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317章 陛下變了

第1317章陛下變了


“這次旺安商行又是做了一件大好事。”溍帝滿意的笑著說道,“以後招兵啊,可是省了大事了。”


“說起這個來,朕還真的是有些愧對天佑跟溪溪這兩個孩子。”


“唉……他們為大溍做了這麽多事情,朕是想賞賜他們,但是,那兩個孩子體諒朝廷處處需要用錢,一直推脫不要。”


“他們一個是朕的兒子,一個是朕沒過門的兒媳婦。朕也不好總是誇獎他們。”


“還是定國公好,定國公見到了他們的好,這是要為他們請功啊。”


定國公都傻眼了,呆呆的瞅著溍帝。


他完全沒想到剛才那不要臉的話,竟然是從他追隨了幾十年的陛下嘴裏說出來的。


“如今大溍處處都要用錢,國庫的銀子……不能說入不敷出吧,但是,說一句捉襟見肘毫不為過。”溍帝根本就不理會定國公複雜的神情,他慢悠悠的說道。


“這些安撫照顧將士的事情,本應該是朝廷做的。如今朝廷沒有能力,隻能先讓天佑跟溪溪做了,幸好朕有這兩個好孩子。”


溍帝對李天佑陸雲溪如此的滿意,大臣們又不是傻子,當然是紛紛的附和。


當然了,站在定國公那邊的人,心裏是有些不是滋味。


他們應該義正詞嚴的來反駁溍帝,但是,他們有什麽立場去說?


旺安商行做的事情,確實是對大溍好,照顧了大溍的將士。


文臣感觸還不算太深。


那些常年在戰場上的武將,可是心有所感。


他們麾下也是有普通的小兵,那些小兵上了戰場之後,傷亡之後,家裏如何過,一直都是個問題。


現在旺安商行將這個後麵的問題給處理了,他們再違心,也不能睜著眼說瞎話。


尤其是關係到與他們一起曾經出生入死的兄弟時。


早朝上,可是其樂融融,等到下了朝之後,袁玉山笑得眼淚都冒出來了。


“齊叔,剛才我忍得實在是太辛苦了。”袁玉山噗嗤噗嗤的笑著,笑得腰都直不起來了。


“看看定國公那把臉!”


齊博康被袁玉山給說的也笑了起來:“我聽說,溪溪去定國公那邊探望。”


“溪溪去探望定國公?”袁玉山眼睛都瞪大了,“那定國公今天還能上朝?怎麽沒被氣死?”


齊博康白了袁玉山一眼:“你怎麽就覺得溪溪過去是氣人的?”


“不然溪溪幹什麽去?”袁玉山理所當然的說道,“我可是知道溪溪的脾氣,不是那種虛與委蛇的。”


“既然去定國公府上,肯定是氣人去的。誰讓定國公一次一次越來越過分。”


袁玉山眼底泛起了冷意:“這次可是梁酋要攻打邊城,搶奪咱們大溍的物資,要禍害大溍的百姓。”


“溪溪怎麽可能不氣?”


“她從小就跟父親分開,這次去邊城還有陸學善,定國公都要算計。”


“要是這件事情不處理好的話,陸學善有可能就交待在那裏了。”


“溪溪是動怒了。”齊博康搖頭輕歎,“我感覺……定國公要麻煩了。”


“嗯?”袁玉山不解的看向了齊博康,“齊叔,此話怎講?”


“現在旺安商行已經成事了。”齊博康感慨道,“經過邊城的事情之後,溪溪跟天佑,估計要想辦法了。”


“他們還要想什麽辦法?”袁玉山驚了。


“他們現在做的還不夠嗎?”


“定國公的人已經要被天佑跟溪溪他們給分裂得差不多了,隻需要時間。時間一長,會有越來越多的人離開定國公。”


“到時候,定國公不說是眾叛親離隻剩下自己一個人,那也差不多了。”


“除非是格外忠心的,要麽就是那些別有目的的,不然的話,誰還會留在定國公身邊?”


“他們可不是一個拖著的。”齊博康笑著搖頭,“你就看著吧。”


袁玉山撓了撓頭,完全沒聽明白。


很顯然,齊博康並不想繼續說什麽,他有什麽好奇心,也隻能是憋著了。


下朝之後,快中午的時候,陸雲溪接到了一份驚喜。


她詫異的看著過來的李天佑,奇怪的問著:“天佑哥哥,你怎麽過來了?”


“父皇派人通知我,讓我過來等著。”李天佑微微一笑,伸手,給陸雲溪暖了暖手,不太高興的問道,“手怎麽這麽涼?”


陸雲溪沒在意的說道:“剛才在外麵玩,可能是有些涼。”


“下次出屋的時候,穿暖和點兒。”李天佑叮囑著,“天冷著,凍著可不好。”


“嗯嗯。”陸雲溪點頭,隨後,又快速的問道,“陛下到底是有什麽事情?”


“可能是要來表揚咱們吧。”李天佑說道,“具體的,我也不太清楚。”


好在,陸雲溪並沒有疑惑多久,她就聽到外麵鑼鼓喧天的動靜。


她驚了:“這個時候有人成親嗎?”


時間也不太對吧。


李天佑搖了搖頭,隨後,動作一僵,有了一個不太好的預感:“我感覺……可能是衝著咱們來的。”


陸雲溪倒吸了一口涼氣,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因為她也想到了一個可能。


這事她真的覺得發生的幾率很低很低,但是,外麵這鑼鼓聲實實在在的告訴她,一切都不是幻覺。


陸雲溪吞了吞口水,快步往大門口跑。


不是吧?


陛下不是那樣的人啊。


怎麽會做出來這麽誇張的事情?


陸雲溪衝到了大門口,一看到不遠處那熱鬧的場景,眼前一黑。


陛下、他變了!


剛才在院子裏聽著隻是鑼鼓聲,現在一看才知道,那獅子舞起來還真的是活靈活現的。


更別說被這熱鬧動靜吸引來的京城百姓,在舞獅隊伍邊上可是跟了一大幫。


這麽多的人,黑壓壓的一片,就跟潮水似的,往忠勇侯府湧過來。


陸雲溪下意識的退了半步,呐呐的問道:“天佑哥哥,陛下沒事嗎?”


一向鎮定的李天佑也沉默了了一會兒,這才開口說道:“要不,讓胡大夫進宮給父皇看看吧。”


他現在也不確定他父皇到底是有事還是沒事。


這事情,真的不是平日裏他父皇能做出來的。


就在李天佑跟陸雲溪被驚到的時候,那舞獅的隊伍已經到了他們跟前。


當劉福劉公公捧著聖旨笑吟吟走出來的時候,陸雲溪跟李天佑最後一絲希望都破滅了。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