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439章 有點高興

第1439章有點高興


他是跟那些人接觸過的,自然知道刺殺他的人實力有多強。


天佑竟然還說什麽他準備的人差一些?


真的差一些的話,他現在早就死了。


是真的死了。


“本來我是想著讓大哥假死,讓人給戎北王通風報信。沒想到,隻能是把他們全都滅口才能解決他們。”李天佑有些遺憾的搖頭。


“既然這樣,大哥死了的話,就不太可信。大哥,你還是重傷昏迷吧。然後我把你周圍安排人,好好的保護你。”


“你賭戎北王會來找你?”李天成一下子就明白了天佑的打算。


他好歹也是大溍的太子,重傷昏迷,生死不明。


天佑就算是回去也會戎北被人詬病,說他是故意的要害死大溍的太子。


有這個契機,戎北王會想辦法說動天佑的。


“天佑,這回可是要辛苦你了。”李天成感慨的一拍李天佑的肩膀。


經過剛才的一場廝殺,李天成兩條胳膊是沒什麽力氣的,如今抬起來都有些費心。


自然,這一下拍在李天佑的肩膀上有些重了。


不過,李天成沒覺得有什麽,反倒感覺這更能體現他此時的心情。


要跟戎北王周旋,確實不是什麽輕鬆的事情。


“不辛苦。”李天佑說道。


“大哥稍等,我這就安排人,把你們給運回去。”


李天佑的安排自然是沒問題,但是,李天成在休息的時候,在琢磨一個問題。


他怎麽感覺李天佑特別的高興呢?


他沒出事,天佑不至於高興成這樣。


這本就在他們的計劃之中。


甚至這計劃還出現了一點點的小瑕疵,讓他沒“死”成,隻能是重傷昏迷。


他的安危,天佑是不會這麽高興的。


所以,到底是為什麽?


李天成努力的想了想,然後趁著周圍人在忙碌的時候,將李天佑給拉了過來,把自己心裏的疑惑問了出來:“天佑,我問你個事兒。”


李天佑疑惑的看向了李天成,等著他問。


“你看起來很高興,為什麽?”李天成問道。


“要跟戎北王過招。”李天佑提到這個,眼底的喜悅又多了幾分。


李天成眉頭微皺,隨後想明白了:“你是覺得高手過招很過癮嗎?”


李天成話才說完,就看到李天佑微微一愣的神情。


這下子不用李天佑說,李天成也能明白,剛才他猜錯了。


“你到底是為什麽這麽高興?”李天成就是這點好,不懂就問,絕對不會不懂裝懂。


“戎北王雖然是戰敗了,假意臣服,但是,他畢竟是戎北王。”李天佑說到這裏,很是高興。


李天成是越聽越糊塗,這不是明擺著的事情,天佑有什麽好高興的?


“跟戎北王周旋,可以多賺錢。”李天佑見到自己哥哥還是沒弄明白,幹脆直說。


李天成愣住了,隨後,不解的問道:“拿下戎北王之後,不是一樣的賺錢嗎?”


他話一出口,就收獲了李天佑嫌棄的白眼一枚。


李天成瞬間明白了過來:“國庫是國庫,個人是個人。”


李天佑點了點頭,他大哥還不算傻。


李天成拍了拍自己的額頭:“是了、是了,戎北王為了拉攏你,肯定會給你好處的。”


“嗯,我先吃一波。”李天佑點頭,然後無奈的歎息了一聲,“家大業大,要養活的人太多了,錢不夠用的。”


李天成聽著,唇角不停的抽搐:“天佑,父皇更是家大業大,那點兒錢養活著整個大溍。”


“所以,父皇窮。”李天佑直白的說道。


李天成:“……”


好有道理,竟然沒法反駁。


“那個,天佑,要是有好處的話……”李天成搓了搓手,嘿嘿的笑著。


反正占自己兄弟便宜不是一次兩次了,時間長了李天成也就相當的好意思。


誰讓他窮嘛。


“我會歸到旺安商行裏,到時候,大哥會有分紅的。”李天佑大方的一揮手。


“好兄弟!”李天成感覺自己滿足了。


不就是被追殺一場,差點兒死了嘛。


反正他是大溍的太子,這種事情少不了。


平時都是白白的受驚嚇,這回不一樣啊。


就算是九死一生,那也是有錢拿的。


這買賣劃算!


真是太劃算了。


李天成樂嗬嗬的坐在原地,等著李天佑安排的馬車過來接他。


李天佑看了看樂得跟個傻小子似的李天成,有些無語,不知道說什麽才好。


看來大哥這是窮怕了。


不管怎麽樣,李天佑安排的馬車來了。


自然是先讓重傷人員李天成進了馬車。


然後,剛才保護李天成的人,有一部分上了其他的馬車,有一部分從其他的地方離開了。


沒有人會傻到把所有的護衛都擺在明麵上,等著被人算計。


這樣分開走才是最合乎情理的。


李天佑假裝沒事一般的回家去了,然後,開始閉門不出。


魏掌櫃那邊可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情,一直盯著李天佑他們家。


“怎麽回事?還沒有消息?”魏掌櫃質問著自己的心腹。


是心腹找的人,這麽半天了,李天佑他們都回來了,那些刺殺李天成的人竟然沒動靜。


這到底是個什麽結果?


“您別著急,我等天黑了,就去打聽打聽消息。”心腹趕忙的說著。


現在天色大亮,他就算是去打聽消息,也打聽不到啊。


接了他們這筆買賣的人,不是他們想見就能見的。


“別耽誤事兒,一有消息立馬來告訴我。”魏掌櫃急躁的催促道。


“是。”心腹點頭下去了。


魏掌櫃這邊是沒消息,但是知府那邊早就有了消息。


“沒回來?”知府傻眼了,“這麽多人去刺殺李天成,竟然沒有一個回來的?”


“全都死了。”手下人的稟報,讓知府有些發蒙。


“你退下吧。”知府把人給打發走了之後,他要趕快跟朝廷的人聯係,把這個事情稟報上去。


後麵要怎麽做,還要看上麵的意思。


他不過就是一個小小的知府,根本就沒資格做主。


再說了,這也不是他能管的事情。


大溍的太子跟王爺……他還是有自知之明的。


這事情,要是成了,他有功,不成的話……他的腦袋說不定就要不保了。


外麵亂成了一鍋粥,李天佑他們家裏則是完全不一樣。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