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314章 爭兵權

第1314章爭兵權


陸雲溪嘿嘿一笑:“看來定國公終於發現了啊。”


定國公聽到陸雲溪的話,那臉色是愈發的難看了。


因為,定國公努力的回憶起來昨天手下人調查來的情況。


他這些日子一直病著,身子不爽利,他也不愛動腦子。


更何況,邊城戰事,大溍大勝,就已經讓旺安商行揚名了。


他聽到旺安商行如今店鋪裏麵有不少人去買東西,他並沒有多想。


陸雲溪跟李天佑就是如此的善於抓住機會。


他是一時偷懶沒多想,現在,被陸雲溪這麽一說……定國公才意識到不對。


“你們讓一部分的利益,不僅僅是為了多賣東西!”定國公肯定的盯著陸雲溪說道。


陸雲溪捂嘴一笑:“那是當然了。”


“銀子這種東西,對於我們旺安商行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麽。”陸雲溪那話說得極其的囂張,讓定國公唇角忍不住抽搐了兩下。


“我們旺安商行現在要名聲有名聲,要銀子有銀子,我們啊,如今就是處處以大溍為重,以百姓為先。”


陸雲溪說完,小手又晃悠了兩下,在眼前扇了扇:“不對不對,應該是,從以前,我們就是這麽做的。”


“我們總是做這樣的好事,所以啊,哪怕是我們吃虧了,最後,也能賺到銀子,得到百姓的愛戴。”


陸雲溪幽幽歎息一聲:“果然是好心有好報呢。”


“陸雲溪,你少在這裏假惺惺。”定國公才不會上當,他惡狠狠的盯著陸雲溪。


“你們這樣做,分明就是要兵權。”


定國公算是看明白了陸雲溪跟李天佑的險惡用心。


“定國公,這話可不能隨便亂說。”陸雲溪冷笑著質問道,“我們要什麽兵權了?”


“你說你們要什麽兵權了?”定國公眼睛危險的眯了起來,“我一直以為你們就很陰險,但是,沒想到,你們比我想的還要陰險。”


“你們小小的年紀,怎麽會有這麽多陰謀詭計。果然,老夫防備著你們是對的。”


定國公覺得自己真的是太有先見之明了。


“你弄出來這些個東西,不就是想讓百姓覺得當兵好嗎?”


“買東西可以有折扣,一些平日裏需要預定的東西,你們旺安商行也給了優先預定的權力。”


“再加上兵器跟盾牌好了,讓當兵的危險降低。你們是讓不少百姓會向往去當兵。”


定國公越想越是鬱悶。


“定國公,你聽聽,你說的那叫什麽話?”陸雲溪重重的歎息了一聲。


“我們旺安商行自己補貼銀子做好事,讓百姓們覺得當兵是一個不錯的出路。”


“不僅可以讓百姓多一條謀生的路子,而且還讓朝廷招兵的時候省了大事。”


“我們做的事情,是利國利民,到了你的嘴裏,反倒全都是我們的陰謀詭計。”


陸雲溪挑眉,譏諷的問道:“定國公,你這次生病是不是腦子也病得出了毛病?還是說,從一開始,你的腦子就不正常?”


“陸雲溪,你們有什麽心思,你們自己心裏清楚。”定國公氣惱的瞪視著陸雲溪。


“李天佑的名聲這麽好,你們是想壓過太子殿下嗎?”


“你們這樣做,將太子殿下置於何地?”


定國公的說法,隻換來了陸雲溪的不屑嘲諷:“太子殿下都沒意見,你哪來這麽多屁事?”


陸雲溪起身說道:“定國公,你上了年紀,老糊塗了,就好好的在家養著。別沒事上朝去禍害大家夥。”


“我看大溍現在是越來越好,就你跟個小醜似的不停的跳來跳去的。你不嫌難看,我們還嫌看著你眼睛疼呢。”


“行了,你好好的養著吧。”


陸雲溪說完,大步離開。


她才踏出大廳,就聽到身後傳來了茶杯碎裂的聲音以及定國公劇烈的咳嗽聲。


生氣了啊?


活該!


氣死得了。


陸雲溪溜溜達達的離開了定國公府,回去的路上,在街上幾家不錯的鋪子買了點心跟其他的吃食。


雖說府裏的廚子手藝很好,但是,偶爾買點外麵的吃的,也是換換口味,吃著玩嘛。


“爹。”陸雲溪真好在街上看到了下朝回家的陸學善,興奮的揮著手。


陸學善好笑的看著陸雲溪,飛身下馬,問道:“你怎麽出來了?要回家嗎?”


“嗯嗯,回家回家的。”陸雲溪抬頭羨慕的看了看陸學善的馬說道,“爹,你帶我騎馬回家唄。”


“好。”陸學善好笑的點頭,“來,爹抱你上去。”


陸雲溪年紀還小,那個頭,對於陸學善來說,還是個小孩子呢。


陸學善直接的將自己閨女給抱到了馬上,牽著韁繩問道:“爹牽著馬呢,你放心騎。”


“嗯嗯。”陸雲溪開心的坐在馬背上,摸了摸馬脖子,興奮的直笑。


陸學善看著自己那不太老實的閨女,有些擔心,最後,一歎氣,說道:“算了,我帶著你騎吧。”


他算是看出來了,自己閨女啊,就是不滿足慢慢的走。


陸學善飛身上馬,坐在了陸雲溪的身後,將自己閨女穩穩的扶好:“咱們慢慢騎,以後你要是想騎快馬,咱們去城外。”


“好呀好呀。”陸雲溪開心的連連點頭。


陸學善笑著輕輕的一踢馬腹,帶著女兒回家了。


陸雲溪坐在馬背上可是開心了,感覺比坐馬車好玩多了。


不過,也隻是騎馬騎一小會兒比較好,不然的話,時間長了,也是不舒服。


回到了家裏之後,陸學善將自己閨女給抱下來,這才一邊往裏麵走,一邊問道:“這大早的,你是幹什麽去了?”


“哦,我去看看定國公……誒,爹,你沒事吧?”陸雲溪趕忙伸手,扶住了身子一歪的陸學善。


她疑惑的看了看地麵:“沒有坑啊。”


“爹,你平地摔跤啊?”


陸雲溪不解的瞅著陸學善,不應該呀。


她爹好歹都是在戰場上打滾這麽多年的人,那武藝也是在戰場上練出來的。


怎麽可能連路都走不穩呢?


“還不是你。”陸學善抬手,按在了自己閨女的頭頂上,揉了揉。


這是閨女,不是家裏的臭小子,不能打,不能罵的。


就連揉一揉,他都不敢用力。


真的把閨女的頭發給揉亂了可怎麽辦?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