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313章 探望定國公

第1313章探望定國公


陸學善轉頭看了看自己兒子,一陣的無語。


陸明磊理直氣壯的看了回去:“爹,難道我說的有錯嗎?”


“溪溪跟天佑可是過的很苦的。他們慢慢的把旺安商行給發展起來,多不容易。”


“不能因為旺安商行發展好了,就忽略掉溪溪跟天佑以前的艱難。”


陸學善一巴掌拍在了陸明磊的後腦勺上:“我什麽時候這麽說過了?”


陸明磊委屈的揉著自己的腦袋,呲牙咧嘴的說道:“太欺負人了,你表情明明就是一言難盡。”


“看來你的功課學的不怎麽好。”陸學善冷哼一聲,“連一言難盡背後代表的意思都不懂,你是應該好好的學一學了。”


陸明磊怏怏的閉上了嘴巴。


行,他不說話了總行了吧?


仗著自己是爹這個身份就欺負他。


總之,這頓接風洗塵的晚飯還是很愉快的。


當然了,這是陸學善他們一家的小宴,等明天,還要把陸學理陸學誠兩家都叫來,再吃一頓。


這些事情,並不會影響什麽,因為整個京城已經沉浸在無法控製的喜悅之中。


他們大溍打贏了啊,把梁酋給打贏了。


那些去邊城的將士都回來了。


經曆了一場戰事,平平安安的回來,溍帝自然是大方的給了他們假期,讓他們回家幾天,好好的休整一下。


還有比什麽一家人團聚更開心的事情?


那必然是有的,那就是旺安商行推出了折扣活動。


商鋪裏的東西,憑著這次參加戰事的認證都可以享受購物折扣,時間就是假期這幾天。


至於這個憑證,當然是軍中的人給開具的。


這幾天,旺安商行的各家店鋪,都開辟了專門的窗口,專門給這些將士們服務。


京城的百姓,見到那些有專門人員接待,不用跟他們一起排隊的將士以及家眷,他們不僅沒有嫉妒,反倒是佩服羨慕的看過去。


這樣那些將士們跟他們的家眷感覺到了無比的自豪。


京城的百姓氣氛相當的好,但是,此時定國公可是整個人都不好了。


他盯著大大方方坐在他對麵的人,臉色陰沉沉的:“真是沒想到,老夫不過是一場病,竟然還勞煩陸姑娘親自前來。”


“哎呀,定國公,你可是咱們大溍的國家棟梁。你說你這一病,不能上朝,讓大溍得損失多少……那什麽……”陸雲溪板著手指算了算,然後,吭哧半天也沒說出來個具體的東西。


但是,她還是手一拍,安慰的對著定國公說道:“具體損失的,我是不懂了。不過,肯定是讓大溍有損失的。”


定國公毫不意外的看著陸雲溪,問道:“陸姑娘特意送了禮物過來,就是為了來擠兌老夫的?”


“誒?定國公何出此言?”陸雲溪睜大了雙眼,無辜又天真的瞅著定國公,“我可兒是好心好意的來看你呢。”


“你看看,我送來的東西都是好的補品,就是適合調養身子的。”


“我好心來探望定國公,怎麽定國公還要這樣說我呢?”


陸雲溪覺得自己真的是冤死了。


定國公冷冷一笑,說道:“陸雲溪,你何必這樣假惺惺,在老夫的府裏,沒有其他人。”


“你跟我之間針鋒相對的關係,你難道不清楚?”


定國公也不想繞彎子了,這段時間,他心裏的火氣是一點兒都沒下去,反倒是因為多日來的積攢,讓他越來越沉不住氣。


尤其是看到陸雲溪自己送上門來,他肯見陸雲溪,那就是想好好的出一口惡氣的。


陸雲溪詫異的看著定國公,為難的皺眉說道:“定國公,你這是什麽意思?”


“針鋒相對?針鋒相對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陸雲溪的否認讓定國公隻覺得無比的可笑,他冷笑一聲,質問道:“你們……”


隻可惜,他的問話還沒出口,就聽到陸雲溪輕歎的感慨道:“想跟我們針鋒相對,定國公,你有這個資格嗎?”


定國公一口氣,好懸是沒喘上來,差點被氣死。


“咳咳咳……”定國公猛地咳嗽了幾聲,這才將那口氣給順過來。


他雙眼赤紅,惡狠狠的瞪著陸雲溪,叱問道:“怎麽?現在終於是不裝了?”


“裝什麽?”陸雲溪好笑的打量著定國公,“你可真是有意思,我找人一向都是實話實說的,又不跟你似的,有什麽好裝的?”


“陸雲溪,你過來是想幹什麽?”定國公怒問道。


陸雲溪單手支腮,幹脆的說道:“就是想來看看定國公你狼狽的樣子呀。”


“你想聯合戎北王的孩子,往天佑哥哥身上潑髒水,現在發現,髒水不僅沒有潑到天佑哥哥身上,而且,還為我們旺安商行揚了名。你開心不開心呀?”


定國公氣得他藏在袖子裏的手不停的哆嗦,但是,他依舊保持著表麵上的鎮定。


好歹他也是為官這麽多年,這點兒定力還是有的。


“揚名?有什麽好揚名的?無非就是你們旺安商行的兵器好。”定國公不屑的說道。


“哎呦呦……”陸雲溪驚歎的瞅著定國公,“這樣的事情,在定國公的眼裏都不算什麽了啊?”


“要是這樣都不算的話,那定國公你的人怎麽就沒研究出來呢?怎麽就不知道為大溍的將士解決這個問題,減少他們在戰場上的傷亡呢?”


定國公冷哼一聲:“老夫為大溍做的事情何其多?你們不過就是取得一點兒小的成就,有什麽好得意的?”


“果然是沒有見過世麵,無知小兒,可笑至極。”


定國公的嗬斥,換來的隻有陸雲溪的輕笑。


她笑得是那樣的刺眼,讓定國公想要忽略都不行:“你笑什麽?”


“我笑的當然是定國公你了。”陸雲溪無奈的聳聳肩說道,“你不過就是在家裏養病而已,難不成,你真的連最近京城發生了什麽事情,你都不知道了嗎?”


“發生了什麽事情?”定國公冷睇著陸雲溪,“不過就是你們旺安商行給那些將士們買東西便宜了一些。”


“呦,你知道啊。”陸雲溪驚歎道。


“那種東西有什麽……”定國公的話說到了一半,他突然的頓住了,隨後,臉色大變。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