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476章 靠的是百姓

第1476章靠的是百姓


“沒打仗?”定國公眉頭緊皺,隨後又笑了出來,“陛下真是說笑了。”


“說笑?”溍帝這個時候對定國公可是一點兒都不客氣,“恐怕隻是因為你做不到,沒這個本事,才會覺得是說笑。”


“但是朕的皇兒就做到了。”溍帝這話才說完,突然的看到李天佑轉頭看了過來。


溍帝快速的補充道:“自然,溪溪在裏麵起到了很關鍵的作用。”


溍帝這話說完,李天佑又沉默的,跟什麽事情都沒發生一樣的轉過頭去。


溍帝:“……”


他是當爹的,不跟自己孩子計較。


“不可能!”定國公想都沒想的吼了出來。


定國公這麽一嗓子,倒是讓殿上的眾人忽略掉了剛才溍帝那奇怪的補充。


當然,對於那一點點的異常,李天成可是注意到了。


他在心裏默默的輕歎了一聲,無論到了什麽時候,在天佑心裏,溪溪也都是第一位的。


“不可能?”溍帝笑了起來,“溪溪,你來說。告訴告訴他,到底可能不可能。”


“好呀。”陸雲溪最喜歡做這個事情了,尤其是她看定國公是相當的不順眼。


“從什麽時候說起呢?”陸雲溪重重的歎了一口氣,然後轉頭看向了溍帝問道,“陛下,我要說的比較長,可以嗎?”


“當然可以。”溍帝是絕對沒意見。


他是知道天佑受了多少的苦。


更別說,其中還有他的無數次的退讓。


“那從什麽時候開始說呢?”陸雲溪食指點了點自己的額頭,輕歎了一聲說道,“那就從我們小時候開始說起吧。”


定國公眉頭一皺,心裏煩躁不已。


他現在心急火燎的,偏偏陸雲溪還在這裏賣關子,這是要急死他嗎?


“我問的是怎麽收服的戎北,你扯你們小時候做什麽?”定國公質問道。


“因為,我要讓你知道,為什麽你會走到今天這步。”陸雲溪笑了,眼底帶著深深的恨意。


就算是他們贏了,她也是恨定國公的。


不是因為定國公失敗了,事情就完了。


天佑曾經遭的罪,不是定國公失勢了就能抹掉的。


發生了就是發生了,不可能當成不存在的。


“我們在村子裏的時候,有齊爺爺教導我們。那個時候天佑就跟我猜到了他的身份不簡單。”陸雲溪開口說道。


“當時,我們就覺得不對勁,總是心裏沒著沒落的緊張著。”


“因為我們不知道天佑到底是個什麽身份,以後又要麵對什麽。”


袁玉山擰著眉頭努力的回想著當初在村子裏的日子。


他左想右想也沒想明白,天佑跟溪溪……當初有緊張的意思嗎?


他怎麽什麽都沒看出來?


“那個時候,我們就想著,讓自己厲害一些再厲害一些,至少有價值了,有資本了,才能好好的麵對以後的事情。”


“等到後來,知道了天佑的身世。你知道不知道我們有多崩潰?”


“堂堂皇子,竟然因為血脈的問題,沒法直接回到自己父親的身邊,還要被你針對!”


陸雲溪怒瞪著定國公,雙眼恨意化作了火焰,熊熊燃燒。


“不過,正是因為你,才會讓我們一直很努力,努力的發展旺安商行,讓旺安商行幫助了很多的百姓。”


定國公被陸雲溪的話給說的氣笑了:“如此說來,你們還要感謝我了。”


“感謝你?”陸雲溪鄙夷的瞪了定國公一眼,“你想什麽沒事了?”


“感謝也應該是感謝一直堅持的我們,以及幫助我們的人。我們為什麽要感謝帶給我們痛苦的家夥?”


陸雲溪才不會將感謝這麽重要的情感送給敵人呢。


因為定國公他們這樣的敵人不配。


“正是因為我們不停的努力,才會有了後來的種種東西,才會有了大溍的兵強馬壯,才會有了讓戎北投降的實力。”


說到這個的時候,陸雲溪可是相當的得意。


她沒有絲毫的謙虛,這是他們做到的,她就大大方方的驕傲著。


沒什麽不好意思的。


“戎北王不甘心,假裝的投降,然後送他的孩子過來,想要從大溍的內部搗亂,毀了大溍。”


陸雲溪說著看了鄂恩鎮一眼,隨後冷睇著定國公:“其他人都沒問題,偏偏就你非要跟戎北王狼狽為奸。”


“一次一次的陷害我們,還不行。看你是老臣的份上,給你留臉了,你還非要得寸進尺。”


陸雲溪冷冷的笑了一聲:“既然這樣的話,那就徹底的解決你們好了。”


“所以,我們出門去曆練了。”


陸雲溪的話,讓定國公眉頭緊皺:“你們是故意去曆練的?”


“廢話,不然的話,戎北那邊還不安穩,我怎麽可能會去那邊?”陸雲溪白了一眼定國公,就跟看白癡似的。


“天佑要帶我去玩,才不會帶我去那種不安穩的地方玩呢。”


“就是因為你,我跟天佑才不得不去戎北,天佑可是要心疼死了。”


李天成:“……”


不是。


這正討伐定國公了,溪溪能不能不要這麽高調的談論她跟天佑的感情?


溪溪這是想酸死誰呢?


反正……反正他是開始酸了。


天佑跟溪溪這樣的感情,他也想要啊!


李天成在心裏哀嚎,齊博康在一旁努力的忍笑。


溪溪這小家夥,真的是太氣人了。


看看定國公那臉色……可是比鍋底還要黑。


“我們去了戎北,第一件事情就是低調的收攏戎北的民心,然後再高調的出現,讓戎北王以為找到了機會來拉攏天佑。”


“弄出來什麽刺殺太子的事情,讓天佑左右為難,逼得天佑不得不與戎北王合作。”


“隻可惜啊,這一切,我們早就算到了。”


“戎北王以為自己是在打獵嗎?其實,他早就是我們的獵物。”


“他自以為掌控了天佑,我們再製造幾個誤會,讓戎北王將兵馬調動到邊境,造成戎北內部空虛,到時候,我們就將戎北王趁機一網打盡了。”


“胡言亂語!”定國公擺明不信,“偌大的戎北,難道就憑你們幾個人拿下?”


“當然不是靠著我們幾個人。”陸雲溪得意的說道,“我們靠的是百姓!”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