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405章 有點兒遺憾

第1405章有點兒遺憾


何怡夢喊完,哭哭啼啼的轉身就跑了。


嚴景軒都來不及跟陸雲溪打招呼,叫了一聲“表妹”,隨後快速的追了出去。


陸雲溪單手支腮,笑吟吟的看著大開的包間門,聳了聳肩:“真是好一對癡男怨女。”


“姑娘,你們的飯菜……還上嗎?”店裏夥計站在門口,小心翼翼的問了一句。


剛才跑出去的兩個人什麽情況,他可是都看到了。


這種情況下,客人應該不會吃了吧?


隻是這飯錢……


一般的客人要是想賴賬,他們鋪子肯定是不幹的。


問題是剛剛跑出去的人可是嚴景軒,知府的公子,他們能怎麽辦?


隻能是吃虧賠錢唄。


讓店裏夥計沒想到的是,屋內的姑娘竟然對著他一笑,說道:“自然是上的,我還沒有吃飯。”


“啊?哦、哦,好好,我這就給姑娘上菜!”店裏夥計驚喜的反應過來,趕忙的去廚房端菜。


菜都做出來了,沒浪費真的是謝天謝地。


不大一會兒工夫,菜就被上齊了。


陸雲溪美滋滋的吃著飯,絲毫不受剛才情況的影響。


她早就知道會有這麽個結果,所以,點的菜全都是她喜歡的。


至於最開始嚴景軒想要多點一些的時候,她還阻止了,給出來的理由是她沒心情,不用點那麽多。


實則是……她就不是個浪費的人。


這些菜,她一個人吃夠了。


哦,還有飯後的點心,那個可以打包回去給天佑吃的。


陸雲溪在包間裏吃得是不亦樂乎,嚴景軒那邊可是焦頭爛額的。


“……表哥怎麽可以這麽對我?我要告訴舅舅去!”何怡夢抱著嚴夫人的胳膊是嚎啕痛哭。


嚴夫人眉頭緊鎖,心疼的安慰著何怡夢:“你別著急,你表哥就是胡說八道的。”


“你是怎麽回事?怎麽讓你表妹這麽傷心?”嚴夫人勸完了何怡夢,又罵著自己兒子。


嚴景軒無奈的說道:“母親,表妹現在不冷靜,等表妹冷靜了再說吧。”


“什麽再說?”何怡夢急了,從嚴夫人的懷裏起身,轉頭淚眼婆娑的盯著嚴景軒,“我跟你的事情,大家都是心照不宣的。”


“你竟然說我會耽誤你的前程?我怎麽就耽誤你的前程了?今天這個事情不說清楚,不算完!”何怡夢可是從小被家裏捧著長大的。


什麽時候受過這個氣?


更別說,她舅舅還是格外的喜歡她。


有人給她撐腰,她就是有底氣的。


嚴景軒想把這件事情給糊弄過去,可是沒那麽容易。


反正嚴家是雞飛狗跳的。


陸雲溪吃完了午飯,拎著點心回到家,美滋滋的去找李天佑:“喏,點心。都是你愛吃的。”


陸雲溪說完,又很自然的接上了一句:“也有大哥愛吃的。”


李天成好笑的逗著陸雲溪:“溪溪,我就是那個順便的?”


他跟天佑的口味不盡相同,裏麵有重疊的部分,但是,肯定有天佑喜歡,他不喜歡的。


所以,這點心一看就是順便給他捎的。


倒是把天佑的口味給照顧全了。


“主要吧,我是覺得,這點心還是當天吃比較好。要是隔一天了,口感味道什麽的都會變一些的。”陸雲溪相當認真的講著自己的道理。


“買太多了吃不了,大哥想吃其他口味的,明天再買嘛。”


李天成點了點頭說道:“溪溪,我要是剛認識你的話,我就真的信了。”


“天佑的這份怎麽他喜歡的口味全都有?”李天成挑眉問道。


陸雲溪眨巴了兩下眼睛,笑嗬嗬的說道:“因為我偏心呀。”


李天成一噎:“……溪溪,你這偏心偏的真夠坦誠的。”


“大哥努力呀。等回頭找到了大嫂,到時候,也有人偏心大哥了。”陸雲溪笑嘻嘻的捏起小拳頭來給李天成鼓勁。


李天成表示,他不僅要吃醋,還要被心口捅上一刀,真是太慘了。


至於李天佑則是一直在一旁,薄唇微微的抿著,眼底那甜得齁人的笑意啊,都快要李天成嫉妒瘋了。


真的是太過分了。


“算了算了,比不了比不了。”李天成擺手,“誰讓天佑這麽本事,說把何怡夢給哄過去就哄過去。”


“我聽說,何怡夢被起跑了,嚴景軒跟著追了出去。”


陸雲溪點頭:“是啊,現在應該是在家裏哄著何怡夢吧。”


“嚴景軒現在還要靠他舅舅,會哄著何怡夢的。這兩天讓何怡夢作一作,順便把他們舅舅給嚴景軒好處的事情,讓何怡夢知道知道。”


陸雲溪說著的時候,看了一眼李天佑。


李天佑淡淡一笑,點頭說道:“都已經安排上了。”


“厲害。”陸雲溪豎起了大拇指,“天佑棒棒噠。”


李天佑唇角上揚,美得整個人都亮了幾分。


李天成不動聲色的往旁邊挪了挪,他一個單身的,還是不要靠近為好,省得被傷害。


“大哥,安排的怎麽樣了?”李天佑心情極好,就跟沒看到李天成的動作似的,繼續問道。


“書信早就給父皇送過去了,應該已經處置完了。等到消息傳過來的話,也就是這兩天的事情。”李天成提到正事的時候,是不會玩笑的。


他知道這些事情,都是按著時間一步一步精準的去做的。


這些步驟但凡錯了一點,那對他們整個計劃就會有很大的影響。


不說別的,至少,效果就不會那麽好。


要是嚴重的話,整個計劃都有可能廢掉。


“大哥厲害!”陸雲溪給李天成鼓掌。


李天成微微一笑,感慨的說道:“難怪父皇讓我跟你們出來,真的是……學到了不少東西。”


這一步一步,真的是一環扣一環。


天佑跟溪溪,隻要是看到了獵物,摸清楚了規律之後,立馬就會下套。


那獵物是絕對跑不了的,因為,他們下的可是連環套。


“互相學習。”陸雲溪笑嘻嘻的說著,“反正你們出力,我看戲就好了。”


“這兩天,嚴景軒家裏應該會很熱鬧吧。”陸雲溪有些遺憾的輕歎一聲,沒法到現場去看戲呢。


看不到嚴景軒那個虛偽的家夥,怎麽伏低做小的哄著何怡夢。


真是有點兒遺憾。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