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493章 真的很解氣

第1493章真的很解氣


定國公聽完,冷笑一聲:“想不到你竟是如此能屈能伸。”


“你忘了你女兒因為喜歡李天佑,最後是個什麽下場了?”


“名聲可都壞了。”


大理寺少卿輕歎一聲說道:“我女兒為何會那樣,還不是因為,那些想要巴結你的人,利用我女兒對齊王殿下的愛慕之心。”


“讓她做出那樣的糊塗事來。”


“我不是傻子,自然是看的清楚,誰才是罪魁禍首。”


“我的女兒,不過就是一枚棋子。”


定國公冷笑一聲:“真是牆倒眾人推。”


“怎麽?你潛伏在我身邊,是為了給李天佑當內應?”


“這段時間,你偷了多少消息給李天佑?”


大理寺少卿苦笑一聲說道:“我這樣的身份,在你身邊根本就湊不到跟前,又哪裏來的什麽消息?”


定國公自然是知道大理寺少卿說的是真話。


因為,他身邊的人太多了。


很多都是跟著他多年的心腹。


像大理寺少卿這樣半路來的,他可是會警惕的。


有什麽事情,也不會交給大理寺少卿這樣的人去辦。


他還是很謹慎的。


“既然如此,你來找我說這些幹什麽?”定國公想不明白大理寺少卿的意圖。


大理寺少卿輕歎一聲說道:“當初齊王殿下是讓我去你的身邊,目的就是,等到你最後一敗塗地的時候來告訴你,你身邊就沒有真心的人。”


“眾叛親離,才是你的下場。”


定國公臉色瞬間就沉了下來:“李天佑!”


大理寺少卿對著定國公一拱手,說道:“我已經完成了當日答應齊王殿下的承諾,告辭。”


說罷,大理寺少卿真的就是轉身便走。


大理寺少卿是走了,但是,定國公唇角在不停的抽搐著。


他倒不是被大理寺少卿氣的。


反正,大理寺少卿在他身邊,他也沒有重用過大理寺少卿。


他現在氣得是,在那麽久之前,李天佑就料定了,他會身敗名裂!


也就是說,李天佑早就開始布局,要對付他!


可惡!


定國公在原地氣得要死,但是旁邊的官兵可是等的不耐煩了:“走了。”


定國公轉頭,惡狠狠的瞪了過去。


要是以往,他這一眼,早就讓身邊的人嚇得跪地求饒了。


但是,旁邊的官兵是半點兒害怕的意思都沒有,反倒是暴躁的叱問起來:“看什麽看?”


“你現在是囚犯!”


“趕快走!”


官兵過去,直接的對著定國公推搡了一下。


定國公被推得一個踉蹌,他這才反應過來,他已經不是高高在上的定國公了,而是一個被流放的囚徒。


這樣的落差讓定國公很是難受。


他沒有多說什麽,沉默的走著。


他越走越是難受,一路上都是臉色陰沉沉的。


倒是,定國公的家眷們,小心翼翼的照顧著他。


等到晚上休息的時候,定國公突然的大笑出聲:“想騙我,我才不會上當呢!”


定國公這奇怪的反應,讓押解他們的官兵看了過去。


定國公哈哈大笑,笑得眼淚都快要流出來了。


他的家眷更是擔心不已,他兒子湊了過去,想要說話。


卻見到自己父親根本就沒有交談的意思。


定國公隻是在自說自話:“想要這樣打擊我?真的是太可笑了。”


家眷們麵麵相覷,全都不知道定國公這是怎麽了?


其實,外麵發生了什麽事情,定國公根本就不知道。


他現在想的都是大理寺少卿說的事情。


什麽李天佑想讓他體會一種眾叛親離的感覺?


這完全都是李天佑的陰謀。


李天佑就是想告訴他,李天佑是通過自己,不需要在他身邊安插人手,就可以贏了他。


可笑!


真是可笑至極!


要不是有陛下護著,有陛下給李天佑大行方便之道,李天佑能贏得過他嗎?


他才不會相信李天佑說的話,半個字都不相信。


李天佑不過就是要落井下石,想打擊他。


他不會讓李天佑如願的。


定國公徹底的想好了,也就安心的睡了過去。


但是,定國公的這份自信,在隨後的日子裏,似乎發生了變化。


京城內,李天成聽完了手下人的稟報之後,他急匆匆的出了宮,去了齊王府。


然後,剛到了門口,他撥轉馬頭,又去了忠勇侯府。


天佑真是夠可以的,天天的不在家,就在溪溪家裏待著啊?


忠勇侯真是個好脾氣的,沒把天佑給揍出去。


“大哥?”李天佑奇怪的看著走進來的李天成問道,“有事?”


“嗯。”李天成點了點頭,問道,“你天天就在忠勇侯府裏混著,忠勇侯沒對你做什麽?”


“我爹不知道呀。”陸雲溪在一旁輕歎一聲說道,“天佑都是趕著我爹不在家的時候過來的。”


“然後呢?”李天成驚奇的問道,“偌大的忠勇侯府,裏麵的人就沒有一個效忠的?”


“有啊。”陸雲溪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我奶奶向著天佑啊。”


“更何況,這種事情,不說破了就好了。”


“就算是我爹知道,天佑不讓我爹看見,我爹會假裝不知道的。”


李天成蒙了,這都是什麽跟什麽?


“大哥,你還沒有喜歡的人,自然不知道這複雜的事情。”李天佑淡淡開口說著。


李天成:“……”


天佑別以為自己麵無表情,他就看不出來天佑眼底的得瑟。


天佑分明是在跟他炫耀!


“大哥,你過來是有事?”陸雲溪好奇的問著。


“哦,對對,有事有事。”李天成一拍自己的額頭,趕忙說道。


他差點兒忘記了正事。


“現在定國公的日子可是不好過!”李天成幸災樂禍的說著。


陸雲溪一聽,毫無興趣的輕歎一聲:“肯定不會好過呀。”


“平時,他錦衣玉食慣了,如今是靠雙腳走著去流放之地,他什麽時候這麽辛苦過?”


“不是這個。”李天成快速的搖頭說道,“是其他地方的人,都在圍觀他,在罵他。”


“他走過的鎮子,府城,全都有人在罵他。”


“這種一路走一路被罵,哈哈……”李天成說著自己就痛快的笑了起來,“真的很解氣啊。”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