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298章 大本營

第1298章大本營


“陛下,這事情是有可能發生的。”讓所有人意外的是,定國公竟然附和溍帝的話。


不對。


這個說法可是李天佑提出來的,定國公竟然讚同李天佑的說法?


真的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隻不過,平原地方廣闊,村子很多,路也是四通八達。就算是派兵把守,也守護不全。”定國公眉頭一皺,說道。


“要是以防萬一的話,隻能是讓村子裏的百姓全都遷入附近的城中,讓城中將士死守,以防梁酋的大軍越過高山來突襲村中百姓。”


溍帝沒有說話,而是看向了兵部尚書。


兵部尚書想了想,搖頭道:“這個不太可能。”


他說著,指了一下地圖:“那片地方的村子實在是太多了,全都遷入城中的話,根本就住不開。”


“這樣寒冷的天氣,難不成讓百姓們住在大街上?”


“這樣的幾率是一半兒一半兒,不好弄。”


“那就隻能派一些將士,在高山巡視。”定國公說道,“若是發現梁酋的人,提早預警,以防他們跨過高山。”


“讓將士們辛苦一番,也就是了。”


溍帝點了點頭:“也隻能如此了。”


現在誰也說不好,梁酋的人是真的要攻打邊城,還是說,假裝攻打邊城,實際是想搶奪平原百姓的物資。


這種事情真的是沒法預料,他們隻能是多做準備。


“多派一些兵馬。”溍帝說道,“在周圍的城池調動大軍,增援。”


李天佑說道:“父皇,旺安商行也會提供物資增援。”


溍帝一聽,笑了出來:“天佑溪溪,你們有心了。”


這事情國庫自然是要出物資錢財的,但是,國庫哪裏有旺安商行財大氣粗?


“陛下,不用太客氣的。隻要最後給我們一個證明就行,證明這裏麵有我們旺安商行出資就行。”陸雲溪笑嘻嘻的說道。


然後,她還看了一眼周圍,感慨著:“戶部尚書沒有來,不過,沒關係的。”


“回頭這個物資錢財什麽的,我們旺安商行的人會跟他接洽的。”


陸雲溪給大溍花錢沒問題,但是,她的錢一定要花到明麵上。


他們旺安商行出力了,誰都不想含糊過去,給隨隨便便的抹殺了。


齊博康在一旁含笑不語,袁玉山也是努力的忍笑,這才不至於笑出聲來。


溪溪果然是什麽時候都不吃虧啊。


定國公倒是沒有什麽反應,隻是,沉默著。


這件事情很快的就定了下來,最後,大將都選了出來,人選自然是沒有問題。


溍帝開始下旨,調動兵馬。


這邊陸學善等人開始整理行囊,要出征。


“爹。”晚上的時候,陸雲溪跑到了陸學善的書房,房門一關,“我有事情說。”


“嗯。”陸學善笑著問道,“溪溪,有什麽事情要說?”


“爹,這次你過去的話,我覺得,你可以直接的去請命巡視高山。”


陸雲溪的話,讓陸學善一愣,不解的問道:“為什麽?”


“溪溪,那可是個苦差事,你就這麽安排你爹啊?”陸學善打趣的問道。


他當然是不怕苦,他隻是好奇,為什麽自己女兒要讓自己去主動請纓,去巡山。


“因為,爹你不想去最後也會要被安排到那邊去的。”陸雲溪說道,“甚至還有可能,會在抵抗梁酋的大軍時受傷,無法上戰場,隻能去巡山,當個通風報信的人。”


“與其被人算計了受傷,還不如就先自己去那邊巡山,這樣一來,還省事了。”


陸雲溪的話,讓陸學善的臉慢慢的沉了下來,問道:“溪溪,你是說,這次的將士裏,有人會算計我?”


“肯定的呀。”陸雲溪理所當然的說道,“定國公根本就沒推薦人,所以,裏麵肯定有他的人,隻不過,人在暗處不在明麵上。”


“就算是我們一個一個的分析也不好把人給揪出來。”


“說不定,那個人不是什麽舉足輕重的將士,甚至就是一個喂馬或者做飯的小兵。防不勝防啊。”陸雲溪輕歎一聲說道。


“爹,你要知道,定國公在朝中這麽多年,人脈廣著呢。”


“這人脈可不僅僅是在重要位置上的官員,更重要的還是那些不起眼的小人物。”


“越是那樣的小人物越不能輕易的忽視掉。稍微的一掉以輕心,對於咱們來說,可就是致命的打擊。”


陸雲溪凝視著陸學善認真的說道:“我是不希望爹受傷的。”


陸學善點了點頭:“我明白。到時候我會主動請纓去巡山。”


“不過溪溪,就算是巡山的話,隊伍裏要是有定國公安排的人,故意的隱瞞異常消息不報,讓梁酋的人給鑽了空子,進入大溍境內怎麽辦?”


陸學善擔心的是這點:“到時候,百姓們就算是要撤退到城中,恐怕也來不及了。”


“萬一要是有了傷亡……可怎麽辦?”


陸學善不擔心其他的,他就擔心大溍的百姓受到牽連。


“不用擔心的。”陸雲溪笑著說道,“到時候,我跟天佑哥哥自然有安排。”


“爹,你別忘了,旺安商行還要送很多補給的物資過去呢。”


陸學善見到自己女兒沒有要說的意思,他笑了笑,說道:“行,到時候我就按著你安排的去做。”


“你在家裏也要小心,照顧好家裏。”陸學善叮囑了一句。


“爹,你就放心吧,京城這邊是咱們的大本營。不會有事的。”陸雲溪滿不在乎的擺擺手說道。


“萬一要是燈下黑呢?”陸學善還是提醒了自己女兒,不要太放鬆警惕了。


“爹,放心吧。”陸雲溪一拍桌子,冷笑一聲說道,“灰山的村民不是白給的。誰要是敢惹我,平了他!”


陸學善嘴巴張了張,最後又閉上了。


好吧,他忘了灰山那一群有著恐怖戰鬥力的村民了。


他上次在灰山住了兩天,還特意的跟李天佑好好的了解了一下灰山的情況。


正是因為了解了,才知道,天佑跟溪溪,他們真的是把後路全都給準備好了。


那就是沉睡的雄獅,懶洋洋的守著自己的地盤。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