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478章 開始想念

第1478章開始想念


抄家流放?


這是定國公從來就沒有想過的事情。


陸雲溪看著定國公難看的跟死人似的臉色,似笑非笑的問道:“真正為了大溍的人,第一時間想到的會是來彈劾天佑嗎?”


“太子遇刺,戎北有不臣之心。最應該想到的不是大溍邊境的安穩嗎?”


“那邊可是住著我大溍的百姓。戎北王都做出來刺殺大溍太子的事情,有著狼子野心的他們,肯定會毫不猶豫的攻打大溍。”


“這樣的消息都能傳過來,難不成你還指望著戎北王扶持天佑上位,徐徐圖之嗎?”


陸雲溪的話,讓朝中大臣心裏咯噔一下,他們再看向定國公的目光可就相當的不對勁了。


這個問題,朝中的大臣也是想到過的。


甚至有不少大臣都上了折子。


隻不過,陛下一直沒有給他們消息,他們以為陛下已經在暗中調兵遣將,故意的不管京城的流言蜚語。


目的是為了麻痹戎北王,讓戎北王以為大溍一片混亂。


等到戎北王出兵的時候,大溍守在邊境的大軍能殺戎北王一個措手不及。


誰能想到,根本就不用他們大溍的兵馬出手,齊王殿下他們不費一兵一卒的就給解決了。


這、這樣的齊王殿下,定國公還針對。


真不知道,定國公是怎麽想的。


看來,陸雲溪說的真的是沒錯,定國公根本就不是為了大溍,完全是為了他自己。


定國公隻是為了證明自己是對的。


朝中眾臣算是徹底的看透了定國公的本性,以前他們心裏還對定國公有些惋惜之情,現在嘛……


除了鄙視就是鄙視了。


定國公被陸雲溪說的身子一晃,顯然,他心裏受到的刺激不小。


“你還要狡辯什麽?”陸雲溪目光灼灼的怒瞪著定國公,“你自私自利,以前也許你是真的為了大溍,但是,到了後來,你已經徹底的忘記了自己是大溍的臣子。”


“你被權勢迷了心竅。你要的是絕對的權威,要淩駕於陛下之上的權威!”


陸雲溪的嗬斥,讓定國公一個踉蹌,趕忙跪倒在地:“陛下,草民絕無此意。”


對於定國公的這個說法,陸雲溪隻是報以一聲冷笑。


坐在高位上的溍帝,神色複雜的看著跪伏在地的定國公,輕歎一聲說道:“太子遇刺的消息傳回來,你聯合眾人,在京城傳播各種流言蜚語。”


“那個時候,你可曾有一絲一毫的考慮過大溍的百姓?”


溍帝說的時候,聲音裏沒有半點火氣。


正是因為他如此的平靜,才讓定國公心驚不已。


他腦子突然的一涼,從來沒有過的清醒。


他感覺自己好像真的完了。


以前,哪怕是被貶為庶民,定國公依舊沒感覺到跟以前的自己有什麽不同。


他仿佛還是那高高在上的定國公。


周圍還是被眾人圍繞恭維著。


但是,這個時候,定國公突然有了一種所有華麗的衣服被剝離的感覺。


以前一切的榮耀,瞬間粉碎,化作齏粉,消散在風中。


找都找不回來。


溍帝看著定國公這樣,都不想再跟他說話了。


殿上的眾人看著定國公就看一灘爛泥似的,誰都不想搭理他。


陸雲溪嗤笑著說道:“其實,你還是有可取之處的。”


定國公聽到陸雲溪這麽說,微微的抬頭,看向了陸雲溪。


陸雲溪笑嗬嗬的說道:“要不是你的話,怎麽讓那些跟你一心的人全都暴露出來呢?”


“看,你第一次讓他們無召入京,就空出來那麽多重要的位置。”


“剛剛好,陛下的人就給補上了。”


定國公臉色白了白。


陸雲溪就跟沒看見似的,繼續說道:“這回那些傳播流言的人,可是真賣力氣啊。”


“你說,那些人有沒有被盯上呢?”


定國公身子在不受控製的發抖。


有沒有被盯上,那還用問嗎?


這回陸雲溪沒有錯過定國公的反應,她笑得是愈發的開心:“你看,陛下沒有浪費時間去調兵遣將,但是,陛下派人盯著那些蛀蟲啊。”


“把那些害人的家夥給解決掉,大溍才不會被人從內部蛀空。”


“而你呢,就是其中最大的一條。”


“真是感謝你,把那些小蛀蟲一條一條的全都給調出來。”


“不然的話,他們藏起來,我們還真的不好找呢。”


定國公這個時候才算是徹底明白過來,這是一場針對他的陰謀。


一個很大很大的圈套,一場布局了很多年的陷阱。


“你、你……”定國公顫巍巍的伸手,指著陸雲溪,嘴巴張了張,卻說不出來完整的一句話。


那可憐的模樣,真的跟當初意氣風發的定國公完全不同。


慘!


實在是太慘了!


殿上的眾人看著定國公這樣,真的是不知道說什麽才好了。


但是,一想到定國公的所作所為,他們心裏又半點同情心都沒有了。


定國公真的就如陸雲溪所言的那樣,是條大蛀蟲。


還有跟著定國公的人,也都是禍害。


幸好,齊王殿下他們早就有了打算。


不然的話,就定國公這樣的,太子殿下出事了,第一時間想到的不是守護大溍,而是為自己謀私利,排除異己。


大溍要都是這樣的臣子,大溍早就完了。


幸好,齊王殿下他們早就有了準備,這才沒有讓大溍吃虧。


殿上的眾人心中慶幸不已,要是朝堂還都是被定國公把持著,大溍恐怕早就完了。


如今這些人,那心可是全都偏向了李天佑。


畢竟誰能給大溍帶來好處,他們就偏向誰。


至於定國公……這樣一個大溍的罪人,他們為什麽要偏向他?


“陛下,這要是沒我們什麽事兒,我們就先回家了。”陸雲溪轉頭對著溍帝笑嘻嘻的說道。


溍帝慈愛的笑著:“好,你們勞累了這麽久,確實是該好好的休息休息了。”


李天佑跟陸雲溪行禮離開,朝堂上的事情,他們就不管了。


至於溍帝怎麽處置定國公……完全是沒有懸念。


李天佑將陸雲溪送回了府中,他見到陸雲溪進去之後,這才回自己的王府。


隻不過,才剛剛的分開,他就已經開始想念溪溪了。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