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356章 真的是累了

第1356章真的是累了


“陸雲溪,你是不是忘了什麽?”定國公在一旁臉色不好看的問道。


“忘了什麽?”陸雲溪不解的問道。


“老夫是找人來問事情的,不是讓你來認親的。”定國公沒好氣的說道。


“你可真是麻煩,我們說兩句話還不行嗎?”陸雲溪白了定國公一揚。


“小姐,我把這個老家夥扔出去!”田大力立馬站了過去,就要對定國公動手。


“放肆!”定國公身邊的人利叱一聲,上去就要抓田大力。


田大力才不在乎這個,他別說是有一身的力氣,就算是沒這本事,有人欺負小姐,他也要擋在小姐跟少爺前麵。


“田大力,住手。”陸雲溪說了一句,“這人你可得罪不起,這位是大溍堂堂定國公。”


田大力一聽,倒是真的站住了。


他是沒認識幾個字,但是,並不代表他傻。


他是聽出來了,小姐在維護他。


而且,這個時候,他動手的話,不僅幫不了小姐,說不定還會給小姐惹麻煩。


田大力站在了一旁,但是,依舊虎視眈眈的盯著定國公。


那意思,但凡定國公有點兒舉動,他就能不管不顧的衝過去。


定國公怎能聽不出來陸雲溪話中的譏諷,他根本就不在意這點小細節。


“田大力,老夫問你,你來書院學東西,可曾交過銀子?”定國公直截了當的問道。


他甚至連束脩這兩個字都沒有說,生怕田大力這樣的莽漢聽不懂。


“沒交啊。”田大力憨直的說道。


他話才說完,突然的看到了定國公臉上那古怪的笑容。


明明都是笑,怎麽這個定國公的笑就看得他渾身別扭呢?


不過,他這樣的身份,顯然是沒有資格質問定國公的。


他要是說話了,很有可能給小姐少爺帶來麻煩。


田大力是憋著氣,站在那邊,不善的盯著定國公。


定國公感慨著說道:“到底是旺安商行啊,果真是財大氣粗。隻不過,陸雲溪,你的大話真的說早了。”


“大話?”陸雲溪好笑的斜睨著定國公,“我可是從來不說大話的。”


“從最開始到現在,我們都是一步一步穩紮穩打的。”


“穩紮穩打?也許是以前,這次你不是口口聲聲說,你們書院也會賺錢。錢呢?不要學生交錢,你們不就是想弄出來一個虛假的繁榮假象嗎?”定國公譏諷的盯著陸雲溪。


“現在證人證據都擺在眼前了,你們還想抵賴?”


“證人證據?”陸雲溪糊塗了,“哪裏?我怎麽沒有看到。”


定國公被陸雲溪的無恥給生生的氣到了:“他就沒交錢,都能來學東西,這還不是證據證人,那什麽是證人證據?”


“你說這個啊?”陸雲溪恍然大悟的看著定國公,隨後,露出來哭笑不得的神情來,“定國公,麻煩你以後給什麽事情下定論,先確定好了所有的證據再說行嗎?”


“你問問田大力,他為什麽不交錢?”


定國公眉頭一皺,心裏有些疑惑,但是為了確實將陸雲溪懟得無話可說,他問著田大力:“你為什麽不用交錢?是不是書院決定免費讓你來學東西?”


“定國公,你這有點兒太過分了。”田大力不高興的瞅著定國公。


按理說,他就是一個普通的百姓,別說是見到定國公這樣位高權重的大人物了,就是見到那衙門裏的衙役,他都能嚇得腿肚子轉筋。


但是,田大力這個時候一點兒都不害怕定國公,相反,他心裏還憋著一肚子的氣。


小姐少爺這麽好的人,定國公竟然處處的針對他們,這個定國公就是個壞人!


有了這股子火氣,田大力說話也顧不得什麽定國公的身份了。


“小姐少爺已經幫了我們很多了,怎麽可能不用交錢?”


田大力的話,讓定國公眉頭皺了起來,他也不在乎田大力話裏的冒犯,而是嗬斥道:“你剛剛才說沒有交錢……”


“我是現在沒交錢,但是,以後,我學成了在外麵幹活兒賺錢了,還要分期還給書院的。”田大力快速的打斷了定國公的話。


“小姐少爺肯教給我們討生活的本事,對我們來說就已經是大恩了。你還想讓小姐少爺都不收錢,你怎麽就這麽狠呢?”


“你要是想逼著人家做好事,你怎麽自己不做?”


田大力嘴裏的聲聲抱怨,定國公根本就沒聽見去。


他光注意田大力嘴裏那句重點問題了:“分期還?陸雲溪,你這是什麽意思?”


“意思就是說,普通的百姓,家裏拿不出來銀子的,可以先來學東西。我們先把學費賒給他們。”陸雲溪笑眯眯的耐心解釋道。


“等到他們學成了,然後出門幹活兒了,再一次還一些一次還一些,慢慢的還上就成了。”


“百姓們的日子都不好過,一下子讓他們拿出來這麽多錢,怎麽可能?所以,我們就先賒賬了。”


定國公隻覺得腦子裏轟的一下,有什麽東西炸裂開來。


一陣的天旋地轉,定國公就聽到身邊自己的手下驚呼一聲,隨後,他一點意識都沒有了。


等到定國公再醒過來的時候,已經身處自己的臥房,呼吸間,聞到的都是濃濃的中藥味。


“爹,您醒了。”


定國公轉頭一看,自己的兒子孫子都在身邊。


他一動,他的大兒子趕忙過來,將他扶著坐好,給他一杯溫水,讓他潤潤喉。


“爹,您這是怒火攻心。大夫說,您要靜養。”


定國公聽著自己大兒子的話,乏力的擺擺手,他一句話都不想說,隻想自己安靜安靜。


定國公的脾氣,他家裏人是都清楚的,趕忙的退了出去,不打擾他休息。


等到人都離開,定國公疲憊的閉上了眼睛。


他真的是累了。


宮中,溍帝驚訝的盯著劉福問道:“定國公,又病了?”


劉福躬著的身子微微一僵,陛下的這個“又”字,用得可真是妙啊。


“是啊,陛下。那定國公在跟齊王殿下陸姑娘見了麵之後,又病了。”劉福據實回稟道。


溍帝感慨的輕歎一聲:“這定國公也是的,年紀不小了,明知道自己說不過溪溪跟天佑,怎麽還非要湊過去,自己給自己找不痛快?”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