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376章 效率太低了

第1376章效率太低了


“誒?”陸雲溪詫異的看著李天佑,“不認識嗎?”


“應該是最近過來的人,我讓人去查一下。”李天佑說完,直接的叫來自己的小廝,然後將那張素描畫像交給了小廝。


他吩咐了幾句之後,小廝小跑著離開。


等到李天佑回來,李天成剛想說話,他一肚子的疑問還沒有來得及問出口,就聽到李天佑問道:“溪溪,這個人怎麽你了?”


“搶我東西。”陸雲溪將事情的經過跟李天佑說了一遍。


李天佑臉色陰沉沉的,好似暴風雨要來之前的寧靜一般,壓抑的讓人有些喘不過氣來。


“查出來這人是誰,我會處理的。”李天佑隻是平靜的說道,話裏沒有半點火氣的意思。


但是,李天成卻聽出來了隱藏在平靜話語背後的疾風驟雨。


“看情況吧。”陸雲溪說道,“我看她的穿著打扮是個有錢人,但是,一般來說,隻是純粹的商人應該不會這麽囂張。她必然有靠山。”


“就看這靠山是不是咱們這回要處理的。”


“要是的話,就正好一起辦了。”


陸雲溪的話,讓李天佑唇邊泛起了淡淡的笑意:“溪溪說的是。咱們一起辦了,還省了我不少事情。”


“溪溪真是體貼。”


李天成無語的瞅著李天佑,天佑這家夥,到底是怎麽從剛才的問題中找到那個表揚的點的?


真的是沒表揚的機會,創造機會也要表揚。


厲害了。


“我能提個問題嗎?”李天成在一旁弱弱的開口。


他再不問的話,感覺自己要被憋死了。


“什麽?”陸雲溪奇怪的看向了李天成。


“剛才天佑說他不認識……難不成天佑認識這州府裏所有的人?”


李天成的話一說完,就接收到了陸雲溪跟李天佑看白癡一樣的眼神。


又被鄙視了。


李天成鬱悶。


不過,這樣的被鄙視,他早就習慣了,這次過來,他就是要虛心學習的,所以,他不怕被鄙視。


隻要學到了東西,愛怎麽鄙視就怎麽鄙視,他無所謂。


“我又說錯什麽了?”李天成好奇的問道。


“州府這麽多的人,天佑怎麽可能全都認識?”陸雲溪好笑的問著李天成,“大哥,你把天佑想得太神了吧?”


“那他剛才說不認識……”李天成鬱悶了。


“哦,那個啊。”陸雲溪恍然大悟的說道,“就是這州府裏重要的人,天佑肯定是認識的。”


“不然的話,我們來處理事情,連這裏重要的人物都不知道誰對誰,那怎麽行?”


“要是不認識的話,做事會很容易被牽製。”


“這幾天,大哥跟天佑出門溜達的時候,不就是在認人嗎?”


“大哥,你沒注意到?”陸雲溪的問話讓李天成無語的看向了李天佑,他惱怒的低吼,“天佑,你沒告訴我!”


李天佑無奈的看了看李天成說道:“我去了很多家商鋪,還有酒樓茶館。”


“咱們見了不少的人。”


李天成這回是真的鬱悶了:“你竟然是為了去認人的!”


“也不全是,也順便看看這裏商人的情況。”李天佑說道,“去一趟,隻做一件事情,這樣的效率太低了。”


李天成:“……”


摔!


不想跟天佑說話。


“那也不對啊。”李天成突然的想到了一個問題的關鍵,“咱們這些日子見到的都是男人,這個女人,你怎麽就確定以前沒在這州府裏?”


“萬一要是那些人的家眷呢?”


“這女子總不會經常的拋頭露麵,你也沒法去一一對應。”


李天佑突然的問道:“剛才我的畫像畫得如何?”


“栩栩如生。”李天成快速的說道,同時讚歎著,“我從未見過如此真實的畫法。”


“那就是了。”李天佑說道,“這樣的畫像會將一個人的特色全都展露出來,我就算是沒有見過本人。但是,在我的腦海中也是有印象的。”


“這人不是那些人的家眷。”


“那些家眷的模樣你都知道?”李天成驚了。


李天佑比他還要驚訝:“大哥,不然你以為旺安商行在這裏這麽多年是幹什麽的?隻做買賣嗎?”


“連這裏的人際關係都搞不清楚,我要他們有何用?”


李天成沉默了。


突然感覺自己好廢物。


“那個,天佑,剛才你的畫法叫什麽?”李天成決定還是找一些自己能理解的東西來聊吧。


“素描。”李天佑說道,“也算是人物畫像。專門用這樣的畫像來描繪人像,到時候,就不會認錯人了。”


“這樣的能力要是放在衙門裏,以後追捕犯人可是省事多了。”李天成激動的說道。


平日裏朝廷緝拿要犯的告示,那上麵的畫像還是不太容易辨認的。


要是有天佑這樣的畫像本事,可是能為衙門省不少的事情。


“我們書院已經在培養這樣的人了。”李天佑說道,“等到時候人學成了,就可以交給朝廷。”


“不過,這人一定要將朝中的蛀蟲給清理一部分再說。”


李天成連連點頭:“沒錯沒錯。”


“溪溪,別生氣,晚上給你做好吃的。”李天佑笑著哄著陸雲溪,“我剛學了這邊的一種小點心,做給你吃。”


“好呀好呀。”陸雲溪立馬笑開了,“我去給你打下手。”


“好。”李天佑當然是沒有拒絕。


兩個人就這麽開開心心的去廚房了,留下李天成一個人在屋中呆呆出神。


開什麽玩笑?


天佑過來這裏,不是很忙的嗎?


就這麽忙了,天佑還有工夫學怎麽做點心?


李天成感覺自己腦袋暈乎乎的。


完全是不知道怎麽反應。


他要找機會,問問天佑,天佑的時間到底是怎麽安排的。


等到用過了晚膳之後,李天成才終於將心中的疑惑給問了出來。


“我時間本來就多,大哥跟我不一樣。”李天佑聽完李天成的問話,忍不住笑了,“朝中的事情太過繁瑣,處處都需要大哥跟父親去操心,而我不一樣的。”


“怎麽會不一樣?”李天成可是不讚同李天佑的說法了,“旺安商行這麽多的事情,還有灰山經常弄出來新奇的東西,這些不都是需要時間嗎?”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