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446章 擋箭牌

第1446章擋箭牌


“李天佑是個有本事的。”那個大臣說道。


“咱們也調查了,在大溍,旺安商行有多厲害。那可是大肆的斂錢,其中的財富有多少,現在咱們都估量不出來。”


“他若是真的隻想當一個閑散王爺的話,為什麽要賺這麽多錢?”


“真的不貪戀權勢,想當個閑散王爺的人,肯定是不會這樣做的。”


“閑散王爺是會盡量的不引人注意,隻做自己本分內的事情。”


“但是,李天佑呢?完全不是!”


“他的旺安商行在大溍百姓中相當的得民心。”


“據大溍京城傳來的消息,說是李天佑為了給溍帝賺錢,為了溍帝籠絡民心。”


“但是,旺安商行是誰的?大溍的人都知道是齊王李天佑的。”


“如今大溍的朝廷有過幾次大臣調動,那些人真的是溍帝培養的人嗎?”


“王上,溍帝可是沒有那麽多錢的。”


這個大臣的分析,讓書房人的其他大臣連連點頭,很顯然,他們都是認同他的說法的。


“你們的意思是說,李天佑有那個心。”戎北王輕輕的叩擊了幾下桌麵,問道,“既然如此的話,那他為什麽還要對溍帝這麽好?”


“就為了隱藏自己?”


“以退為進吧。”大臣說道。


“王上,說不定這次李天佑也是利用了您。”另外一個大臣的說法,讓戎北王有了興趣,“怎麽說?”


“王上一直都想攻下大溍,隻可惜沒有成功。這次,李天佑帶著大溍的太子,什麽地方都可以去,為什麽偏偏的要來戎北?”


“更別說,還讓大溍太子去弄什麽旺安商行的事情,把大溍太子推到了明麵上。”


“這不就是為了坑大溍太子嗎?”


戎北王笑了起來:“看來他還是一個聰明人。”


“這場刺殺……大溍太子真的是重傷在刺客之下嗎?”


戎北王的話,讓書房內的大臣點頭讚同,他們全都明白過來了。


這是李天佑的一個局啊。


他分明就是想要那個位置,但是,還要拿喬。


“有意思了。”戎北王點了點頭,說道,“過三天,你們再找個機會,把他給約出來。”


“是。”


大臣們在戎北王的示意下,行禮退了下去。


戎北王在書房內冷笑連連。


李天佑也是一個小狐狸,還在跟他玩這個手段。


李天佑以為他的手段很高明,但是,在他看來,全都是破綻。


他冷李天佑幾天,李天佑就知道著急了。


到時候,他再說什麽,這合作就好談了。


當然,這三天戎北王一直都是派人盯著李天佑的家。


李天佑還是在家中不出門,戎北王的人根本就看不出來什麽。


好在三天之後,戎北王終於是將李天佑給約了出來。


在這邊,戎北的地界,戎北王想要找個地方,跟李天佑安安靜靜的談一談,那自然是有得是地方。


“可算是把你給約出來了。”戎北王好笑的說道,還做出來一副有點兒後怕的樣子,“你身邊的那位陸姑娘,可是太厲害了。”


“咄咄逼人,倒是真護著你。”


李天佑點頭:“那是我未過門的妻子,自然要護著我。”


戎北王微微一笑,他聽出來了。


李天佑可是相當的利己。


他說的是需要陸雲溪護著他,其他的東西,李天佑可是全都不管了。


在大溍京城,說什麽李天佑多麽的護著陸雲溪,多麽的寵著陸雲溪。


其實真相是什麽,恐怕就連陸雲溪自己都不知道。


陸雲溪那樣的人,不過就是從村子裏出來的。


好像是跟李天佑一起打拚出來,有了共患難的情分。


但是,她並不知道,從一開始李天佑跟陸雲溪就不是一路人。


李天佑將陸雲溪寵成那樣,不過就是打造一個專心專情的假象。


這樣的人,為了陸雲溪努力的發展旺安商行,不就是最好的掩護?


這樣一心想著陸雲溪的人,自然是對皇位沒有興趣。


但是,手裏握著這麽多的財產,要說李天佑沒有野心……那才真的是太陽從西邊出來。


都是男人。


試問哪個男人沒有野心?


“天佑,咱們的關係足可以讓咱們開誠布公的談一談。”戎北王說道,“你是有那個野心的。”


李天佑麵無表情的看著戎北王。


戎北王撫掌一笑:“就衝著你這份定力,就足可以說明,你有登上那個位置的本事。”


“你是不是也跟陸雲溪說過你的野心?”戎北王問著。


坐在他對麵的李天佑根本就一點兒反應都沒給戎北王。


戎北王不需要李天佑有什麽反應,因為,他已經摸透了李天佑的心思。


“你告訴陸雲溪你的打算,她就一心的幫著你。賺錢什麽的,你拿她來當擋箭牌。”


“等到以後,事情敗露了,你完全可以將陸雲溪推出去。”


“你自己喜歡陸雲溪,陸雲溪為了你,做了謀反的事情,也是情有可原的。”


“她做的事情,跟你沒有半點關係,到時候,你成了溍帝唯一的兒子。那大溍的皇位不是你來繼承,那又是誰來繼承?”


“等到了那個時候,皇位,你坐了。還能換上一個與你身份地位想匹配的皇後。”


“天佑,你是真的有這個本事。”


“了不起!”戎北王對著李天佑豎起了大拇指,“我在你這個年紀,恐怕還沒有你的心思。”


李天佑淡淡的掃了戎北王一眼,說道:“你說的這些都是你的臆想。”


“好,是我臆想的。”戎北王並沒有跟李天佑爭執這個。


他反倒是很欣慰的說道:“你這樣謹慎是對的。”


“其實,你有沒有想到一個問題。就算你溍帝唯一的兒子,但是,皇室可並不僅僅有你這一個留著皇室血脈的後輩。”


戎北王這話說完,明顯的看到了李天佑目光閃爍了一下。


很快速,要不是戎北王善於觀察,真的會錯過。


戎北王見到李天佑這個反應,心裏暗笑一聲,李天佑心思再深沉,那也是個不大的孩子。


更何況,李天佑麵對的還是他,又怎麽會毫無破綻呢?


不過,戎北王不得不承認,李天佑是真的本事。


這個年紀,能做到這個地步,是相當不容易了。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