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308章 不是多安全

第1308章不是多安全


戶部尚書臉都綠了。


不是說邊城的事情嗎?


怎麽話題轉移到他身上了?


再說了,國庫銀子不夠,那跟他有什麽關係?


隻不過,朝堂上所有目光全都落在自己身上,這讓戶部尚書心裏再不願意,也隻能是無奈的開口說道:“陛下,國庫是真的出不起那些銀子。”


“戶部尚書,現在國庫的銀子還這麽緊張嗎?”定國公嗤笑一聲,不滿的問道,“當初你說緊張還情有可原。現在,你怎麽還說緊張?”


“有了暖棚,土豆,還有旺安商行交上來的稅收,國庫不是應該充盈起來了嗎?”


定國公這話,可是明顯的找茬兒了。


這些年,旺安商行囂張,還不就是仗著他們交的稅錢多嗎?


現在看來,似乎那稅錢也沒有旺安商行平日裏吹噓的那樣多。


“定國公,你這話可就錯了。”戶部尚書一聽,臉色一沉,“旺安商行交上來的稅錢可是不少,更別說因為土豆還有暖棚,讓每年的糧食收成比以往都多了很多。”


“隻不過,大溍需要用錢的地方實在是太多了。”


“以前那種餓不死人的地方,現在撥款就要讓百姓吃個半飽。軍中的夥食與冬天穿的衣服,自然也是要弄得更好。”


“更別說,修建堤壩,打井引水,這些都是處處要花錢的。”


“定國公要是覺得賬目有問題的話,自然可以奏請陛下,讓陛下派人來查賬。”


戶部尚書心裏憋著一口氣,定國公那麽說話是什麽意思?


難不成以為國庫的銀子都是他偷偷貪墨的?


戶部尚書沉著臉,要跟定國公較真。


定國公笑著擺擺手說道:“老夫隻不過是在想國庫這麽多銀子,怎麽還連個方子都買不起。更別說,這方子出自旺安商行,就算是賣給朝廷,應該也不會要出來個天價。”


“怎麽?定國公,你覺得那樣好的兵器跟盾牌不值錢?”根本就不用別人說話,袁玉山就先忍不住了。


“定國公果然是個文臣,理解不了我們這些當武將的苦。”袁玉山嗤笑一聲說道,“在戰場上,但凡兵器比對方稍微的堅韌一點兒,最後都能是保命的唯一機會。”


“在定國公的眼裏,這樣可以保住大溍將士性命的東西,如此的不值錢。”


說著,袁玉山還冷哼了一聲,不留情麵的質問道:“我就不明白了,是那些東西不值錢,還是我們這些武將的性命在定國公的眼裏就是那麽的不值錢?”


定國公眉頭緊皺,他都能聽到點上不少人在議論著他的冷血無情。


“袁玉山,你胡說八道什麽?我什麽時候說過武將的性命不值錢了?”


“我什麽時候不在意武將的性命了?”


這事情要是不趕快澄清的話,以後,他可就洗不白了。


到時候,所有的武將都敵視他,那事情可就麻煩大了。


“這不用你說,你剛才做的事情就是這麽個意思。”袁玉山抱臂冷笑道,“我是武將,文采不如你厲害,也不會說話,但是,你是什麽意思,我還是聽得懂的。”


“我相信,大溍的將士也都聽得懂。”


被袁玉山這麽胡攪蠻纏,弄得定國公是一陣一陣的頭痛,他不打算再理會袁玉山,而是轉頭對著溍帝拱手道:“陛下,這鍛造兵器的方子,還是要拿在朝廷手中最好,不然的話,恐怕以後會引起大亂。”


溍帝笑了,隻不過那笑意並未抵達眼底,眼底是一片冰冷。


他不緊不慢的問道:“定國公何出此言?天佑是朕的皇兒,那方子出自旺安商行,放在旺安商行,朕有什麽好不放心的?”


“難不成,定國公以為天佑會生出謀反之心?”


定國公當然是想回答“是”的,但是,他知道自己要是說出來,最後肯定會鬧得很不好看。


定國公退了一步,勸道:“陛下,這樣的東西就應該放在朝廷手裏。”


溍帝笑了,問道:“放在朝廷手裏?朝廷手裏是誰的手裏?難不成不是我李家手裏?”


定國公臉色一變,就聽到溍帝繼續說道:“更何況,這朝廷也不是多安全。”


“至少,在邊城的戰事中,眾卿的意見可是相當的不統一。若是按著眾卿的進度,恐怕梁酋的大軍已經到了京城外,估計你們的辦法才能商量下來。”


溍帝的諷刺,讓定國公臉色格外的陰沉。


“這次的事情,多虧了旺安商行,朕自會重重有賞。當然,在邊城守衛的將士,更是國之棟梁,等到將士們歸來,朕也會論功行賞。”溍帝笑著說完了之後,然後,直接的退朝了。


來送急報的小將被安排下去,好生的休息。


齊博康跟袁玉山他們美滋滋的下朝。


至於定國公整個人可都是烏雲罩頂的,就連他的親信,都不敢靠近。


定國公根本就不用去想以後事情的發展,也知道,這回旺安商行是大大的出了一把風頭。


前段時間,京城的所有流言,此時全都成了成就旺安商行美名的墊腳石。


定國公回到府中,等著消息。


果不其然,連兩個時辰都沒有用到,京城百姓全都知道這個消息了。


旺安商行出了好兵器,所以,與梁酋的對抗戰,除了有邊城將士們的浴血奮戰,還有旺安商行的好輔助。


“旺安商行就是厲害,打戎北就是旺安商行的輔助,現在抵抗梁酋也是旺安商行。”


“真是太棒了!”


“咱們大溍有旺安商行,以後可真的能高枕無憂了。”


“是啊是啊。”


手下人將京城裏的消息說了一下定國公,定國公聽完之後,沉默了。


他隻是擺了擺手,讓手下人退了下去,他獨自一個人在書房裏悶著不出來。


這樣勁暴的消息,鄂恩鎮他們自然也是知道了。


他驚得差點沒瘋了:“怎麽會這樣?什麽兵器這麽厲害?”


“這是真的還是假的?”


鄂瑛姚眉頭緊皺的說道:“應該是真的。派去邊城的將士很快就會回來,要是假的,很容易就會被拆穿。”


“這大溍要是再有了好兵器,以後我戎北可怎麽翻身?”鄂恩鎮越想越是心涼。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