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484章 長了不少

第1484章長了不少


“行了,你跟這種人說這個有什麽用?”旁邊分完了牢飯的獄卒走了過來,不屑的瞥了一眼定國公。


“他們整天的在家裏吃香的喝辣的,哪兒有時間去想咱們這樣的人還吃不飽穿不暖的?”


“也是,是我想多了。”


“本來就是,跟這種人,沒必要廢話。反正他們也是要被流放的。”


“等到他們被流放之後,他們就知道當初咱們有多難了。”


“你說的對!”


“還是齊王殿下好啊。”


“那可不是。要不是有齊王殿下,咱們的日子哪能那麽好過?”


“他們想把旺安商行給禍害沒了,就是想讓咱們都餓死。咱們死絕了,大溍也就如他們願的完了。”


“這些家夥,拿著大溍的俸祿,還坑大溍。”


“所以說嘛,他們就是敵國派來的!”


“派來這麽長時間啊……”


“那可不,我聽說啊……”


幾個獄卒是越走越遠,聲音也漸漸的聽不清了。


但是定國公整個人都是蒙的,就跟被雷劈了似的,呆呆出神。


什麽?


他是敵國派來的?


他一輩子為了大溍鞠躬盡瘁,為陛下盡忠,怎麽可能是敵國派來的奸細?


定國公隻感覺到渾身發涼,手腳發麻,眼前一黑……


……


“陛下、陛下。”皇宮中,劉福匆匆的進來躬身稟報道,“那位在牢中暈過去了。”


溍帝聽完,毫不意外的微微一點頭:“果然是被天佑說中了。”


“天佑又說什麽了?”李天成奇怪的問著。


“這段時間,有的人會受刺激。”溍帝笑著說道,“如今,旺安商行的買賣受到了一些影響,在這邊收緊,不怎麽做買賣了。反倒是專攻以前的戎北地方。”


“不少人都有多不滿,隻不過,他們也不能指責旺安商行什麽。”


“畢竟,當初不是旺安商行不想做買賣,而是不能做。為了自保,隻能是往外發展。”


“如今,旺安商行在這邊少了交易,自然要算到罪魁禍首頭上。”


李天成聽完就笑了起來:“那可不。”


“這些日子,旺安商行的生意受到了影響,很多人都不買旺安商行的東西。”


“旺安商行還是要做買賣。他們給百姓的活兒,依舊在收著。他們要把那些東西賣出去,才能有錢給百姓結算工錢。”


“他們有良心不能停下,就必須要賺錢。他們也沒辦法,隻能是去戎北的地界做買賣。”


“在那麽艱難的情況下,旺安商行依舊沒有停下跟百姓的合作,還讓百姓做工賺錢。這樣的旺安商行有什麽可指責的?”


“就算是指責也要指責在背後詆毀旺安商行的人。”


李天成在哈哈大笑,笑著笑著,他感覺到不對勁了,聲音漸漸的變小,他小心翼翼的瞅了一眼自己父皇。


他父皇這麽看著他是什麽意思?


怎麽感覺有些有些不對勁呢。


停了一會兒,李天成努力的想了想,確實是沒想出來自己有什麽地方做得不妥的,這才小心翼翼的問道:“父皇,兒臣說的有什麽不對?”


“不,你說的很對。”溍帝笑著說道。


“朕隻是沒想到,這出門一趟,你倒是成長了不少。”


李天成聽到自己父皇的表揚,他挺了挺胸膛:“父皇,兒臣此次學到了很多。”


“該出手的時候,絕對不會客氣。”


“父皇,看兒臣是不是也變得通透了許多?”


溍帝微微一愣,笑罵道:“其他的還有待觀察,但是,你這臉皮的厚度,似乎長了不少。”


李天成絲毫沒有不好意思的感覺,反倒是笑著說道:“臉皮厚了才好。有些時候,不好意思,反倒是給了別人可乘之機。”


溍帝哈哈大笑:“好、好啊。”


“這一趟出去的好。”


“這回的事情解決了,你也該選個好女子,來替你管管家了。”


不得不說,他還是愧對自己兒女的。


不說別的,就是這親事,他都將自己的兒女給耽誤了。


但是,以前定國公的黨羽太多。


若是貿然的讓他們結親的話,肯定是選不到如意的人。


哪怕是選到了合適的人,定國公他們若是打壓,朝中又會大亂。


幸好,這回天佑他們出力,他們一家人齊心協力,終於是將定國公一夥連根拔起。


縱然是有一些波折,但是,總體是好的。


李天成愣住了:“這、這就要成親了?”


“怎麽?你不樂意?”溍帝好笑的盯著李天成,“你都多大年紀了。你還不想著娶妻?”


“父皇,兒臣是不是能好好的挑一挑?”李天成謹慎的問道。


“讓你選太子妃,當然是要你挑了。”溍帝說道。


“不是。”李天成撓了撓腦袋,“兒臣的意思是說,舉辦幾場小宴,讓溪溪跟天佑幫兒臣一起挑。”


溍帝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你的太子妃,你讓天佑跟溪溪給你挑?”


“那不是他們看人比較準嘛。”李天成一點兒都不客氣的說道,“更何況,這可是為了給他們找大嫂。”


“以後都是一家人,他們應該也不會想要一個不好相處的大嫂。”


溍帝:“……以後你在宮中,他們在宮外,有什麽相處不相處的?”


“再說了,天佑那性子,也不喜歡參與朝中的事情。等到大溍穩了,很有可能天佑就會帶著溪溪去各處遊玩。”


“兒臣會讓他們盡量留在京城的。”李天成認真的捏了捏拳頭,“兒臣想要父皇盡享天倫之樂。”


溍帝認認真真的看著李天成,感慨道:“你這回真的是成長了不少。”


李天成笑了,笑容才剛剛浮現,就聽到自己父皇說道:“這臭不要臉的勁頭有點兒天佑的意思了。”


“你把天佑跟溪溪留在京城是為了讓朕享受天倫之樂還是為了讓他們為你分擔,你自己心裏清楚。”


“父皇,看破不說破,這種事情,大家心知肚明就是了。”李天成笑嗬嗬的說道,“咱們都是一家人,天佑也不好拒絕兒臣的。”


“你啊你。”溍帝哭笑不得的指了指李天成,“小心把天佑惹急了,你吃不了兜著走。”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