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342章 觀點一致

第1342章觀點一致


“你知道不知道,不學怎麽養豬的時候,我家裏的母豬下的豬崽,很多都沒有辦法成活下來。”


壯漢粗糙的眉頭緊緊的擰著,不高興的盯著場中書生:“還有,豬要是生病了,不好好處理的話,很快會傳給其他的豬。就算是沒傳給其他的豬,白白的損失一頭養了幾個月的豬,你知道這對農戶來說意味著什麽嗎?”


“那可是一家人的希望,就這麽沒了,一家人能哭死。”


“你養豬在這裏說什麽?我們這裏說的是學問,交流的是學問。”場中書生嗬斥道,“你要是沒學問,就閉嘴,讓你的同窗來說。”


“你、你就沒什麽好說的嗎?”場中書生指了一下壯漢身邊的人,那個也是旺安商行書院的學生。


旁邊的人站了起來,笑著說道:“我在書院裏研究的是怎麽做木工。”


“什麽?”這下子莊園裏的人全都議論起來,嗡嗡嗡的可是熱鬧,還有不少人對著旺安商行書院的人指指點點。


“那算什麽學問?”


“旺安商行書院教的就是這東西?”


“真是可笑。”


“堂堂書院教這個?真是有辱斯文!”


院中的人在議論紛紛,溍帝卻陷入了沉思。


定國公在一旁看著眼前可笑的一幕,他得意的目光落在了李天佑跟陸雲溪身上。


看看旺安商行書院都教了什麽東西?


這樣的地方,也配稱之為書院嗎?


自然了,朝中大臣他們坐的地方可不是在院子裏,而是在一個他們可以看到院中情況,卻又不被院中人發現的旁邊小樓裏。


“旺安商行書院教的東西倒是挺別致的。”定國公開口點評道。


“是啊。”陸雲溪開口回應道,“要是都跟其他書院一樣,那還怎麽顯得出來我們書院的與眾不同呢?”


定國公一噎,他是在表揚她嗎?


“不過,書院教授學生,主要還是為了讀聖賢書,考功名,報效朝廷。”定國公冷冷的說道。


“敢情,在定國公的眼裏,隻有考中了功名,才能報效朝廷?”陸雲溪比定國公笑得還要冷,還要嘲諷。


比陰陽怪氣,誰不會啊?


又不是定國公的專利,真是搞笑了。


“那按著定國公的意思,在地裏種莊稼,養雞鴨豬養的普通百姓,都是廢物?”陸雲溪冷笑,“我那倒是想問問了,定國公你這麽看不起普通百姓,你還吃什麽喝什麽穿什麽?”


“那些東西都是百姓弄出來的,有本事你別花錢去買啊。”


“陸雲溪,你這樣說話就偏執了。”定國公皺眉嗬斥道,“老夫的意思是說,考中了功名,才可以利用自己的學識去報效朝廷,為朝廷做更多的事情。”


“老夫從來沒有否認過百姓的功勞。”


“那不就是了。”陸雲溪雙手一拍,笑著說道,“既然如此,考中功名跟種田養豬一樣,都是對大溍效力的好事。”


“那為什麽,教人讀書考功名就是有學問好的書院,我們這樣教給百姓生存本事的書院就要別人鄙視?”


陸雲溪冷冷叱問道:“在眾位的心中,都是這麽想的?大溍不需要百姓種地,大家都可以自給自足的去種地養活自己嗎?”


定國公眉頭一皺,說道:“老夫並不否認你說的,但是,現實就是,做學問並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


“種地,是一輩一輩可以傳下來的,世世代代都在種地,養活自己。”


“他們所作用的就是那一畝三分地。但是,考中了功名不一樣了。”


定國公沉聲說道:“這就如同有了領頭羊一般。一盤散沙的大溍,就算是種地的本事再好,養的豬再厲害,也沒有用。”


“百姓有百姓的作用,大臣有大臣的用途,這些是不能一概而論的。”


“定國公,你說的這個就是我的意思。所以我們旺安商行書院裏教的學生,就是不限於考取功名的學問,還有其他各行各業的學問。”陸雲溪笑眯眯的接口說道。


“既然,咱們的觀點是一致的,那就沒有什麽爭執的必要了。”


“畢竟,咱們說的都是一回事。”


定國公心口發堵,他怎麽就成了跟她說的是一回事了?


袁玉山在一旁聽著,一直在努力的忍著,這才沒有笑出來。


溪溪這丫頭可是太會說了。


定國公剛才的說法,分明就是看不起溪溪他們書院教授的學問。


但是,被溪溪這麽一番話說下來,定國公隻能是順著溪溪的話說了,不然的話,難不成定國公來否認大溍百姓的功勞嗎?


身為朝中重臣,卻看不起百姓……就算是定國公心裏這麽想的,但是,他嘴上也不敢承認的。


“陸雲溪果然是有大智慧的。”定國公最後隻能是憋出來這麽一句話,然後就閉上了嘴巴,不再說話。


他在這裏沒法跟陸雲溪多說什麽,但是,在院中,那些讀書人可以跟旺安商行書院的學生來爭執爭執。


畢竟很多東西,他不好說,那些人說起來是沒問題的。


就在定國公跟陸雲溪“友好”交流的時候,院中的人也都爭執了起來。


當然了,最開始各家書院的人是在鄙視旺安商行書院學生學的這些東西,但是,別忘了,其他書院都是讀書人,旺安商行書院的學生可是很多都出身市井。


他們要是想懟人,那可是不會顧及什麽所謂的麵子問題的。


他們是有什麽說什麽,要多直接就多直接!


“原來這就是未來大老爺們的嘴臉。”


“看不起我們這些種地養豬的百姓。”


“這可得讓各地的鄉親,認清楚了,這樣的大老爺要是到了他們的地頭,管著他們,要小心了。省得被欺壓。”


“他們要是敢,就告訴小姐少爺,上京城來告禦狀!”


這些人的話,讓其他書院的學生們怏怏的閉上了嘴巴。


他們還沒有功名呢,要是真的被鬧得名聲都臭了,就算是他們考上了,也會被刷下來的。


“你們真的是誤會我們的意思了。”場中書生開口解釋道,“我們並不是看不起百姓的營生,隻是替你們感覺到可惜。”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