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474章 沒隱患了

第1474章沒隱患了


溍帝的一句話,別說是定國公跟鄂恩鎮了,就是朝堂上的大臣都傻眼了。


誰?


誰回來了?


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不是遇刺,生死不明嗎?


就在眾人震驚的時候,李天成從旁邊慢悠悠的走了出來。


他無視眾人驚愕的模樣,對著溍帝行禮。


溍帝一擺手,然後看著定國公問道:“天成活生生的站在這裏,天佑要奪太子之位?”


袁玉山一見李天成,他可是咧著嘴笑開了。


這大殿上可是安安靜靜的,袁玉山這一笑,愣是把其他還在發呆的大臣給嚇了一跳。


齊博康轉頭,惡狠狠的瞪了袁玉山一眼。


袁玉山嚇得一個激靈,立馬的閉上了嘴。


他剛才是太激動了,忘形了。


在殿上,陛下麵前,這可是失儀的。


不過,很顯然,溍帝並沒有要跟袁玉山計較的意思。


他一直在看定國公。


定國公呆呆的瞅著李天成,他怎麽都想不明白。


為什麽李天成會好好的站在這裏,好像一點兒傷都沒有受的樣子?


“你們說,天佑為了得到太子之位,聯合戎北王刺殺天成。”定國公不說話,溍帝說話了。


“現在天成好端端的站在這裏,你們又怎麽說?”


鄂恩鎮整個人都是蒙的,完全不知道事情為什麽會發展成這樣?


不是已經都安排好了嗎?


而且,從戎北傳來的消息,明明就是李天成遇刺生死不明的。


鄂恩鎮轉頭看向了定國公。


定國公眉頭緊皺,幹巴巴的開口:“陛下,這消息……可是一直都在流傳,並非是草民杜撰的。”


“朕沒說是你杜撰的。”溍帝點頭說道,“在戎北的時候,天成確實是遇刺了。”


“隻不過,那襲擊天成的人,並非是天佑的人,而是戎北王的人。”


“也幸好天佑在,不然的話,天成可是沒有這麽幸運,可以平平安安的回來。”


定國公突然的問了一句:“陛下,不知道齊王殿下何在?”


“你找天佑有事?”溍帝似笑非笑的看著定國公問道。


“這事情多有蹊蹺,齊王殿下難道不應該說明白嗎?”定國公完全忘記了自己現在不過是一介草民的身份,反倒是咄咄逼人的質問起來。


“既然太子殿下並沒有事情,為何那樣的流言會流傳到大溍?”


“這讓大溍的百姓終日的惶惶不安,這是要造成大溍動蕩。萬一要是有人乘虛而入的話,豈不是釀成大錯?”


“為什麽?當然是為了把你們一網打盡啊。”陸雲溪戲謔的聲音響起,她慢悠悠的走了出來。


自然,她的身邊,李天佑一直是呈現保護的姿態,護著她出來的。


“陛下。”陸雲溪對著溍帝福身。


溍帝笑著擺手:“不用多禮。”


他現在可是越看溪溪越是喜歡。


這一趟天成跟著他們出去,可是長了不少的見識。


反正他是感覺出來了,天成回來之後,成長了不少。


陸雲溪對著溍帝甜甜一笑,然後這才轉身看向了定國公跟鄂恩鎮,她再笑的時候,可就沒有一絲一毫的甜意,而是濃濃的嘲諷。


“你們兩個終於湊到一起了?”陸雲溪挑眉譏笑道,“幹什麽?最後一搏嗎?想要徹底的把我家天佑給弄死是吧?”


“陸雲溪,事情沒有調查清楚,還容不得你在這裏放肆。”定國公冷著臉嗬斥道。


“調查清楚?還需要怎麽調查清楚?”陸雲溪嗤笑著問道,“不就是你們想要把所有的過錯全都推到我家天佑的身上嗎?”


“不說別的,就說說你們自己幹的那些破事,你們以為你們做的就天衣無縫,沒人能查得到是嗎?”


“還什麽太子遇刺生死不明,天佑要霸占太子之位。”


陸雲溪冷哼一聲:“我家天佑要是想要那個位置,你以為很難嗎?”


“放肆!”定國公怒叱一聲,“你們果然有此賊心。”


“我還放五呢!”陸雲溪直接的懟了起來,“當初我家天佑還沒回來的時候,陛下可是沒立太子。”


“陛下當初是有心要將太子之位給天佑的。”


陸雲溪說完,轉頭看向了溍帝:“是不是,陛下?”


溍帝點頭,幹脆承認:“沒錯。”


定國公一聽,氣得慘呼一聲:“陛下,你怎麽可以有如此想法?”


“太子殿下是陛下多年悉心培養出來的,那個位置如此重要,怎麽可以給一個無能之輩?”到了這個時候,定國公也不掩飾對李天佑的嫌棄了。


就算是後來齊博康去教導李天佑了,那又怎麽樣?


李天佑懂得治國之道嗎?


“天佑比本宮強。”李天成開口說道,“要是天佑要這個位置,本宮自然會讓位。”


李天佑的回答,更是幹脆,直接扔過去兩個字:“不要。”


李天成:“……”


溍帝:“……”


朝中大臣:“……”


李天佑這兩個字裏的濃濃嫌棄是怎麽回事?


“誰樂意坐那個位置啊?”陸雲溪哼了一聲,嫌棄的說道,“睡得比狗晚,起得比雞早,幹得比牛多,最後還要沒事受氣。”


“我們有錢有閑,好好享受生活不行嗎?還有陛下跟太子給我們當靠山。”


“我們又不是有病,放著這麽好的,這麽輕鬆的日子不過,非要去過那樣遭罪的日子?”


溍帝:“……”


李天成:“……”


他們也好想過那樣的日子。


“那些都是你的說辭。”定國公才不會信陸雲溪的話,“戎北的血統這是永遠都改變不了的。”


“這是事實。”定國公冷笑著說道,“更何況戎北人狡詐。他們可以隨意的舍棄自己的孩子,這樣的人,你跟我說他會顧念手足之情?”


定國公還意有所指的看了鄂恩鎮一眼。


鄂恩鎮適時的表現出來被舍棄的悲戚神情。


“又不是隻有戎北人這樣。大溍還有那麽多賣兒賣女的呢。你怎麽不說?”陸雲溪鄙視的質問道。


“戎北始終是大溍的大患!”定國公就是堅持這個不鬆口。


陸雲溪突然的笑了,無比輕鬆的問道:“戎北是大患啊?那要是戎北已經徹底的沒了,不就是沒隱患了嗎?”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