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456章 一國之君

第1456章一國之君


什麽時候,作為臣子可以這樣跟陛下爭辯了?


曆代,是有那忠臣死諫。


但是,那種死諫,都是因為當朝皇上昏庸,做出來令人痛心的決定。


現在的問題是,陛下做出來什麽昏庸的決定了?


將李天佑接回皇室,那不是應該的?


沒聽說哪朝哪代的皇室允許皇室血脈流落在外的。


除非是不知道,但凡知道的,那是應會被接回來。


陛下將齊王殿下接回來,那絕對是天經地義。


更何況,齊王殿下回來之後,隻是做自己的買賣,並沒有參與朝政。


所謂的幾次參與,也是為了大溍。


說句不好聽的話,大溍現在的百姓大部分都可以吃飽飯,還可以將戎北打下來,那都是齊王殿下的功勞。


若是說功高蓋主的話,齊王殿下早就做到了。


但是,齊王殿下根本就沒想繼續往朝中參與,隻是悶頭過自己的小日子。


開著旺安商行,賺著自己的銀子。


所以,定國公到底是為什麽就看齊王殿下不順眼?


更別說,定國公鼓動這些地方上的官員無召入京,這樣的事情,是忠臣做的出來的?


朝堂上的眾人,看向定國公的眼神都有些不對了。


“陛下,臣是為了大溍,為了陛下。”定國公麵色不改的行禮說道,“旺安商行大肆斂財,所積累的財富太過驚人,那些銀子……”


“更多的是反饋給了大溍的百姓。”溍帝冷冷的打斷了定國公的話,“一部分還進了朕的私庫。”


“朕現在手中有銀子,國庫有銀子,那都是因為旺安商行,因為天佑肯分利給朕與大溍。”


“以前沒有旺安商行的時候,軍中的將士吃的是什麽穿的是什麽用的又是什麽?”


“定國公可曾想過他們?”


“可曾為他們改善過?”


“大溍的百姓,在沒有暖棚跟土豆的時候,經常填不飽肚子,這些定國公又是如何做的?”


溍帝越說越是生氣:“利國利民的事情,天佑做了。到了定國公這裏,反倒成了他的罪名?”


“定國公,朕是真的看不懂你了。”


定國公似乎是要說話,但是,溍帝根本就不給他說話的機會:“不過,好在朕是知道,什麽對大溍有利,什麽對大溍有害。”


“既然定國公已經無法勝任,不如將位置讓出來,省得令大溍百姓跟著受苦。”


溍帝這話真可謂是殺人誅心。


剛才,定國公口口聲聲說什麽因為齊王殿下,才會危害大溍以及百姓。


現如今,陛下說的事情,每一件都是齊王對大溍做的貢獻。


大家夥都是有眼睛,有腦子的,李天佑到底做的是壞事還是好事,誰還看不出來?


那些剛才想要給陛下找個台階下的大臣全都沉默了。


他們覺得,陛下這回是真的動怒了。


這個時候,他們自然是不會跟陛下反著來。


陛下剛才說的話,也是在向他們傳遞一個消息。


陛下現在有錢了。


大溍的兵馬強壯了。


陛下再也不是當初那個為了大溍妥協的陛下了。


站在陛下這個陣營中的臣子當然是感覺到揚眉吐氣了,但是,定國公那邊的,一個個臉色灰白,就跟死了似的


確實,在他們看來,他們的生路已經斷了。


他們聽信了定國公的話,從各地趕過來。


然後過來的結果呢?


就是被貶為庶民嗎?


他們腦子裏根本還沒反應上來的時候,已經有侍衛衝了進來,直接的站在那些大臣的身邊。


意思很明顯,是他們自己摘官帽啊,還是他們給摘。


定國公盯著溍帝,臉色青了白,白了青的,最後,他猛地將頭上的官帽給打落,咬牙道:“陛下,臣的一片忠君愛國之心,就被陛下如此曲解嗎?”


“陛下,難道你還沒發現,你已經被齊王蒙蔽的失去了理智。”


溍帝微微一笑,不緊不慢的說道:“定國公,是非曲直不是你,更不是朕說了算的。”


“百姓心中自有明斷。”


溍帝這話說得是相當的幹脆,同時,讓定國公明白過來,溍帝是死保李天佑了。


定國公深深的看了溍帝一眼,那一眼中包含了太多的失望。


隨後,定國公不用侍衛去趕,自己轉身,昂首闊步的離開了。


這氣勢一如往常,絲毫沒有因為被貶為庶民有半點影響。


定國公等人離開了,溍帝示意了一下,劉福不知道是從哪裏捧出來一堆的聖旨,開始宣讀起來。


眾臣聽著那一張一張的聖旨,整個人從震驚到麻木,最後,臉上湧現出絕對的狂喜。


陛下這是早就知道了吧?


知道定國公讓那些人回京,來做這些事情。


陛下一直都是按兵不動,就等著這些人跳出來。


這些人蹦出來,到時候,陛下就可以直接的處理他們,然後,如現在這樣的換上陛下自己的人。


定國公想用這些人一起來逼迫陛下,而陛下反利用了這件事情,進行了一次大清洗。


那些站在定國公陣營的人,又不能為陛下所用,留著隻會是一個大隱患,說不定什麽時候就惹出來大麻煩。


如今這樣,倒是省了陛下不少的事兒了。


眾臣惶惶的垂下了頭,心中對陛下的手段有了重新的認識。


當初的時候,隻覺得陛下好說話,如今看來,陛下的手段可是相當的強硬。


等到聖旨全都宣讀完了,自然也好派人去將聖旨送出去。


那些事情,溍帝就不管了。


他幹脆的起身退朝,離開了。


等到溍帝走了之後,眾臣這才手腳發軟的慢慢站了起來。


真的是沒想到啊。


陛下辦事真是雷厲風行。


眾人起身,互看了一眼,一下子有人就注意到了一直很鎮定的齊博康。


“齊老,您是不是早就知道陛下的想法?”有大臣好奇的問了一句。


齊博康撫須一笑,搖頭道:“陛下的打算,我怎麽能猜到。”


“不過……”齊博康微微一笑說道,“陛下終究是一國之君。”


說完,齊博康沒等眾人反應過來,轉身走了。


等到齊博康走了一會兒,那些大臣才回過神來。


是了,陛下是一國之君,又怎麽會受臣子的脅迫?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