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373章 一氣嗬成

第1373章一氣嗬成


李天成眉頭緊皺:“旺安商行沒有辦法查出來?”


“大哥,咱們商鋪可是明麵上的。誰不知道旺安商行跟皇室的關係?”陸雲溪好笑的說道。


“就算是有什麽貓膩,也隻能是避開旺安商行。”


李天成懂了,算是知道為什麽天佑跟溪溪要這麽過來了。


“那咱們怎麽找?”李天成問道。


“在這裏等著就行了。”陸雲溪笑著說道,“當一個習慣形成了,讓他們放棄是不可能的。”


“咱們現在就是一塊兒肥肉,等著他們來咬就行了。”


李天成聽明白了。


如今他們就是來這邊找商機的商人,要想在這邊做買賣的話,必然要按著這邊的規矩走。


“天佑,你跟大哥好好的說一說情況。”陸雲溪決定把這個重任交給天佑了。


然後,她自己跑去開開心心的玩了。


她就喜歡不同的風土人情,在這邊逛一逛是相當有意思的。


反正她又不缺錢,各種買買買,真是舒坦。


“好漂亮。”陸雲溪看著簪子由衷的稱讚道。


“姑娘好眼光。”掌櫃的一見到陸雲溪,親自過來招待。


做買賣的人,那眼光自然是毒辣。


別看陸雲溪穿的衣服沒有多麽複雜的花樣,但是從麵料帶做工,掌櫃的就看得出來,這一身衣服可是不便宜。


這是有錢的主兒。


“這是我們這家鋪子最好的簪子,這做工是……”掌櫃的一通的吹噓,聽得陸雲溪是暈頭轉向的。


“我喜歡,要了。”陸雲溪快速的打斷了掌櫃的話。


她就是想買個東西,不想聽什麽介紹。


她對簪子的工藝沒什麽研究,隻想戴著好看就行了。


“好嘞,我這就給姑娘裝上。”掌櫃的沒有一點兒被打斷的不悅,反倒是笑嗬嗬的吩咐夥計拿錦盒過來。


簪子剛被裝到錦盒裏,旁邊突然的伸出來一隻手,一下子就將夥計手裏的錦盒給拿了過去。


“這簪子還真是漂亮呢。”身穿著鵝黃色衣裙的小姑娘開心的瞅著手裏的簪子。


她年紀也不大,也就比陸雲溪大個兩三歲的樣子。


嬌滴滴的穿著極為華貴,頭上的首飾更是精美非凡。


跟她比起來,陸雲溪可就要樸素多了。


“行,我要了。”小姑娘傲氣的吩咐著,“給錢。”


她身後跟著的丫鬟立馬開始掏荷包。


陸雲溪站在一旁,新奇的看著。


說實話,她真的沒見過在她麵前搶東西的。


這人可以啊。


好在鋪子裏的夥計沒有立馬屈服,而是實話實說道:“不好意思,姑娘,這支簪子,那位姑娘想要,她……”


“她付錢了嗎?”小姑娘微揚著精致的下巴,傲慢的問著。


“這……”夥計額頭有些冒汗。


掌櫃的一見,趕忙過來,對著小姑娘拱了拱手,陪著笑臉說道:“姑娘,那位姑娘先來的。而且已經要包好帶走了。”


“我們鋪子裏還有很多簪子,都挺漂亮的。”


“我不。”小姑娘幹脆的說完,目光不屑的掃了陸雲溪一眼說道,“我就喜歡這一支。”


“再說了,她看上了有什麽用?她買得起嗎?”


陸雲溪無聊的看著這個小姑娘,搖頭輕笑:“既然姑娘喜歡,就讓給你好了。”


一支簪子罷了,她沒有必要浪費時間跟個小姑娘置氣。


雖說這小姑娘看著比她年紀大,但是,她活了兩輩子的人,有必要跟這樣的小孩子計較嗎?


不就是一支簪子嘛。


沒必要。


“聽到了嗎?她都說她不要了。”小姑娘聽完陸雲溪的話,對著掌櫃的說道,“還不趕快給我裝上?”


“是,是。”掌櫃的一聽,趕忙的吩咐夥計去重新的裝一下。


隻要不吵起來,兩邊平靜解決問題就行。


他可是看得出來,這兩位姑娘家境都是很好。


那位年紀小一些的姑娘,明顯的家中教養更好。


先看中的簪子被人搶了都不生氣,可見,這家中的情況,比後來的那種還要好。


畢竟,有的是乍富的人家,哪怕是家中有錢,這小輩的教育……也就那麽回事。


當然了,這些都是掌櫃的自己在心中想想,他是不會表現出來的。


對於其他的人,他沒有必要多說什麽。


陸雲溪往鋪子外麵慢悠悠的走去,這家沒有看上眼的,她可以去其他家裏看看。


這麽大的州府,又不是隻有一家鋪子賣好看的簪子。


“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那支簪子,就胡亂的去拿。”小姑娘不屑的白了陸雲溪一眼說道。


她身邊的丫鬟自然是順著她家小姐說:“可不。可能是家裏沒爹沒娘,才這麽沒教養吧。”


陸雲溪往外走的腳步一下子就停了下來,轉身看著那個小姑娘。


她想再聽聽那個小姑娘怎麽說。


小姑娘見到陸雲溪停下,還轉身看她的時候,她不僅沒有訓斥自己的丫鬟,反倒是笑吟吟的說道:“這你都看出來了,真是有長進。”


陸雲溪眸色沉了下來。


這個小姑娘搶著買她看中的東西,也就算了,她不跟個小孩子計較。


但是,說她爹娘……


陸雲溪嗤笑一聲,真當她沒脾氣是嗎?


小姑娘說完了之後,根本就沒有理會陸雲溪,而是問著夥計:“我的簪子裝好了嗎?”


“好、好了。”夥計飛快的看了陸雲溪一眼,低著頭拿著裝了簪子的錦盒過去。


小姑娘吩咐了一句:“給錢。”


她的丫鬟跟她主子一樣的傲慢,問道:“多少錢?”


“是……”夥計的話還沒有出口,突然的眼前一花,手上一輕,錦盒易手。


“你幹什麽?”還是小姑娘最先反應上來,怒氣衝衝的盯著陸雲溪質問道,“你給我放下,這是我的東西!”


陸雲溪將錦盒打開,然後在小姑娘憤怒的目光中,將簪子拿了出來。


鬆手、抬腳,踩……


三個動作一氣嗬成,精致的簪子在陸雲溪的腳下直接被踩扁。


那精致的鏤空花樣,徹底的沒了模樣。


“你、你……”小姑娘被氣得渾身直哆嗦,指著陸雲溪大罵,“你敢毀了我的東西!”


陸雲溪笑眯眯的問著:“這東西是你的嗎?”


“你的銀子給到夥計手裏了嗎?”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