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339章 丟人的不是我們

第1339章丟人的不是我們


陸雲溪聽著他講解著這次切磋的規則,無聊的打了一個哈欠:“我果然不是個讀書的料。”


聽著那些東西,她就頭痛。


更別說,已經下場的人,說的那些之乎者也。


“溪溪不喜歡這些正常。”李天佑笑著給她斟茶,“我也不喜歡。”


“咱們也不需要為難自己喜歡這些東西。”李天佑說道,“沒聽說哪個當老板的,還要親力親為當個全才。”


陸雲溪笑彎了眼眸:“正確。”


就是嘛,他們會賺錢就行了。


至於其他的事情,還是交給專業的人來吧。


雖說陸雲溪並不喜歡這些辯論,但是並不代表她看不出來這些人裏,有哪些比較厲害的。


“這個人,厲害了。”陸雲溪感慨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聽到旁邊冒出來一個聲音,“溪溪,你怎麽聽出來的?”


“袁叔,你是什麽時候過來的?”陸雲溪被嚇了一跳,這樣突然的冒出來,很嚇人的。


袁玉山無奈的說道:“我早就過來了,你剛才一直吃東西,沒看到。”


“嚇到了?”袁玉山看著陸雲溪微變的臉色,擔憂的問著。


“沒事,沒事。”陸雲溪擺擺手,“還好。”


“你怎麽知道那個人厲害?你對他說的東西有研究?”袁玉山見到陸雲溪沒事了,這才好奇的問著剛才的問題。


袁玉山是武將,學問也就一般,聽得半懂不懂的。


他倒是沒想到,溪溪竟然全都能聽懂,還能聽出來高低。


“溪溪,你小小年紀可以啊。”袁玉山感歎著稱讚起來。


“我不懂啊。”陸雲溪對著袁玉山一笑,好懸沒讓他被自己的口水給嗆到。


他才剛表揚了一下溪溪,她要不要這麽刺激人?


“你不懂,你能知道他厲害?”袁玉山盯著陸雲溪問道,“這個還能亂猜嗎?”


“不是亂猜啊。”陸雲溪笑眯眯的說著,“袁叔,你看嘛,陛下還有齊爺爺都在點頭,還有他們的眼神,都能看的出來,剛才那個人說的東西,很是讓陛下跟齊爺爺讚同。”


“這麽多人說了不少東西,隻有這個人說完了之後,陛下跟齊爺爺是這個反應,可見這個人是厲害的。”


袁玉山表示……自己真的是不如溪溪這個小丫頭。


觀察實在是太仔細了。


“溪溪,你們書院的人都沒有出來說話。”袁玉山小聲的說著,“他們要是一直不說話的話,估計一會兒就會被人提問了。”


“提問就提問,又沒人規定,一定要回答出來。”陸雲溪無所謂的開口。


袁玉山一聽陸雲溪這話,心裏不好的預感冒了出來:“溪溪,你們書院的學生,不如那些人厲害?”


“肯定的。”陸雲溪點頭,“我們書院的學生隻是這些年才剛剛進書院,而且,那些厲害的讀書人,都找的是那些有名氣的書院。”


“我們書院還算是新的,誰都沒把握。”


“兩邊一選擇的話,大部分人還是選擇老牌書院。”


“更別說,我們書院裏的學生,還要有一定的時間要教給普通百姓認字。”


“那些追求功名的讀書人,沒幾個想要進我們書院讀書的。所以,我們書院裏的人……都是那些沒門路去老牌書院,去拜名師的讀書人。”


“袁叔,你覺得這種情況下,我們書院的讀書人能贏得過其他書院的人嗎?”


“厄……有點兒困難。”袁玉山為難的說道。


陸雲溪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看了一眼李天佑:“天佑,袁叔還是太偏心咱們了。”


李天佑跟著一笑,點頭:“袁叔當然是站在咱們這邊的。”


袁玉山可是被這兩個小家夥說的沒脾氣了:“我這擔心你們,你們倒是調侃上我的?”


陸雲溪嗤嗤的笑著,擺手道:“我就是覺得袁叔你說的太含蓄了。這哪裏是有點兒困難啊,是相當的困難。”


“那你們要是輸了,可怎麽辦?”袁玉山最擔心的就是這個。


“輸就輸嘍。”陸雲溪無所謂的說道。


袁玉山看了看陸雲溪,然後,緊接著追問道:“溪溪,你們是不是有什麽打算?”


陸雲溪驚奇的看著袁玉山:“袁叔,你猜到了我們有後手?”


“不是。”袁玉山可是實誠的,反正每次猜,他都猜不到,他就幹脆承認了下來,“我總是覺得,吃虧不是你們的風格。”


“更何況,定國公故意的弄出會這麽大的場麵來,你們要是丟人了,以後你們的書院可就比其他書院低了一等。”


“賺不賺錢你們可能不在乎,但是,你們書院的學生要是被人看不起,你們心裏肯定是過意不去的。”


袁玉山的話,讓陸雲溪捂嘴笑了起來,她眉頭一挑,笑嘻嘻的說著:“袁叔,這話啊,你可是說錯了。我們對於賺錢的問題是很執著的。”


“賠錢的買賣,我們是不做,要做,也是全都做的互惠互利的買賣。”


“那你們……”袁玉山眼睛一亮,他就知道,事情絕對沒那麽簡單。


“反正最後丟人的不是我們。”陸雲溪信心十足的模樣,讓袁玉山是徹底的放心了。


“行,那我回去了。”袁玉山起身,直接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那邊。


陸雲溪眨巴了兩下眼睛,茫然的問著李天佑:“袁叔怎麽不問問咱們要做什麽?”


“估計是以前問多了,現在就想自己看吧。”李天佑好笑的說道。


陸雲溪悶笑了兩聲,繼續看場內的各種辯論切磋。


袁玉山回到了自己座位邊,他倒是鎮定的喝茶,齊博康卻是微微的歪頭,低聲問道:“問清楚了?”


“嗯。”袁玉山點頭,“溪溪他們肯定不會吃虧就是了。”


“他們要怎麽做?”齊博康也是捉摸不透,在這樣完全沒有勝算的局麵下,天佑跟溪溪怎麽翻盤。


袁玉山將茶杯往桌上一放,隨口說道:“我沒問。”


齊博康一口氣好懸沒喘上來:“你怎麽沒問?”


“反正馬上就能知道了,問什麽?”袁玉山無所謂的說道,“齊叔,您安靜看著,一會兒不就知道了。”


齊博康眼睛危險的眯了起來,笑罵道:“你個臭小子,現在還學會報複了。”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