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294章 砸他

第1294章砸他


“爹,你幹什麽?”陸明磊委屈的叫著。


拍在了他後背,他還沒法揉一下,真的是太鬱悶了。


“你個混小子,你當你爹我傻?李天佑鬱悶什麽鬱悶?”陸學善回到家裏反應上來了,“溪溪要是嫁過去的話,以後就是齊王府的人了!”


誰鬱悶?


他才是最鬱悶的。


陸明磊嘟噥了一聲:“就算是不嫁給天佑,也要嫁給其他人的。”


“你個混小子!”陸學善心裏正難受呢,偏偏他這個不開眼的兒子還往他心上捅刀子。


“爹,你罵我也沒用啊。我說的是事實。”陸明磊無辜的說道,“難不成你還一輩子都不讓溪溪嫁人了?一直把溪溪留在家裏?”


“你要是敢這麽幹了,小心奶奶揍你。”陸明磊可是有靠山的。


這事情,隻要他爹敢這麽幹,他奶奶就能揍他爹。


陸學善心頭火起,眼睛一瞪,怒斥道:“你閉嘴不會嗎?”


“爹,我是在幫你認清楚事實。”陸明磊無奈的長歎一聲,“你拿我當借口就當借口,我是無所謂。”


“但是,天佑終究不是你兒子。他是看在溪溪的麵子還有奶奶以及我們的份上,不會在意你的小動作。”


“不過啊,爹……這樣的事情不能總做,時間長了,會讓人寒心的。”


陸明磊說完,雙眼認真的看著自己爹。


陸學善被陸明磊的態度給弄得一愣,隨後,他笑了起來,然後,伸手,一把按在了自己兒子的頭上,用力的揉了揉。


“誒誒誒……”陸明磊趕忙的去搶救自己的腦袋。


隻可惜,他學得功夫,跟陸學善那種從戰場上拚命廝殺下來的,還是有很大的差距。


根本就掙脫不了。


等到陸學善終於肯放開手的時候,陸明磊的頭發已經被揉得跟一個雞窩似的。


“臭小子,我還用你教訓?老實看你書去。”陸學善哼了一聲,轉身,背著手溜溜達達的走了。


陸明磊抓了抓自己亂糟糟的頭發,鬱悶的盯著就在爹的背影,不知道說什麽才好。


他這好心好意的,最後,為什麽還要被嫌棄?


算了,那是自己的爹,他能說什麽?


陸明磊撓了撓頭,頭發亂糟糟的回自己院子了。


至於陸學善則是去找自己娘。


進去之後,陸學善也沒說話,就是往椅子上一坐,不停的歎氣。


陸王氏眼皮一掀,沒好氣的說道:“有事兒說事兒,沒事回你自己屋裏去。”


“娘,您嫌棄我。”陸學善一噎,無奈的說道。


“沒錯,就是嫌棄你!”陸王氏可是一點兒都不給陸學善麵子,弄得陸學善頗為尷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娘,我好歹也是您親兒子。”


“我還是你親娘呢。”陸王氏白了他一眼,“你沒事跑到我跟前來歎什麽氣?”


“有話就說,有屁就放,在我跟前弄這個幹什麽?閑得沒事幹了?”


得,這絕對是他親娘,這罵起人來的感覺,真的是太熟悉了。


“娘,我就是突然覺得,這孩子們一下子就長大了。”陸學善感慨的說道,“剛才吧,明磊跟我說了一些事情,聽得我是真感慨。”


陸王氏看著陸學善,問道:“什麽事?你不說清楚,我知道個什麽?”


“就是說啊……”陸學善將剛才的事情全都說了一下,當然了,隱去了鄂瑛燕的事情。


陸王氏聽完了之後,直接的拿過旁邊的靠枕,一下子就扔了過去。


陸學善快速的伸手,接住,不然的話,那一靠枕可就要砸在他頭上了。


“娘!”陸學善叫道。


“你可別叫我娘。”陸王氏罵道,“我是就沒見過你這樣當爹的,還不如自己兒子想的明白。”


“你在乎溪溪,我能理解。咱家誰不在乎?你處處的去找天佑麻煩,就過了。”


“娘,我沒找麻煩,我就是心裏有點兒別扭。”陸學善無奈的解釋道。


“你是有點兒別扭,人家天佑那孩子能體諒你。”陸王氏哼了一聲,沒好氣的說道,“你當天佑那麽聰明的孩子看不出來你的想法?”


“天佑已經是一忍再忍了,你別過分!”


“娘,我也沒做什麽過分的事情。”陸學善小聲的辯解道。


“我就是跟過去看看。”


“現在沒有,以後呢?”陸王氏才不信自己兒子,“就連明磊都知道要阻止你了,你說,你有要收斂的意思嗎?”


“我真沒……”陸學善感覺自己要冤死了。


他在外麵這麽多年,一回家,就知道自己的閨女被狼崽子給叼走了。


他還不能別扭幾天啊?


“明磊都知道要提醒你,不要太過了,你自己掂量著辦。”陸王氏冷哼著,指著陸學善說道,“反正你想清楚了,溪溪跟天佑,那感情從小就很好。”


“他們兩個是怎麽過來的,你不是去灰山了嗎?應該也看到了。”


“你差不多就得了。”


“哦。”陸學善怏怏的答應了下來。


“不過,娘,我真的沒想做什麽。”陸學善決定表明一下自己的立場。


“我是那種是非不分,不知道分寸的人嗎?”


陸學善覺得,他娘應該相信他一下的。


“反正你自己注意,別太過了。”陸王氏提醒道。


“天佑,溪溪是很喜歡的。而且,溪溪不管是跟誰成親,那也是要嫁人的。難不成,你還想招個上門女婿?”


陸王氏白了陸學善一眼,問道:“你覺得有哪個很厲害,很好的男人,肯當上門女婿?”


“李天佑就肯。”陸學善想都沒想的說道。


話才說完,另外一個靠枕又被他娘給扔了過來。


“娘,您怎麽又扔我?”陸學善將靠枕接住,苦著臉無奈的說道。


“你說為什麽又扔你?”陸王氏氣得直瞪眼,“你知道天佑對溪溪這麽好,你還來勁兒?”


“那再好,我也要表示一下。溪溪可是我的閨女,這老丈人看女婿,自然是怎麽看怎麽都不順眼的。”陸學善表達了一下自己堅定的立場。


天佑對溪溪好,那他是承認的,但是,他不痛快,看李天佑不順眼,也是肯定的。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