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362章 是被迫的

第1362章是被迫的


這事情可不是齊王殿下引起來的。


這可跟普通的作威作福不同。


府尹倒是沒多想什麽,隻是安靜的等著。


好在路上並沒有耽誤什麽,估計是在陸學誠的家裏也很順利。


衙役很快的帶著雲娘過來了。


雲娘進來之後,跪著的男子立馬帶著哭腔的喚了一聲:“雲娘。”


雲娘飛快的看了一眼自己家裏人,然後過去給府尹行禮。


既然當事人都到了,府尹直接問道:“雲娘,你可是被迫到了陸家的?”


“是。”雲娘的一句話出口,男子眼底閃過了興奮的精光。


衙門口看熱鬧的百姓可是炸了鍋了。


怎麽回事?


旺安商行一直都是在為百姓做好事,更別說他們每年售賣的種子,還有現在給他們的種植指導,這些都是讓大家夥心裏感激的。


陸雲溪的二伯怎麽會是那樣的人?


強搶民女?


這、這不可能吧。


門口的百姓懷疑的目光落在了男子跟雲娘的身上,還有不少人,則是看向了定國公。


定國公一直都針對旺安商行,這樣的話,會不會這些人就是定國公安排的?


剛才陸雲溪說的對,為什麽苦主還沒說話,定國公就全都替苦主們做主了?


怎麽看,怎麽都像是定國公在主導著一切。


有看熱鬧的百姓反應了上來,跟身邊的人,小聲的說著自己的猜測,然後,很快的,定國公就感受到,眾人憤怒的目光全都落在了他身上。


定國公突然感覺到了一種百口莫辯的憋屈。


他什麽都沒有做,就是聽說了這件事情,他忍不住想過來看看,想出口惡氣。


哪裏想到,他想看陸雲溪的熱鬧,最後,反倒有一種掉進了坑裏的感覺。


這是怎麽回事?


定國公疑惑的看向了陸雲溪,這件事情該不會是陸雲溪他們設計的吧?


這個念頭才剛冒出來,定國公就理智的給否決了。


雲娘的事情也是很久之前的了,再說了,後來各家書院交流,以及其他的問題,都是他自己突然想到的。


陸雲溪就算是再神,也做不到未卜先知。


隻能說,陸雲溪實在是太有心機了。


平日裏就知道收斂民心,如今,這些百姓都被她給騙了。


好在他清者自清,這件事情又不是他做的,他怕什麽?


定國公坦蕩蕩的坐在椅子上,無懼的看著陸雲溪。


他的這個反應,他以為自己是一身正氣,沒有半點心虛,就可以讓百姓們知道,這事情跟他沒有關係。


但是,他哪裏想到,百姓們完全不是這麽想的。


有人小聲的低語:“到底是定國公,就算是害人也能這麽無所謂。”


“可不,平日裏,他們那樣的人,什麽時候把咱們這樣的普通人當人?”


“別說是咱們了,沒看到陸姑娘經常被陷害被針對嗎?”


“以前是找茬兒,現在直接上衙門來告陸姑娘了。”


衙門口的百姓說話聲音很小,他們可不傻,自然知道得罪了定國公,他們可是要倒黴的。


所以,他們就算是說話,也都是極其小聲,隻有他們身邊的人能聽到。


定國公隻看到那些百姓在交頭接耳,並不知道他們說什麽。


他現在更在意雲娘的說法:“你當真是被強迫進了陸家的?”


雲娘點頭:“是的,大人。”


男子一聽,直接的哭了出來:“雲娘,是哥哥對不起你。哥哥沒本事啊,讓你被人欺負了。”


說著,男子跪著膝行過去,一把拉住了雲娘的手。


“你這些天在陸家過的是什麽日子啊?你看看你這手粗的,他們有沒有拿你當人啊?”


男子嗚嗚的哭著,雲娘的家裏人更是哭作一團,一個個的全都在為雲娘鳴不平。


府尹被他們哭得頭痛,忍不住一拍驚堂木:“安靜!”


這一下子,驚得男子等人立馬閉嘴,那哭聲被生生的嚇了回去。


“這事情,還是要陸雲溪給個說法。”定國公盯著陸雲溪說道,“你有沒有什麽想說的?”


陸雲溪好笑的問道:“我有什麽好說的?”


“你們強迫雲娘入陸家,現在還虐待她,你們到底想幹什麽?”定國公怒叱的質問起來,“天子腳下,你們眼中還有沒有王法?”


陸雲溪幽幽歎息一聲,說道:“定國公,你真的是老糊塗了。”


定國公眉頭緊皺,怒氣衝衝的盯著陸雲溪,冷叱道:“都到了這個時候,你還要狡辯?”


“你以為這樣的詆毀老夫,就可以掩蓋你們的罪行?”


陸雲溪無奈的歎氣:“定國公,我說的誰實話。”


“老夫就算是糊塗,也不會做出你這樣仗勢欺人的惡事來。”定國公眼裏的訓斥道,“做錯了事情,不知道認錯悔改,反倒詆毀老夫。你們果然是冥頑不靈!”


“冥頑不靈的人是你吧?”陸雲溪反唇相譏,問道,“你傻不傻?剛才那些人說我二伯什麽?”


“強搶民女!”定國公咬牙嗬斥。


“對啊,搶去給我二伯當妾,現在又說雲娘在我二伯家的的日子不好過,手粗了。”陸雲溪嘿嘿冷笑,問道,“你看看他們的穿著,一個一個,是富裕人家嗎?”


隨著陸雲溪的話,眾人的目光落在了男子一家人身上。


果然,他們身上的衣服雖然還算是幹淨,但是也都是打著補丁的。


一看就知道他們的家境不好。


“這樣的人家,雲娘在家裏被嬌養著?”陸雲溪嘲諷的盯著定國公問道,“這樣明顯的謊話,你信嗎?”


“雲娘這個年紀,她哥哥怎麽可能沒成家?她年紀的話,在京城裏,大部分的姑娘都嫁人了。她為什麽沒嫁人?”


“這事情,定國公你就自己沒琢磨過嗎?”


這回不用別人解釋了,衙門口的百姓全都聽明白了。


男子那家說的話,完全就是前後矛盾的。


也就是說,他們的話根本就不可信。


定國公臉色忽青忽白的,突然的說道:“剛才雲娘自己說的,她是被強迫去了你們陸家的。”


“這個你要怎麽解釋?”


定國公現在也明白了,雲娘的事情,肯定是有人在給陸雲溪他們下套。


但是,他不管是誰給陸雲溪他們下的套,他現在就需要陸雲溪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