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363章 裝得好一些

第1363章裝得好一些


陸雲溪不痛快了,他心裏就能舒服一些。


“這個你要怎麽解釋?”定國公緊緊逼問著。


這件事情絕對不能讓陸雲溪蒙混過關。


陸雲溪無語的瞅著定國公,就跟看白癡一樣的看著他:“這話又不是我說的,你問我幹什麽?你問雲娘去啊!”


定國公一噎,氣得惡狠狠的瞪了陸雲溪一眼,然後,轉頭問著雲娘:“既然你是被強迫去陸家的,有什麽冤屈,你講!”


“是。”雲娘終於找到了可以為她做主的人,激動的應著。


男子一家也紛紛說著:“雲娘,你說,大老爺肯定會給你做主的。”


“不會讓咱們被惡人欺負。”


“你有什麽委屈,就說出來。”


雲娘沒有立馬說話,而是對著府尹重重的磕了一個頭,說道:“大老爺,求您給民女做主。”


“你講。”府尹沉聲說道。


如今這情況有些麻煩啊。


雲娘自己都承認了,她是被強迫的。


他隻能聽聽看,雲娘怎麽說了。


“求大老爺做主,不要讓我的哥哥他們繼續的欺負我。”雲娘一句話說出來,讓大堂上瞬間安靜無聲,落針可聞。


傻了!


全都傻了!


陸學善可是知道內情的人,雲娘的事情出來了,他還跟自己娘一起去了二哥家裏,親眼見過,親耳聽到的。


當時,那雲娘可是口口聲聲的說過,她跟他二哥有過一些什麽。


那個時候,雲娘就是那種要設計他們家的,現在……這是怎麽回事?


怎麽突然的反口,說起她自己的家裏人了?


陸學善糊塗了。


他下意識的就看向了自己閨女。


一看之下,陸學善心裏的疑惑就散了。


看溪溪跟天佑的神情,分明沒有半點兒意外,可見,雲娘會這麽回答,都在他們的預料之中。


隻是……他們兩個小家夥到底是怎麽做到的?


沒見到溪溪怎麽去過她二伯家裏,就去了那麽一兩次,也不至於就這樣改變了雲娘的想法。


能直接接受任務孤身深入“敵營”,就這一點,足可以證明,雲娘是個心誌堅定的人。


所以,溪溪到底又做了什麽?


陸學善隻是心中不解,定國公那邊則是感覺到五雷轟頂。


剛才那個雲娘說的是什麽?


他聽到消息之後,巴巴的跑過來,最後就得到這麽一個結果?


還有比這個更可笑的事情嗎?


轟的一聲,衙門口的百姓瞬間爆發出來的議論聲實在是太大了,就好像是滾燙的油鍋裏被潑了冷水似的,直接炸了。


這巨大的聲音,讓嚇呆的府尹回過神來,厲聲嗬斥:“肅靜!”


隨著府尹的嗬斥,衙役們高聲一喊,巨大的官威讓百姓嚇得立馬閉上了嘴巴。


這一出鬧出來,男子一家人終於是反應過來剛才雲娘話裏的意思,男子怒斥道:“雲娘,你胡說八道什麽?”


“我們怎麽欺負你了?”


“你們總是逼迫我做事,為了讓我給家裏幹活兒,都不讓我嫁人。”雲娘雙眼含淚的控訴著自己家裏人的惡行。


“這些年,爹娘是我伺候,你們娶了媳婦兒也是我伺候,你們的孩子也是我來帶。”


雲娘的話說出來,讓百姓們不僅同情起來她,這也太慘了。


雲娘的家裏人,太欺負人了。


家中老人習慣的偏疼兒子,讓女兒多做一些活兒,家家都有這個情況,但是,說,為了讓女兒幹活兒都不讓女兒嫁人……這不是害了女兒一輩子嗎?


“更可惡的是,就在前不久,他們讓我去詆毀陸學誠,說我跟陸學誠有過……有過其他的事情,非要讓我訛上陸學誠。”


“胡說!”


“大人,她胡說!”


男子及其家裏人趕忙的反駁,否認雲娘的話。


“我是不是胡說,你們心裏清楚。”雲娘眼淚唰的一下流了下來,“我要是不去的話,他們就要打死我。”


“我隻能過去。幸好陸姑娘知道了我的苦衷,去跟他們簽了賣身契。”


“我寧可自己為奴為婢,也好過在我那個家裏,過的不像個人。”


雲娘越說越是難受,嗚嗚的哭了起來:“他們想讓我做什麽就做什麽,根本就不拿我當人。”


“我要是沒遇到陸姑娘,遇到了其他人……我的下場、下場……”


雲娘說不下去了,但是,她沒說完的話,別人也都聽明白了。


要是沒遇到陸雲溪,遇到的是別的人家。


人家有權有勢,被一個莫名其妙的女人突然的貼過來,最正常的反應,那肯定是先把這個人給抓起來,好好的審問審問。


有的那處事剛幹脆的,直接就把雲娘給處理了。


命都沒了,還有什麽?


這不用問了,一看就是一個陷阱。


陸雲溪他們當時要是把雲娘給處置了,最後一定會惹上一身麻煩。


雲娘就是那個餌!


“大人,現在可以好好的調查一下了,到底是什麽人要利用無辜的雲娘,陷害我們。”陸雲溪笑眯眯的目光落在了男子他們身上,讓他們下意識的打了一個寒戰。


明明陸雲溪長得那麽美,笑起來的時候,更是好看。


但是這樣的目光,此時,讓男子等人覺得好像是冰冷的刀子一般,狠狠的紮在了他們身上。


第一次,他們感覺到死亡距離他們這麽近。


“來人,把他們押下去!”府尹沉聲道。


“大人,我們是被冤枉的!”男子趕忙大叫起來。


“是不是冤枉的,本府自然誰調查清楚。”府尹道。


“雲娘,你可以能這樣害我?”男子被衙役押著,他不服氣的掙紮,雙眼赤紅,惡狠狠的盯著雲娘。


那神情,分明就是恨不得要活撕了雲娘。


陸雲溪慢悠悠的開口:“就這樣,還敢說你平日裏對雲娘很好?”


男子一僵,周圍百姓議論聲再起。


“要裝啊,就裝得好一些。就你這樣的,找你辦事的人,也沒拿你當什麽重要的東西。也就是一個利用完了就扔的。”陸雲溪慢條斯理的說道,“你看看你被關起來,有沒有人肯來救你。”


男子冷汗都下來了,但是,他還是不死心的否認:“你、你在說、說什麽?我、我聽不懂。”


話都磕巴了,顯然,他是真的怕了。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