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266章 有什麽資格

第1266章有什麽資格


這一聲,讓周圍的人詫異的轉頭看了過去。


隻見一人坐在馬背之上,身材並不魁梧,卻又一種渾然天成的霸道氣勢。


樣貌俊朗,偏偏那不怒而威的威嚴壓過了他身上的儒雅之意。


這個人對京城的百姓來說是陌生的,就算是莫如心也不認識他。


但是,單從這個陌生男人的穿著打扮還有身邊的隨從來看,就不是一般人。


“爹!”陸雲溪開心的隔著馬車的車窗對著自己爹揮了揮手。


陸學善隻一眼看到自己小女兒這嬌嬌的模樣,他整顆心都要化掉了。


他閨女這麽可愛,這麽好,怎麽還被人針對?


一想到這裏,陸學善就愈發的厭惡莫如心。


“我閨女想嫁給誰就嫁給誰,還輪不到你在這裏評頭論足。”陸學善沉著一張臉,盯著莫如心。


要知道,陸學善這些年可是用命在戰場上拚出來的忠勇侯。


他身上何止是沾了血,那分明就是整天的在血海裏打滾,他一直在鬼門關前晃蕩。


滿身的煞氣,愣是連閻王都不收他。


這樣的陸學善,那氣勢一爆出來,豈是莫如心能承受得了的?


別說是莫如心雙腿發軟,差點站不住,就是旁邊的百姓,都害怕的抖了幾下。


這人……太可怕了。


莫如心看了一眼旁邊的李天佑,濃濃的愛慕占據了上風。


她咬著牙,努力的讓自己看起來氣勢足一些的質問道:“你是何人?”


“我是何人?”陸學善被眼前這個小姑娘給生生的氣笑了。


京城裏,這世家千金都是這副模樣嗎?


要是這樣的話,他閨女不知道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受了多少欺負呢。


陸學善一想到這個可能,他心口就一陣尖銳的刺痛。


他那麽小,那麽乖的閨女,被人欺負了。


他卻一直不在。


陸學善深吸了一口氣,壓下心底的痛楚,冷睇著莫如心說道:“我是溪溪的親爹!”


“你剛才如此的羞辱我的女兒,你要給我一個說法!”


莫如心一聽,剛才心裏的那點兒懼怕頓時煙消雲散了。


她還以為眼前是什麽人呢。


原來是陸雲溪那個鄉下來的親爹啊。


那她就明白了。


看看,這個人身邊帶著的隨從,騎著的高頭大馬,這都是旺安商行出錢給他置辦的。


也是。


旺安商行有錢。


陸雲溪給她自己的親爹弄出來這麽多東西,完全沒什麽困難。


隻是,莫如心一想到這些東西都是旺安商行出錢,都是陸雲溪從李天佑身上占到的便宜,她就替李天佑覺得不值。


陸雲溪分明就是一個帶著全家人一起打秋風的主兒,怎麽齊王殿下就看不清楚呢?


這麽多的銀子,隨隨便便的拿出去送給別人,也好過給陸雲溪花啊。


給別人,別人還知道感激一下齊王殿下。


給陸雲溪花的話,陸雲溪隻覺得那是應該的,完全不知道感恩。


莫如心就是見不得李天佑這麽的吃虧。


“原來你就是陸雲溪的爹。”莫如心輕蔑的打量著陸學善,“難怪陸雲溪這麽厚顏無恥,原來是因為有你這個爹做榜樣。”


“你女兒不過就是鄉下的丫頭,攀上了齊王殿下,還覺得自己多有資格。你這個當爹的不知道規勸,反倒是助長她的氣焰。你們果然是一丘之貉。”


莫如心鄙夷的話,讓陸雲溪笑了出來。


她看著莫如心說得這麽的大義凜然,她真的是佩服莫如心的臉皮厚度。


“整個大溍,誰家的女兒嫁給王爺不是攀?”陸學善冷聲問道,“你給我找出來一個門當戶對的!”


陸雲溪聽完自己父親的話,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這可真是她親爹啊。


懟人的水平都跟她一樣。


李天佑眼底帶著濃濃的笑意看著陸學善,陸張氏是個性子軟的,不喜歡跟人爭吵。


但是,他這個嶽父大人倒是個能說的。


這樣的話,以後有什麽人想要欺負溪溪的話,哪怕是他不在身邊,嶽父大人也能幫著溪溪,不至於讓溪溪孤軍奮戰。


至於為什麽他會不在溪溪身邊……還不就是因為他的嶽父大人把溪溪給接走了嘛。


李天佑將自己怨懟的小眼神給收了起來。


他就算是滿心的不高興也不能表露出來,那可是溪溪的爹,他討好還來不及呢,怎麽可能讓嶽父大人討厭他?


這個輕重他還是能分清楚的。


李天佑隻是有些幽怨,但是,莫如心差點兒沒被氣暈過去。


聽聽,陸學善說的這是什麽話?


跟陛下門當戶對?


誰家有這個本事?


“就算是不門當戶對,至少也不能是從鄉下來的。”莫如心沉著臉冷冰冰的說道。


“王爺這麽尊貴的身份,怎麽能娶一個農家女?”


“真是辱沒了皇室尊貴。”


陸雲溪笑問道:“這位莫小姐,我怎麽記得你的父親也是農家子出身呢?”


“你父親都是從鄉下出來的,你這麽快看不起從鄉下出來的我了?你父親知道你這麽鄙視他看不起他的出身嗎?”


從那場宴會上見到了莫如心之後,她回來可就是找人調查了一下莫如心家裏的情況。


不管怎麽說,這也算是情敵了,至少,她要做到知己知彼嘛。


莫如心臉色變了變,剛要開口說話,陸雲溪又繼續說道:“你爹可是娶了自己老是的女兒,也就是你娘。”


“你娘的父親是朝中的大臣,也是你父親的老師……”陸雲溪挑眉問著莫如心,“怎麽?你自己的爹就是攀富貴的,你還有臉說別人?”


莫如心臉色白得是一點兒血色都沒有了。


“你爹當時是什麽身份?”陸雲溪笑眯眯的問道,“不過就是舉人,然後被朝中大臣看中,收為學生。”


“在跟著老師學習的時候,你父親可就跟你母親情投意合了,然後,考中了功名之後,直接成親。”


“你父親這樣的,按著你的話說,也是夠不要臉的啊。”


“他還不如我呢。至少我對天佑哥哥還有恩情,你父親那個……算什麽?被老師收為學生,然後還追求自己老師的女兒……似乎比我更加的喜歡攀附權勢呀。”


“你這樣的人有怎麽資格說我女兒?”陸學善聽完,不屑的冷哼了一聲。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