說法,我可是不太認同的。”六皇子搖頭歎氣道,“兩國大事,關係著百姓的安危。”


“陸姑娘難道隻賺錢,不管百姓嗎?”


“我在焱國可是聽聞過陸姑娘跟齊王殿下的大名,你們可是相當的愛護大溍百姓。”


“正是因為你們這個美名在外,我才想要過來與你們合作。”


“如今看來。”六皇子遺憾的搖了搖頭,一副大失所望的模樣。


“六皇子不想合作了?”陸雲溪笑吟吟的開口問道。


“我覺得我跟陸姑娘的想法不太一樣。本來我是想讓兩國免除戰爭的,讓兩國百姓免遭戰亂之苦,沒想到……”


“那行,不合作就不合作了。”陸雲溪幹脆的打斷了六皇子的話,漫不經心的說道,


六皇子一愣,就在他愣神的工夫,陸雲溪已經起身,笑著說道:“既然六皇子沒有合作的意思,咱們就不要浪費時間了。”


六皇子看著李天佑跟陸雲溪起身往外走,他氣得咬牙:“陸姑娘,你真的不為大溍考慮考慮嗎?”


“大溍與戎北征戰這麽多年,難道你還想讓大溍的百姓去戰場上送命不成?”


陸雲溪聽到了六皇子的話,倒是站住了。


六皇子見到陸雲溪的反應,心裏冷笑不已。


玩以退為進,陸雲溪真是好算計。


但是,這兩國開戰的大事,豈是隨隨便便,說開戰就開戰的?


陸雲溪可以胡鬧,李天佑可是大溍的王爺。


李天佑是絕對不想讓大溍的將士再去戰場上送命的。


“六皇子,你要搞清楚,最開始支持戎北跟大溍開戰的可是你們焱國。”陸雲溪轉頭,冷冷的盯著六皇子的眼睛說道。


“我們大溍不過是被迫反擊。什麽時候開始,這作惡的人可以理直氣壯的指責受害者了?”


“這已經不是要臉不要臉的問題了,說這話的,還是人嗎?”


六皇子臉色一下子就沉了下來:“陸姑娘,戰事,是誰都不願意看到的。”


“那是國家大事,我幹涉不了。”


“我這次抱著誠意過來,想要跟你們合作,目的就是不要讓焱國跟大溍再次發生戰爭。”


“我是為了兩國的安穩。”


“偏偏你們一直沒有誠意。”


陸雲溪笑了,笑得很美,同樣也笑得很冷:“六皇子可是焱國的皇子?可是你父皇的皇兒?”


“你既然是焱國人,更是焱國的皇子,你就一點兒都沒有為自己的國家做的事情感覺到抱歉嗎?”


“你還在這裏趾高氣昂的讓我們跟你合作,還要拿出誠意來。”


“到底是誰沒這個誠意?”


陸雲溪的話,讓六皇子可是相當的不舒服:“陸姑娘,你這樣太過咄咄逼人了。”


“咄咄逼人?不過就是實話實說,到了你的嘴裏就成了咄咄逼人了?”陸雲溪嗤笑道,“看來六皇子所謂的誠意,就是想讓我們大溍盡量滿足你的條件,助你登上皇位。”


“等到你有實力了,然後再對付我們大溍,是與不是?”


“陸姑娘,你這麽妄加揣測豈不是……”


“你不用承認也不用否認,因為沒意義。”陸雲溪打斷了六皇子的話,“以後的事情,發生了,就誰都阻止不了了。”


“我們幫過你,你也可以轉過頭來就攻打我們大溍。所謂的沒有背叛,不過就是利益不夠大罷了。”


“當利益足夠的時候,我相信,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六皇子冷眼凝視著陸雲溪,他是真沒想到,陸雲溪這年紀不大,但是想事情竟然這麽的冷靜。


他現在是相信,這話肯定不會李天佑教給陸雲溪說的了。


因為,背下來的詞,跟自己說出來自己所想的,還是有區別的。


“大溍就不怕跟焱國開戰?”六皇子咬牙怒問道,“大溍跟戎北打了這麽多年,是有了作戰經驗,但是,那上了戰場,死的還是普通的將士。”


“我倒是想知道知道,這麽多年戰亂,大溍的不想竟然不渴望安穩的生活,反倒向往戰場。”


“大溍就算是想要征兵的話,有多少百姓放著安穩的日子不過,去當兵。”


“除非是大溍強行征兵。如此一來,大溍的根本將會被動搖,大溍的日子恐怕也不會好過。”


“陸姑娘,我勸你,還是三思,不要意氣用事。”


陸雲溪笑了起來,笑得六皇子渾身都不自在。


他怎麽感覺陸雲溪的笑容那麽的諷刺,好像他是個傻子似的?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