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482章 還被蒙蔽

第1482章還被蒙蔽


陸雲溪跳完了東西,溍帝大手一揮,表示,那些東西全都給溪溪。


“謝謝陛下。”陸雲溪笑嗬嗬的說道。


“溪溪,你們旺安商行給大溍的實在是太多了。”溍帝輕歎一聲說道,“要不是有你們旺安商行,大溍的將士還在忍饑受凍,百姓,還不知道過得是什麽日子。”


“我們有一份力就出一份力。我們在努力的。”陸雲溪笑眯眯的說道,“咱們都是大溍的人,當然要為了大溍出力。”


“所有人,都伸一把手,大溍就會越來越好的。”


溍帝含笑點頭,那滿臉的欣慰讓戶部尚書覺得分外的刺眼,難受。


在沒有旺安商行的時候,國庫可是相當的吃緊,定國公沒有一次說過拿出來東西幫幫忙的。


反倒是,齊王殿下回來了之後,旺安商行跟朝廷合作,這才讓國庫充盈起來。


可是,那個時候定國公一個勁的在詆毀齊王殿下。


定國公到底是在幹什麽?


這邊的事情,戶部尚書處理完了,他告退離開。


要將陸雲溪挑選的東西給準備出來,回頭送過去,其他的歸置到該放的地方。


等到戶部尚書離開了,溍帝這才笑著說道:“溪溪,你這也太刺激戶部尚書了。”


“哪有。”陸雲溪才不承認,搖頭說道,“陛下,我不過就是實話實說。”


“他當初在大溍國庫吃緊的時候,確實是沒做什麽啊。”


陸雲溪輕歎了一聲說道:“看看,他自己有多少家產?”


“這些東西,當初哪怕是拿出來,借給朝廷呢?”


“是不是也能解了朝廷的燃眉之急?”


溍帝沉默了。


他不得不承認,溪溪說的對。


“溪溪,你是想要徹底的毀了定國公的名聲。”溍帝自然是看出來陸雲溪的目的的。


“陛下,這樣說不對呦。”陸雲溪搖頭,糾正著溍帝的說道,“我隻是希望,讓大溍的百姓看清楚他的真麵目。”


“他不停的給天佑潑髒水,我們都沒怎麽樣。我們身正不怕影子斜,但是,有的人就不一樣了。”


“整天是滿嘴的仁義道德,其實,從頭壞到腳,都壞得流水,連搶救都搶救不了的那種。”


“他應該為自己做過的事情,付出代價了。”


溍帝當然還是很讚同溪溪的做法的。


陸雲溪這邊拿到了陛下送給她的東西,開開心心的回去了。


然後,馬上就要過年了。


京城又是亂哄哄的。


陸家人也就沒有回去各自的家中,而是都在陸學善的府邸,準備過年。


雖說因為要抄家的事情,京城的士兵比較多,但是,沒有驚擾到百姓,隻是針對某些人而已。


其他的百姓,當然還是準備著過年。


不得不說,戎北被徹底拿下來的消息,可是讓百姓們歡欣鼓舞。


戎北跟大溍交惡多年,一直是戰亂不斷,如今徹底的將戎北拿下,這讓大溍的百姓怎麽能不高興?


他們終於可以安穩的過日子了。


對於京城的人來說,感觸還不是太明顯,但是,那些跟戎北接壤的邊境百姓,那興奮的可是不行不行的。


他們就想著好好的過一個年,要買買買,好好的慶祝一下。


但是,等到他們到了旺安商行,想要去買一些以前他們舍不得買的東西時,才突然的發現,旺安商行裏麵的東西斷貨了。


也不是斷貨,而是裏麵的貨品很少,每天都有數量限製的,賣完就完。


“你們這是怎麽回事?怎麽我們花錢還買不到東西?”


普通的百姓還好。


他們這回想買,也是想了半天,最後一狠心才買的。


旺安商行不賣的話,他們反倒是鬆了一口氣。


留下錢以後慢慢用也是好的。


但是,那些稍微有些錢的人家可是不高興了。


他們喜歡用旺安商行的東西啊。


他們用習慣了,這突然的買不到了,實在是難受。


這種事情,還不是在一個兩個地方發生,而是所有的旺安商行都這樣。


就連京城的旺安商行也是同樣的結果。


京城更是有錢人居多,那些達官貴人自然是不好對旺安商行發火。


開什麽玩笑。


旺安商行背後的老板可是齊王殿下,他們惹不起。


不發火,但是可以去問問。


總要問問理由嘛。


用慣了旺安商行的東西,不說別的,就那香皂肥皂,誰還離得了?


“前段時間,商行的生意不好。我們已經將重點轉到戎北那邊去了。”店裏的掌櫃的倒是說話客客氣氣的,耐心的解釋著原因。


“不然的話,那麽多貨都堆在這邊,不賺錢,我們也沒法交稅。”


“不交稅的話,可是對朝廷有很大的影響。”


“我們隻能是往外發展。”


聽到消息的人,都要氣瘋了。


前段時間,為什麽旺安商行的生意不好,還不是因為被某些人鬧騰的。


說齊王殿下跟戎北王合作,刺殺太子殿下。


那個時候,旺安商行可是被打壓的不行。


如今看來,那些傳流言的人真的是太可惡了。


旺安商行的生意不行了,不賺錢了,那不是直接的影響到他們交的稅收嗎?


要知道,旺安商行可是如今大溍的繳稅大戶。


其他地方的百姓可能沒這麽深刻的認識,但是,京城的人可是大多數都清楚的。


他們這個時候,才意識到,定國公做的事情有多可惡。


這不是針對齊王殿下啊,而是要毀了大溍的根基。


國庫沒了銀子,那樣的話,將士們豈不是又要過以前的艱苦日子?


那個時候,有其他國家的人打過來,他們大溍不是危險了?


有大臣這樣想著,談論著,自然這消息就慢慢的泄露了出去。


這消息在百姓間流傳,那些站在定國公一邊的人,立馬得到了大溍百姓惡狠狠的咒罵。


於是,定國公的名聲,算是徹底的臭了。


當然了,這個跟陸雲溪是沒關係的,她正美滋滋的在家裏跟家裏人過年。


除夕夜,當然是熱熱鬧鬧的,就連大牢中囚犯的飯菜也相對豐盛一些。


隻是,這樣的飯菜對於定國公來說,依舊是難以下咽。


要不是他餓得不行,他是真的吃不下去的。


“除夕了。”定國公輕歎了一聲,“陛下還在被他們蒙蔽。”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