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357章 別人學不了

第1357章別人學不了


“唉……這事情真是……怎麽說呢?”溍帝重重的歎息了一聲,說道,“讓人送一些補品給定國公吧。”


“這兩個孩子簡直是太胡鬧了。不管怎麽說,定國公也是老人,年紀大了。他們也應該讓著點兒定國公。”


“算了,這孩子不懂事,朕這個當父親的,替他們善後吧。”


劉福感覺自己的腰哢的響了一聲,差點兒沒給閃斷了。


陛下現在給定國公送補品過去的話,定國公隻會感覺更生氣吧?


怎麽看陛下這送補品的意思,分明就是知道齊王殿下跟陸姑娘做了什麽時候之後,還堅定的站在齊王殿下他們那邊。


“去準備吧,定國公到底是大溍的老臣,可不能耽誤。”溍帝吩咐道。


劉福趕忙的彎腰:“是。”


不管了,陛下怎麽吩咐,他就怎麽去做吧。


劉福去找了補品,將單子交給溍帝過完目之後,這才帶著補品跟單子去了定國公府上探望定國公。


劉福去的時候,自然是大張旗鼓的去的。


京城中,那有些人肯定是在第一時間就知道了陛下送了補品給定國公。


至於他們心裏怎麽琢磨的,劉福就不管了,他隻管完成陛下的囑咐就成了。


定國公還病著,自然是不方便來接旨的,他的兒子將陛下賞賜的補品接了下來,千恩萬謝的叩謝了皇恩浩蕩。


送走了劉福之後,定國公的兒子一臉苦澀的去將事情稟報給了定國公。


定國公聽完,仰頭大笑:“陛下、陛下……老臣不服!”


他不明白,為什麽他為大溍做了這麽多,現在李天佑分明就是不安好心,陛下竟然還看不出穿?


定國公難受的病情愈發的重了。


就這樣,一連幾天定國公都沒有上朝。


定國公在府中養病,並不耽誤旺安商行書院繼續招生。


他們那招生的辦法很快的就被所有人都知道了。


袁玉山知道了,跟齊博康感慨著:“齊叔,您說,天佑跟溪溪這小腦袋瓜到底是怎麽長的?這樣的辦法都想的出來。”


齊博康撫須道:“有錢。”


“啊?”袁玉山一時沒反應上來。


他跟齊叔說的話,有什麽關係嗎?


怎麽他問的話,齊叔給出這麽一個答案來?


齊博康看了一眼袁玉山那茫然的反應,就知道這家夥根本沒聽懂他的意思:“我是說,天佑跟溪溪有錢,所以,他們才能弄出來這個辦法。”


“別的人,就算是有心想這樣做,但是,也做不到先給那些教書先生墊付銀子的地步。”


“你要知道,遍布大溍個個地方的書院,這裏麵需要多少的老師。”


“更何況,那裏麵的老師不僅僅是教考取功名的書籍,教授的東西太多太雜,這光是給老師的費用,就是一筆很大的支出。”


“整個大溍,除了旺安商行之外,還有誰能拿得出來這麽多銀子?”


袁玉山這才聽明白齊博康的意思,跟著點頭附和道:“可不是嘛。這也就是天佑跟溪溪有本事賺錢。”


“不過,齊叔,你這麽說,我可是有點兒不讚同了。”袁玉山笑嗬嗬的說道,“其實,天佑跟溪溪也不見得全都給那些教書先生銀子。”


“那些書院裏,很多教授本事的人,就是旺安商行的人。天佑跟溪溪他們兩個可以給那些人其他的補償。”


齊博康搖頭:“天佑跟溪溪絕對不會做這樣的事情。”


“你看他們行事風格就知道了,他們在每次做事的時候,都不會虧待跟他們合作的人。”


“就是因為這份互惠互利,才會讓很多人死心塌地的跟著溪溪天佑。”


齊博康十分讚同天佑跟溪溪的做法:“他們才是做大事的人,不會因為眼前的利益,自斷財路的。”


袁玉山哈哈大笑:“那是肯定的。”


“這兩個小家夥就是本事,什麽事情都能想到別人前麵去。幸好其他的書院沒這想法。不過,他們這個方法一出來,恐怕就會被別人學了去。”


袁玉山的擔憂,齊博康隻是覺得好笑:“這個辦法,也就旺安商行的書院能用,其他的書院還真的沒辦法。”


“為什麽?”袁玉山這回是不明白了。


“因為他們學的東西不一樣。”齊博康瞪了袁玉山一眼,這個家夥就不能動動腦子嗎?


如此明顯的事情,還需要問為什麽?


袁玉山被齊博康瞪得是心裏發虛,他仔細的琢磨了一下,這才反應過來。


他猛地一拍桌子,驚呼道:“是了。溪溪天佑他們教給那些百姓的,很多都是謀生的技能。”


“學成了之後,很快的就能賺錢。自然那學費可以分期還給書院。”


“其他的書院可不行了。那些學生都是要考功名的。”


“這考功名的事情誰說得準?”


“運氣好了,可以考中。運氣不好的話,這一輩子也就那樣了。”


“書院要是先賒了束脩,到時候,找誰要回來?”


“難怪定國公這病情越來越不好了。要是我的話,估計也能被氣吐了血。”


袁玉山笑得那叫一個興奮,定國公真的是栽了。


“定國公可不是坐以待斃的,等著看吧,還不知道他要做什麽。”齊博康倒是沒那麽樂觀。


隻是覺得,定國公會越來越生氣,萬一要是氣糊塗了,做下什麽糊塗事的話……大溍恐怕要亂了。


這段時間,定國公在自己府中養病,但是,大溍內,旺安商行的書院,可是全都招滿了學生。


就這個,還都是挑挑選選,讓其他想來學東西的人,等第二批第三批再來。


旺安商行書院招生有個原則,一半招收交束脩的,一半是先賒欠的。


這樣的舉動,讓溍帝可是在早朝的時候,狠狠的表揚了旺安商行一番:“……要是人人都像旺安商行這樣,為大溍分憂,大溍何愁不繁榮?”


站在陛下這邊的大臣,自然是覺得與有榮焉。


至於定國公那邊的大臣,可是心裏發毛。


他們有的擔心自己的前程,有的則是擔憂自己是不是站錯了隊。


怎麽現在看來,定國公的情況越來越不妙呢?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