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366章 你現在知道了

第1366章你現在知道了


此時在宮中的李天佑,正含笑聽著李天成滔滔不絕的話:“天佑,你們去哪裏?要是遇到什麽好玩的東西,給我帶點兒回來。”


“具體去哪裏,還不確定,不過,總是要去商鋪看一看的。”李天佑說道。


“真不錯。”李天辰羨慕的感歎著。


“怎麽,你羨慕?”溍帝突然出聲問道。


“兒臣……”李天成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聽到溍帝說道,“既然你羨慕,那就跟著一起去吧。”


李天成吃驚的看了一眼溍帝:“父皇,您在說笑?”


“不,你的行囊,朕已經讓人給收拾好了,你明天可以跟著天佑他們一起出發。”溍帝絲毫沒有玩笑的話,驚得李天成直接的蹦了起來:“父皇,您是認真的?”


“君無戲言。”溍帝說完,不管那個完全蒙圈的大兒子,而是看向了李天佑,說道,“天佑,帶你大哥出門,你就多照顧照顧他。”


“兒臣明白。”李天佑點頭,並沒有什麽意外。


身為太子,總是在京城,沒有到民間曆練過,確實是不太行。


見不到民間的疾苦,隻是聽著大臣們在朝堂上的說辭,不親眼見一見,走一走,感受一下真正的民間生活。


李天成以後就算是坐上了那個位置,恐怕也是沒法真正的體會到百姓的艱難。


當一國之君感受不到百姓的苦,那麽,他又怎麽為百姓真心著想?


哪怕是李天成真的想為百姓做事,可惜,根本就做不到點子上……那樣的話……就算是李天成想做以為明君,最後,恐怕到了百姓的嘴裏,也隻是個昏君。


李天佑跟溍帝確定好了時間之後,直接出宮,他還要回去再準備準備。


等到李天佑離開了,李天成這才茫然的問道:“父皇,兒臣這是要跟著天佑出宮嗎?”


“對。”溍帝幹脆的回答,讓李天成一陣的無語,“兒臣怎麽不知道?”


“你現在知道了。”溍帝道。


李天成:“……不是,父皇,這事情您是不是應該先告訴兒臣一聲,讓兒臣好有個心理準備?”


這也太突然了吧?


“你留下京城做什麽?等著看定國公跟戎北王的子女各種鬥法嗎?”溍帝問道。


“啊?”李天成茫然的瞅著溍帝。


這事情怎麽扯到了定國公跟戎北王的子女身上了?


“你還沒看出來,雲娘的事情,分明就是戎北王那三個子女做出來的。”溍帝冷笑一聲說道。


“他們倒是好本事,在京城短短的時間內,就拉攏到了人,為他們做事。”


他就說戎北王肯定不會善罷甘休,不會這麽輕易臣服的。


果然,這派來當質子的子女,一個一個全都不是省油的燈。


李天成這才聽明白,驚問一聲:“父皇,您的意思是說那個大臣是戎北王的子女收買的。然後,嫁禍給了定國公?”


溍帝沒有說話,但是,看向李天成的目光裏滿是鄙夷。


李天成無奈的看著溍帝:“父皇,這事情也太繞了。兒臣沒有想到,也情有可原……您別拿天佑溪溪跟兒臣比,他們兩個不正常。”


溍帝被李天成的話給氣笑了:“天佑溪溪怎麽就不正常了?”


“他們兩個的心思,根本就不是小孩子的心思,太早慧了。”李天成重重的歎息一聲,“兒臣就是個正常人,跟他們比不了。”


“你知道自己想不了這麽多,以後,有什麽事情,就應該多問問天佑,聽聽天佑的意見。”溍帝叮囑道。


“天佑無心朝堂上的事情,但是,你若是問的話,他肯定會告訴你的。”


李天成得瑟的說道:“那是肯定的,天佑可是兒臣的兄弟。”


“這事情,也不過就是定國公跟戎北王子女在鬥法,不會傷及朝廷跟兒臣,所以,天佑才沒有跟兒臣特意的說。”


溍帝被李天成這模樣給逗笑了:“你就這麽信任天佑?”


“那必然的。”李天成拍了拍胸口說道,“天佑那是恨不得連旺安商行的事情都不要管了,隻要陪著溪溪就好了。”


“他之所以還做這麽多事情,無非就是想為溪溪弄一個舒服的地方待著。”


“溪溪不喜歡麻煩,天佑自然不會做多餘的事情,讓溪溪見到麻煩。”


李天成笑嗬嗬的說道:“別人盼著天佑跟兒臣起衝突……其實,他們根本就不知道,天佑是恨不得遠離朝堂。”


說到這裏,李天成無奈的輕歎了一聲:“其實,朝中的事情真的挺麻煩的。”


溍帝麵色一沉的說道:“麻煩也是你的責任。”


“兒臣知道。”李天成趕忙的保證道,“兒臣一定會努力。”


溍帝見到他話語真誠,態度懇切,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這就對了。”


“這次跟天佑溪溪他們出門,你好好的看一看,民間並非隻存在於你的書本之中。”


“是。”李天成抱拳行禮道,“隻是……父皇,既然您有這個打算,為何不早點兒告訴兒臣呢?”


“早說了,你以為天佑會帶你去?”溍帝白了李天成一眼。


李天成一呆,隨即反應過來了:“天佑除了是避開定國公跟戎北王子女的紛爭之外,更重要的是可以跟溪溪出門玩吧?”


“我可是知道,忠勇侯回來之後,把溪溪接回了忠勇侯府。平日裏,忠勇侯還防著天佑呢。”


李天成幸災樂禍的大笑起來:“天佑整天的粘著溪溪,粘得不行,如今被未來的老丈人給隔開了。他估計都要急瘋了。”


李天成嘖嘖感歎道:“這定國公要不是一直針對天佑的話,估計天佑都會送一份厚禮到定國公的府上,感謝定國公成全他,讓他有理由可以跟溪溪有單獨相處的機會。”


溍帝笑罵道:“你這件事情看的這麽仔細,其他的事情,你就不能想得一樣通透?”


“朕看你就是心思沒放到正路上。”


李天成怏怏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父皇,您可真的是冤枉兒臣了。”


“是不是,你自己心裏清楚。”溍帝冷哼了一聲,“明日跟天佑他們出門,一切都要仔細。這樣的機會不多。”


“是。”李天成點頭應道,“兒臣確實是沒什麽離開京城的機會。”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