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378章 救人

第1378章救人


嚴景軒做了決定之後,就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這幾天,商戶那邊可是跟他有約。


一點小事,嚴景軒還沒放在心上。


幾日之後,嚴景軒在酒樓的包間內飲酒。


他算了算剛才跟那幾家商戶談好的“合作”,他臉上的笑容是怎麽都沒法消散。


這一場合作下來,他們的收益可是又不知道翻了多少。


當然了,這些收益,他會妥善處置,絕對不能讓別人發現了。


有一些的銀子,還要送到京城,給自己的舅舅,好讓舅舅在京城疏通關係。


這些錢每年都花的不少,但是,他一點兒都不心疼。


舅舅在京城好了,他們家才能好。


不然的話,這麽富庶的地方,憑什麽是他父親來當知府?


隻要再過幾年,等到他考中了功名,讓他舅舅再給他安排一個好位置。


他再爭氣一些,說不定,以後就不需要依靠他舅舅,而是讓他舅舅來依靠他。


別看嚴景軒他家現在還靠著他舅舅的扶持,但是,他心裏可是有一顆不服氣的念頭。


就在這個時候,嚴景軒漫不經心的神色突然的一僵,雙眼不敢相信的瞪大。


他看著酒樓下,巷子裏走過的姑娘。


那姑娘年紀不大,但是,容貌非凡。


隻一眼,就將他所有的目光全都吸引住。


關鍵是,那姑娘長得不僅是讓他臉紅心跳的,更重要的是,那姑娘的神情是如此的鮮活靈動。


讓他忍不住想到了春天那調皮的風,一下子就吹皺了他的心湖。


美人,他是見過不少。


但是,從來沒有一個姑娘像此時那巷子裏的姑娘一樣,讓他忍不住想要過去結識一番。


就在嚴景軒起身的時候,他突然的注意到巷子的拐角處有幾個鬼鬼祟祟的家夥。


嚴景軒臉色陡然大變,猛地衝出了包間。


在包間外麵伺候的小廝嚇了一跳,驚呼道:“少爺。”


這一聲,並沒有叫住嚴景軒。


小廝一見趕忙的追著跑了過去。


他完全不知道自家少爺這是怎麽了。


巷子裏,陸雲溪看著迎麵過來的幾個人,眉毛微微的一挑。


這擺明就是來找事的啊。


陸雲溪轉頭看了一眼,身後的退路也圍過來幾個人。


陸雲溪笑了,那個何怡夢行動倒是夠慢的。


這麽長時間才派人來堵她,這是可笑。


“你們是什麽人?”陸雲溪沉著臉怒斥道,“光天化日之下,你們眼裏還有沒有王法?”


“王法?老子就是王法。”為首的男子嬉皮笑臉的說道,“小姑娘,你乖乖的不要鬧。我們兄弟辦完自己該辦的事情,自然會放你離開。”


“你看看你,嬌滴滴的,千萬不要出了事才好啊。”


“出了事?”陸雲溪微微一笑,點頭說道,“確實是。”


幾個男子猛地衝了過去。


一聲女子的尖叫陡然響起,已經到了巷子口的嚴景軒臉色陡然大變,腳步立馬加快。


一個姑娘,就帶著兩個丫鬟。


麵對七八個壯漢。


那場麵,嚴景軒真的是不敢想象有多慘烈。


“住手!”嚴景軒衝進了巷子,大喝一聲。


然後,他就整個人都僵住了,嘴巴大張,下巴差點沒驚得掉到地上。


他呆愣愣的看著那幾個壯漢倒在地上,不停的哀嚎。


而那個他見到的姑娘,此時正發狠的用腳狠狠的踩在其中一個壯漢的手:“讓你亂動,讓你亂動!”


這、這是什麽情況?


嚴景軒徹底的傻眼。


“小姐、小姐,別踩了。”丫鬟心疼的拉住陸雲溪,“再把您的腳給踩疼了可怎麽辦?”


“氣死我了。”陸雲溪到現在臉色還是格外的難看,“他口臭啊,還喊那麽大聲,想熏死我嗎?”


陸雲溪氣得要死。


她真的是沒見過一個人口臭竟然可以臭成這個樣子。


明明他們連個之間還隔著兩米遠呢,竟然都能熏到他。


這個人平時就不刷牙的嗎?


“小姐,咱不跟他生氣啊。”丫鬟趕忙的勸著,“您快點離他遠點兒吧,不然一會兒又熏到您了。”


陸雲溪聽完,臉色一黑,快速的收腳,後退。


她現在還惡心著呢。


“姑娘,你沒事吧?”嚴景軒終於從震驚中回過神來,整理了一下因為跑動有些亂的衣服,過來,彬彬有禮的詢問道。


“還好。”陸雲溪微微一笑說道,“突然的遇到了歹徒,可是嚇死我了。”


倒在地上,連起都起不來的幾個壯漢默默流淚。


遇到她,他們才是倒黴的那個吧?


“這些家夥太壞了,一定要報官,讓衙門來懲治他們!”陸雲溪憤憤不平的說道。


“那是自然。”嚴景軒也沉著臉說道,“我都沒有想到,在我父親的治理之下,竟然還有如此惡徒,真是可惡。”


嚴景軒不動聲色的將自己的身份給擺了出來。


陸雲溪詫異的看向嚴景軒。


這人就是知府的兒子,那個何怡夢的表哥?


也就是說,這些人就是嚴景軒找來對付她的。


然後,他……這是不認識她啊,還是不認識這些惡徒?


陸雲溪心裏暗笑不已,這下好玩了。


那些倒在地上的人也全都傻眼了,不敢相信的盯著嚴景軒。


嚴景軒是不認識他們,但是他們認識嚴景軒啊。


他們就是被嚴景軒的人找來辦事的。


最後,怎麽嚴景軒還要把他們送到衙門裏去?


嚴景軒可不知道其中的奧妙,他看到陸雲溪看向他的目光,以為是她震驚於他的身份。


“姑娘莫怕,我的小廝就在附近。”嚴景軒才說完,他的小廝已經跑了過來,氣喘籲籲的喊著,“少爺。”


“正好,通知衙門,把這幾個惡徒帶到衙門裏去。”嚴景軒命令道。


小廝傻眼了。


嚴景軒不認識這幾個人,他認識啊。


少爺這是什麽意思?


前幾天才找人要教訓陸雲溪,現在又要幫陸雲溪把他們的人送到衙門裏去?


小廝是一肚子的疑問,問題是,在這樣的場合他是一個字都沒法問出口。


他隻能是憋在心裏,去衙門找人。


小廝離開了,陸雲溪笑著說道:“公子真是俠義,小女子佩服。”


嚴景軒見到陸雲溪對著他笑,他竟然有了一種飄飄然的感覺。


這就好像是喝了佳釀之後的微醺感覺,不,這感覺比喝了佳釀還要好上無數倍。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