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348章 這就去辦

第1348章這就去辦


“我現在就怕他走錯路。”齊博康倒是擔心這個,“以前定國公確實是為了大溍好,覺得天佑的身份有問題。但是,他太偏執了。”


“定國公一輩子都是爭強好勝的,更別說後來位高權重。如今,卻次次輸在天佑跟溪溪的手裏。定國公身邊的人,可不見得都是什麽好人。”


“到時候,要是真的走錯了路……”


“他要是敢把大溍給攪亂了,我親手砍了他的腦袋!”袁玉山眉頭一豎,虎目怒睜的打斷了齊博康的話。


齊博康笑了:“到時候看看吧。”


他跟定國公現在觀點不同,但是,曾經他們兩個也是一起為大溍盡力,也曾經一起嘔心瀝血的為大溍出謀劃策。


隻是,後來他們兩個人走上了不同的路,自然想法也是越來越遠。


到了現在,已經是無法溝通了。


定國公那邊怎麽樣,陸雲溪並沒有關注,她現在就是沒事的時候就去旺安商行聽聽情況。


畢竟,他們書院的學生好好的宣傳了一番,那消息應該也要傳出去了吧?


就算是其他人不傳出去,他們旺安商行自己的人也會傳出去的。


畢竟,知縣一年的俸祿,也不是很多嘛。


百姓是最直接的人。


什麽可以讓明天賺錢養家,可以吃飽穿暖,什麽就是好的。


他們才不會在意上麵那個位置坐的人是誰,更不會管書院的院長是誰。


隻要可以讓他們學到真本事就行。


陸雲溪聽著管事的說著書院的事情,連連點頭:“現在報名的人挺多的是吧?”


“是不少。”管事的說道,“不過,還是州府的人更多一些,鎮上的書院要少不少。”


“不過,小姐,這都是正常的。”管事的趕忙解釋道,“州府的普通百姓不少,他們手裏的銀子比鄉下鎮上的更多一些。”


“當然了,他們的日子也不會太好過。能在咱們書院習得一技之長,對他們來說,是很有好處的。”


“至於鄉下鎮上的百姓,想要拿出來學費的話,恐怕就難一些了。”


“可是,這樣的震撼還是不夠啊。”陸雲溪輕歎一聲說道,“我需要的是讓其他書院知道知道,咱們書院招到的學生要比他們多無數倍,呈現出來碾壓的勢頭來。”


管事的趕忙保證道:“小姐,回去之後,我會讓人跟百姓們再說一說。到了咱們書院學習了一技職能之後,會讓他們的生活更好一些。”


“現在花一些學費,還是很值的。”


“他們手裏沒錢。”陸雲溪搖頭說道,“你現在讓他們花錢,不是他們不想,而是他們真的沒這個能力。”


“這樣吧……”陸雲溪對著管事的說道。


管事的認真的聽著,越聽越是佩服:“是,小姐,我這就去辦。”


“行,辛苦你了。”陸雲溪笑眯眯的說完,坐著馬車去了陸學誠的家裏。


她可沒忘記雲娘,這是哪個家夥送給他們的厚禮,天佑已經去調查了。


不得不說,背後的人藏得還是相當隱蔽的,現在還沒有查出來。


不過,她也不著急。


區區一個雲娘,還翻不出來什麽花樣。


“二娘。”陸雲溪下了馬車,對著陸劉氏甜甜的笑著。


“呦,溪溪來了。”陸劉氏開心的迎了上去,熱情的問著,“快快,進屋,我正好熬了甜湯,現在正好喝。”


陸劉氏吩咐著丫鬟把甜湯端上來,然後,笑嗬嗬的看著陸雲溪喝了半碗,這才問道:“怎麽樣?”


“二娘熬的真是好喝。”陸雲溪笑著說道。


料放得可是真足。


所以說啊,這日子過得富裕了,二娘可是舍得吃喝的。


“喜歡就好。”陸劉氏一得到陸雲溪的肯定,興奮的搓了搓手,“你回去的時候,給你奶奶捎一些回去。”


“我可是熬了不少的,本來是想自己送過去的。正好你來了,你就受累跑一趟吧。”


“好。”陸雲溪當然是沒有意見,不過就是把東西放在她馬車裏,又不費事。


“二娘,那個雲娘最近怎麽樣了?”陸雲溪問道,這事情已經過去了幾天,該有點兒效果了吧。


提到雲娘,陸劉氏的臉色可就沉了下來:“還算是老實。”


“老實就行。”陸雲溪見到陸劉氏這個反應,說道,“隻要她不往二伯身上靠就行了。”


“哼,她倒是想,可惜沒機會。”陸劉氏提到這個,就得意的搖頭晃腦,“我天天的讓她幹活兒。她累得連飯都懶得吃,還惦記你二伯?”


“她是有點兒時間就行去睡覺,根本就沒閑工夫搭理你二伯。”


陸雲溪拍手大笑:“二娘做的好。棒棒噠!”


陸劉氏得瑟的挺了挺胸膛:“那個賤女人還想算計你二伯,哼,以為這個家是她那樣的人能進的?”


“二娘,就是這樣,繼續啊。人不怕累,就算是累病了,請大夫直接讓小廝去旺安商行找大夫去。咱們不請外麵的。”陸雲溪說道。


“沒事的,這點兒請大夫的錢,咱家還是有的。”陸劉氏不好意思的說道,“怎麽能處處都占商行的便宜?”


“你看,平日裏,商行的大夫還會來家裏給我們看一看,這都沒要銀子。雲娘那個小賤人,沒必要浪費商行裏的銀子。”


陸劉氏現在家裏日子過得好了,自然是不會再扣扣索索的了。


占便宜多了,她自己心裏都過意不去。


“二娘,這可不是占商行的便宜。而是,我要時刻知道雲娘的情況。”陸雲溪叮囑著陸劉氏說道,“我看看她的情況,才好確定下麵該怎麽做。”


“啊!那我知道了。”陸劉氏立馬聽話的說道,“她要是病了,我立馬讓人去商行請大夫。”


“對了,溪溪,那我現在做的這樣行嗎?”陸劉氏不太確定的問道。


“很好!二娘做的相當的好。”陸雲溪說完之後,這才說道,“二娘,二伯最近在灰山特別累,天天的在田裏忙活。等二伯回來,二娘勸勸二伯,別天天的隻關注莊稼,該休息也要休息的。”


“這要是真的累壞了,可怎麽辦?”


陸雲溪這話,可是為了讓陸劉氏寬心的。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