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472章 就他敢說

第1472章就他敢說


定國公微微的愣了一下。


陛下竟然……陛下真的是太幼稚了。


短暫的驚愕之後,定國公隻感覺到好笑。


難不成陛下以為,他這麽一跪就是認輸了嗎?


如今大溍這個形勢,陛下已經沒有辦法應對了。


現在隻能是來找他,讓他來安穩民心,讓大溍穩定下來。


偏偏陛下心裏還憋著口氣,想要用這樣的手段來壓他一下。


定國公在心裏無奈的輕歎,陛下,真的是讓他太失望了。


這樣的舉動,哪裏是一國之君該有的?


“你可知道最近京城的諸多流言?”溍帝問道。


而且,他還沒有讓定國公起身。


定國公剛剛想明白了,心裏自然也不會惱火,隻是微微一笑說道:“草民自然是聽說了。”


溍帝點頭:“既然如此,你有什麽看法?”


“民心所向。”定國公幹脆的回答道。


“民心所向?”溍帝意味不明的笑了一聲,問道,“你的意思是說,朕做的都是糊塗事,百姓已經覺得朕不適合坐在這個位置上了?”


“陛下,恕草民大膽,草民以為,百姓們是覺得齊王殿下德不配位。”定國公嘴裏說著自己大膽,但是,說出來的話,還跟他當初是定國公時一樣的不客氣。


溍帝笑了,問道:“天佑在朝中擔任了什麽官職?”


溍帝這話問出口,袁玉山在一旁連連點頭。


本來就是,天佑就是一個閑散王爺,有什麽德不配位的?


“陛下,這不是齊王殿下擔任了什麽官職,而是,太子殿下遇襲。”定國公無奈的說道,“陛下隻有兩位皇子,若是太子殿下有個什麽閃失,那麽,最後隻能是齊王殿下上位。”


“陛下,齊王殿下一直都對皇位虎視眈眈。”


“草民懷疑,這次太子殿下的遇襲很有可能跟齊王殿下有關。”


“這隻是你的憑空猜測。”溍帝聲音發冷的說道。


溍帝越是這個反應,定國公心裏越是有底。


陛下是覺得對李天佑所有愧疚,想要補償李天佑。


但是,這是建立在李天佑安分的基礎上。


陛下辛苦培養太子殿下這麽多年,如今被李天佑給害了,陛下對李天佑有再多的愧疚也不行了。


這回,李天佑必死無疑。


“陛下,草民還有證人。”定國公說道。


“證人?”溍帝微微皺眉問道,“怎麽?你還有人在天佑身邊?”


“草民沒這樣的本事。”定國公無奈的搖頭說道,“草民當初擔心齊王殿下有什麽不妥的地方,也想過安插人手到齊王殿下身邊。”


“隻可惜,齊王殿下的手段,是草民沒想到的。根本就安插不了人手過去。”


定國公現在說出來這個話,那是有十足把握的。


他是一直都不喜歡李天佑,想要讓陛下遠離李天佑。


如此一來,他先安插人手在李天佑身邊,抓住李天佑的錯處,那是無可厚非的。


他這樣的坦誠,反倒說明他坦蕩蕩。


當初為了對付李天佑,想要安插人手,那也是為了大溍,為了陛下。


隻可惜,他沒成功。


他現在說出來,就是要告訴陛下,李天佑可不是一般人,那手段高明著呢。


“不過,草民有證人。是棄暗投明的證人。”


定國公話都說出來了,溍帝也就問了一句:“什麽人?”


“戎北王的公子,鄂恩鎮。”定國公說道。


“質子?”溍帝笑了,“他區區一個在大溍的質子,還能作證嗎?”


“這次戎北王做出的糊塗事,已然是想要放棄他了。他為了保命不得不跟草民和盤托出這個事情。”定國公唏噓道,“被送到大溍來,他已經是棄子了。”


“如今戎北王與齊王殿下聯合對付太子殿下,這就是不顧鄂恩鎮的性命。”


“他決定棄暗投明了。”


“如此,那就宣鄂恩鎮入宮。”溍帝幹脆的吩咐下去,隨後,這才說道,“平身吧。”


定國公這才撐著地麵,慢慢的站了起來。


他這麽大的年紀了,跪了這麽長時間,兩條腿就跟不是他的似的。


不過,定國公不覺得這算什麽。


隻要能讓陛下認清楚李天佑的真麵目,他被這樣對待,也值了。


為了大溍,為了大溍的百姓,他遭點兒罪,算得了什麽?


定國公心中真滿懷大義的時候,就聽到溍帝開口,似笑非笑的說道:“鄂恩鎮倒是有意思,朝中這麽多的大臣不找,偏偏要找被貶為庶民的你。他的想法還真的是與眾不同。”


定國公微微一笑,拱手道:“可能是覺得草民為了大溍,什麽都敢說吧。”


定國公這話一出口,讓袁玉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這個老匹夫,真的是太會往自己臉上貼金了。


定國公這是欺負陛下臉皮博,不好意思說話嗎?


“你的意思是說,朕的滿朝文武就沒有一個敢說真話,全都是隻會溜須拍馬的酒囊飯袋了?”溍帝的話,讓袁玉山心頭一震,差點沒笑出聲來。


陛下這回可以啊。


懟回去了。


太痛快了!


就該這樣。


袁玉山在心裏歡呼雀躍,也就沒把要嗆定國公的話給說出去。


陛下自己親自上陣了,他看著就行了。


估計這麽多年,陛下也是受夠了某些不開眼的家夥。


還真別說,溍帝的話,讓定國公愣了愣。


他隨後又反應了上來。


陛下這是在跟他置氣呢。


也是。


如今李天佑做出那種事情來,陛下的臉上無光,想找個人撒撒氣,也是正常的。


算了,為了大溍,他讓一讓陛下也就得了。


“陛下,草民沒有這個意思。”定國公耐心的解釋著,“隻不過,鄂恩鎮去找草民,無非是覺得草民已經被貶為庶民了,就算是再失去,也失去不了什麽,大不了就是命一條。”


“至於其他的大臣,恐怕是有所顧慮。”


齊博康站在殿上,聽著定國公的話,心裏忍不住冷笑不已。


都到了這個時候了,定國公還是這麽的喜歡拉人下水。


定國公在表現自己的時候,還非要打擊一下朝中的大臣,說大臣們是貪生怕死之輩,不如定國公敢說話。


為了大溍,哪怕是丟官丟命也要說。


定國公的黨羽都被罷官了,如今朝中剩下的都是陛下的人。


不愧是定國公,到了這個時候,還不忘挑撥一下陛下跟這些大臣們的關係。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