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354章 弄虛作假

第1354章弄虛作假


“我為什麽砸門,陸雲溪你不清楚?”定國公才不上陸雲溪的當,反唇相譏,“你們要不是心虛的話,為何會害怕我砸門?”


“不讓你砸門就是心虛了?你這是哪裏得出來的荒謬結論?”陸雲溪好笑的問道。


“要是按著你這麽說的話,明天我就讓你去你家砸門。你要是害怕的話,你就是心虛。”


定國公眉頭重重的擰了起來:“陸雲溪,你不用跟我在這裏做什麽口舌之爭。你們弄虛作假以為有什麽意義嗎?”


“你們想騙誰?”


“你們是騙不過老夫的!”


“你們妄想用這個來蒙騙陛下,老夫是肯定不會讓你們得逞的。”


陸雲溪無語的瞅著定國公:“你這腦子到底是怎麽長的?自己腦補的東西是不是太多了?”


定國公還沒說話,書院的小門一開,剛才把小門快速關上,差點兒把定國公鼻子給拍扁的人走了出來,他身後還跟著以為老者。


“院長,剛才就是這個人,自稱是定國公。”


書院院長看了一眼門口的人,他沒有理會定國公,而是先跟李天佑陸雲溪打招呼:“少爺,小姐。”


“院長。”李天佑跟陸雲溪微微頷首。


書院院長看了一眼定國公,拱手道:“沒想到是定國公大駕光臨,真的是讓學生想不到。”


書院院長現在沒有在朝為官,但是也是有功名的。


自稱一聲學生,還是可以的。


沒有必要在定國公麵前自稱草民。


“你們……”定國公才說了兩個字,陸雲溪突然恍然大悟的一拍手,打斷了定國公的話,“剛才你關門進去,是為了找院長啊?”


剛才開門的人連連點頭:“是啊,小姐。”


“這個人突然冒出來,說他是定國公。我又不知道定國公長什麽模樣,自然是要去請示院長。”


陸雲溪轉頭,似笑非笑的看著定國公說道:“定國公,這就是你所謂的心虛。”


定國公臉色有些難看:“什麽都是你們自己說的,誰能證明什麽?”


“無所謂,反正你喜歡胡思亂想,又不是這麽一件事情了。我們都習慣了。”陸雲溪是沒追究那件事情,但是,她說出來的話,讓定國公感覺到分外的不自在。


“陸雲溪,你少說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你們弄一些人,在裏麵冒充學生,你以為這樣就可以蒙混過關嗎?”定國公不想繼續談論剛才的事情,隻想直接說最主要的問題。


他過來可是不是為了跟陸雲溪瞎扯這些沒用的東西的。


“蒙混過關?”陸雲溪笑了,不解的問道,“我們蒙混過關什麽?我們旺安商行自己開的書院,我們想怎麽開就怎麽開。沒聽說,我們出錢出力,最後還要做給誰看的。”


“陸雲溪,咱們還是明人不說暗話了。你們不就是想做給陛下看嗎?”定國公冷冷的叱問道。


“讓陛下以為你們的書院真的不錯,可以真的改善百姓的生活。”


“你以為你弄一些假學生,就可以騙過陛下嗎?”


“我是絕對不會讓你們得逞的。”


定國公的義正詞嚴,弄得陸雲溪無奈的搖頭,就跟看白癡一樣的看著定國公:“你要是不相信的話,你就自己進去看看。”


“看看裏麵的人是不是真的學生。”


“你還敢讓老夫看?”定國公倒是有些詫異,沒想到陸雲溪竟然這麽大膽。


陸雲溪笑道:“為什麽不敢?這又不需要弄虛作假,有什麽好不能讓你看的?”


“院長,你帶定國公去看看。”陸雲溪是同意了讓定國公去看,並不代表她喜歡給定國公當向導。


搞笑了。


作為敵對的雙方,她沒把定國公打出去就已經很給他麵子了。


還親自帶著定國公去看?


定國公可是沒這麽大的麵子。


“小姐放心,我可以帶著定國公去看。”書院院長笑著應了下來,他轉頭對著定國公說道,“定國公,請隨學生來。”


定國公沉著臉,目光冷冰冰的掃了陸雲溪跟李天佑一眼,隨後,哼了一聲,跟著書院院長走了進去。


陸雲溪無奈的搖了搖頭,對著李天佑說道:“看把他得瑟的,真是莫名其妙。”


李天佑淡淡的開口:“井底之蛙。”


李天佑這話說的時候,定國公已經進了書院,聽不見,自然也就沒有反應。


但是跟著定國公來的手下跟小廝,可是聽得清清楚楚的。


隻是,他們不能說什麽。


那可是齊王殿下,他們能說什麽?


敢說什麽?


他們隻能是垂下頭,當做沒有聽到。


“進去坐。”李天佑對著陸雲溪說道。


這一路趕過來,溪溪可是累了的。


“好呀。”陸雲溪當然是沒意見,兩個人進了院子,到了休息的屋子裏去坐一會兒。


至於定國公那邊,一看則是看了半個多時辰。


陸雲溪等得都快睡著了,定國公這才陰沉著臉,從外麵進來。


陸雲溪正困得要死,但是一見到定國公進來,她立馬就精神了。


“定國公,你可是看好了?”陸雲溪笑眯眯的問道。


“哼,看倒是看了,隻不過,是不是真的,老夫還需要求證一下。”定國公板著臉坐了下來,在等消息。


書院院長跟進來,解釋了一句:“定國公剛才問了那些學生一些問題,確定他們都是在田裏勞作過的,隻不過,定國公不確定他們是不是附近村裏的村民。”


陸雲溪一聽就明白了:“定國公,你該不會以為我特意的找了一些人,表演給你看吧?”


“這誰說得準?”定國公嗤笑道,“老夫倒是不知道,這附近的人什麽時候,這麽有錢了。”


附近村裏人的生活是個什麽情況,他可是調查清楚了。


那些人是絕對交不起束脩的。


要是說,這裏有幾個十幾個學生,他覺得勉強還可以。


但是,這裏這麽多學生,書院都滿了,這是絕對不可能的。


一定是陸雲溪他們做了手腳。


定國公鄙視的掃了李天佑一眼,果然是有著戎北血統的人,做事就是喜歡故弄玄虛,弄虛作假。


李天佑就是有著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