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437章 不能出差錯

第1437章不能出差錯


李天佑笑了:“大哥,這個哪裏需要準備?”


“倘若是連這點兒事情都處理不好,保護不了你,我還怎麽當你弟弟?”


李天成大為感動,拍了拍胸口說道:“嚇死我了。”


李天佑不解的看向李天成。


李天成哈哈一笑說道:“我以為你想說,我要是死了,你就要坐那個位置,能累死你了。”


“為了不耽誤你以後跟溪溪去各地遊玩,我也得平平安安的活著,至少保證我後繼有人再說。”


李天佑聽完,輕歎一聲,問道:“大哥,你為什麽非要這麽想?”


“我這不是……”李天成有些不好意思,剛想說他在開玩笑,就聽到李天佑說道,“本來有可以讓你感覺心裏舒服的理由,為什麽非要找到一個讓你不舒服的?”


“就算兩個都是事實,你也可以選擇一個你更喜歡的。”


“做人,還是樂觀一些比較好。”


李天成:“……”


“有你,我也樂觀不起來。”


李天成直接去揍人。


就算是揍不過也要揍。


這邊李天成跟李天佑在打打鬧鬧,另外一邊的魏掌櫃都要瘋了。


“為什麽?大人?怎麽會這樣?”


他剛剛從知府這邊得到了確切的消息。


朝廷真的不會給他提供銀子了。


也就是說,前期所有的投入,全都打了水漂,而且,他還欠著別人貨款。


就算是把他的鋪子、宅子賣了之後,他也賠不起。


也就是說,他完了。


他所有的東西都賠裏還不夠。


“魏掌櫃,這事情……真的不是咱們能控製的。我們也沒想到旺安商行的人竟然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讓大溍來壓製咱們。”


知府無奈的搖頭歎氣:“而且,我聽說,以前旺安商行的掌櫃的並沒有想著用大溍朝廷來施壓。完全是現在的李天成,他急於想打開局麵,讓旺安商行在戎北紮根,這才無所不用其極。”


“本來最開始的時候,大溍是不管咱們這邊旺安商行的情況的。但是……”


“大人,草民知道了。”魏掌櫃起身行禮道。


然後,他也不等知府說話,自己踉踉蹌蹌的離開了。


失魂落魄的魏掌櫃根本就不知道知府在他離開之後,臉上露出來的陰狠神情。


為了一個戎北,舍了一個魏掌櫃,真的是太值了。


“人都給準備好了嗎?”知府招手,問著自己的心腹。


“大人盡管放心,找來的都是好手。魏掌櫃身邊也安排了人,等過兩天,那些人找魏掌櫃討債,在他焦頭爛額的時候,咱們的人會讓魏掌櫃知道罪魁禍首是誰。”


“到時候,隻要魏掌櫃有這個意思,那些好手就會跟魏掌櫃聯係上。”


“刺殺李天成的事情,是萬無一失。”


“嗯。”知府聽完,滿意的點頭,“一定要保證萬無一失。”


“隻要李天成死了,大溍就完了。”


“去吧。”知府讓自己心腹下去辦事了。


魏掌櫃失魂落魄的回了家,事情果然如知府所言的那樣發展。


畢竟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一手安排的。


先是那些人找魏掌櫃來要債,魏掌櫃根本就湊不夠那些錢,那些商人背後有人撐腰,自然要起賬來是又狠又絕。


魏掌櫃從來沒有被逼得這麽狠過,不僅鋪子關門了,就連家裏都不得安生。


那些人在鋪子裏找不到他,自然是來家裏鬧。


魏掌櫃家裏可是上有老母,下有小兒。


一家子老的老小的小,根本就不是人過的日子。


魏掌櫃那邊鬧得是雞飛狗跳的時候,李天成也一直是盯著他這邊事情的發展。


“真是鬧騰啊。”李天成感歎一聲,“就這樣天天的鬧騰,誰受得了?”


“看他的選擇吧。”陸雲溪撇了撇嘴說道,“魏掌櫃現在的身家全都賣了的話,能填上那個窟窿。”


“到時候,他能留下的銀子什麽的,也就隻是過個普通老爺的日子。”


“那日子也是比普通百姓要強,跟現在是沒法比。”


“當然了,他要是想拚一把,報個仇的話……說不定就是拚一把了。”


“我感覺他會拚一把。”李天成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琢磨著說道,“我這邊都可以找到大溍朝廷來壓製戎北,要是我死了,讓大溍知道知道,這樣冒進的方式,這邊的商人有多反感。”


“大溍總不能把戎北所有的百姓都給這樣殺了,那樣的話,就隻能緩緩的發展旺安商行。”


“這樣的話,也算是給戎北一個喘息的時間。”


“最為關鍵的是,魏掌櫃可以通過這個,得到戎北王的重用,甚至,那些債務都有可能被解決掉。”


李天成分析完了之後,又說出來一個最關鍵的條件:“商人,都是喜歡拚一把的。”


要是沒有那種逐利的心,又怎麽會成為商人?


“看來大哥還是要被刺殺啊。”陸雲溪感慨著,“大哥,你一定要小心。”


“嗯。”李天成點頭,笑了,“我已經做好了準備了。”


“咱們那邊差不多了吧?”陸雲溪轉頭問著李天佑,現在這夏天都過去了,他們鋪的東西已經可以收網了。


“可以了。”李天佑點頭說道,“大哥可以安心的被刺殺了。”


“喂……你們兩個。”李天成無語的叫道,“能不能說的不要這麽嚇人,什麽叫我可以安心的被刺殺了?”


“意思就是大哥可以安安靜靜的消失一段時間,然後,好好的看著天佑被戎北王接待。”陸雲溪笑眯眯的對著李天成說道,“而且,大哥,你放心啊。天佑是絕對不會被腐蝕掉的,不會沉迷戎北王的承諾,做出什麽奪位的事情。”


李天成嗬嗬了一聲:“這個不用你們說,我太放心了。放心的,讓我想揍人。”


上次跟天佑打了一場之後,別說,還真是舒服,心情舒暢。


反正閑著也是閑著,最近這段時間,他跟天佑是經常的切磋,不管怎麽樣吧,他這功夫竟然進步了不少。


“打架有什麽好玩的?”陸雲溪不理解的撇了撇嘴,“你們慢慢玩吧,我去看話本了。”


這個時代也是有這個時代的故事的,用來打發時間還是很不錯的。


當然,她還要看一看最近戎北那些事情進展得怎麽樣了。


要收網了,肯定不能出差錯的。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