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259章 哪個重要

第1259章哪個重要


少爺這也太為難人了。


剛才是少爺開開心心答應忠勇侯的,現在,跟他說有什麽用?


他就是個下人什麽都做不了的。


不過,小廝看到自家少爺實在是傷心欲絕的模樣,他也是跟著難受。


他想了想,試探的問道:“少爺,要不讓其他人求求小姐,說舍不得小姐。”


“舍不得溪溪?”李天佑看著身邊的小廝,遲疑的問道。


“對啊。”小廝趕忙的說道,“那都是小姐身邊伺候的人,他們舍不得小姐離開不是正常的嗎?”


“對。”李天佑重重的一點頭。


小廝笑了,張嘴,剛要說話,就聽到他們家少爺說道:“讓那些丫鬟嬤嬤也都收拾東西,跟著溪溪過去。”


“這都是溪溪用慣的人,他們知道溪溪喜歡什麽。要是換了人,沒照顧好溪溪可怎麽辦?”


“我又不在溪溪身邊,溪溪有什麽不舒服的,找誰說去?”


“你跟管事的說一下這個事情,讓他安排好了,該跟著溪溪過去的人,一定要跟著過去。”


小廝默默的閉上了嘴巴。


他心裏有一堆的話,但是,一個字他都不想說。


因為一開口,他就想咆哮。


他家少爺不是說舍不得小姐嗎?


這不想辦法把人留下,還把丫鬟嬤嬤全都送過去是什麽意思?


生怕小姐走得不夠徹底?


小廝暗中各種腹誹,但是,看到他家少爺臉色始終不好,他無奈的開口說道:“少爺,要是小姐在忠勇侯府住得不舒服,那小姐可就會想在王府的日子。那小姐,是不是就盼著早點兒回來?”


李天佑一眼掃了過去,那眼神冷得讓小廝激靈靈的打了一個寒戰,他、他說錯什麽話了嗎?


“不管是什麽理由,都不能讓溪溪過的不舒服。”李天佑冷冷的扔下這句話之後,快步的往回走,同時命令著小廝,“把管事的找來。”


“是。”小廝嚇得趕忙的小跑著去叫管事的。


他真的是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讓自己嘴賤。


少爺可是把小姐放在心尖上疼的,又怎麽會想讓溪溪小姐遭罪呢?


雖然,這個遭罪,隻可能是一點點的不習慣,但是,這一點點不習慣,少爺也是絕對不會允許發生的。


李天佑將王府的管事找來了,仔仔細細的交待了一番,讓他們把什麽東西都想到,千萬不要讓溪溪換了一個地方住,然後有什麽不習慣的。


所有準備的東西,都要讓他過目。


李天佑這個態度,可是讓幾個管事連連點頭。


他們負責的範圍不一樣,但是,關係到小姐的,自然是方方麵麵他們都要照顧全了。


那些人連夜回去想應該準備什麽,李天佑也沒有閑著。


想著溪溪要搬回去了,以後溪溪的吃穿用度都是要在忠勇侯府的。


既然這樣的話,他要讓旺安商行平日裏就要備下溪溪需要的東西,按時按點的送過去。


溪溪一向都是很隨意的,用什麽她都不會在意。


至於忠勇侯的話……他又沒有跟溪溪生活過多久,怎麽會知道溪溪習慣什麽?


這些東西,他一定要考慮好了,不能讓溪溪委屈了。


李天佑晚上將自己能想到的都寫了下來,然後,次日吃過早飯之後,他沒有去旺安商行,而是去找了陸王氏。


“奶奶,昨天叔跟我說了一下,想接您去忠勇侯府。”李天佑開門見山的說道。


“嗯,你叔昨天也跟我說過這個事情了。天佑,你的意思呢?”陸王氏含笑問道。


李天佑輕歎一聲:“奶奶,其實我是真的不想你們走的。不過,叔說的有道理。”


“這朝堂上,總是有人在盯著我。你們繼續住在這裏,對咱們都不好。”


“而且,就算是奶奶你們去了忠勇侯府住,咱們還是一家人的。”


李天佑通情達理的笑著說道:“就跟大伯二伯似的,他們是住在其他的地方,但是,大家始終是一家人。”


陸王氏欣慰的點頭:“是這意思。”


“天佑啊,你想什麽時候過去就過去。”


“嗯。”李天佑說道,“到時候,我肯定會經常去的。商行好多東西,我都要跟溪溪商量。”


陸王氏點頭,這點她是沒有異議的。


兩個孩子還要忙著旺安商行,肯定會經常往來的。


這也是為什麽她同意跟自己小兒子過去,而不擔心的原因。


天佑經常去忠勇侯府,還是一樣的,不會讓天佑有一種被家裏人拋棄的感覺。


陸王氏又擔心天佑心裏會難過,安慰了他很久。


李天佑過了小半個時辰,才從陸王氏的院子離開,去找陸雲溪。


“天佑哥哥,你來了。”陸雲溪一見到李天佑,興奮的對著他招手,“趕快,東西你都弄好了吧?”


“嗯,弄好了。”李天佑點頭,說著,從懷裏取出厚厚的一本冊子。


陸雲溪驚了:“這麽多?”


“那是自然。”李天佑說道,“這事情一定要弄的細致,不能有疏漏的。”


陸雲溪想了想,讚同李天佑的說法:“還是你考慮的周全。”


“來,溪溪,你看看,還有什麽遺漏的,你來補充一下。”李天佑將冊子交給了陸雲溪。


陸雲溪鄭重的接過來,認真的翻開,然後……她整個人都愣住了。


她呆了呆,隨後,快速的翻了翻冊子,大致的瀏覽的一番,全都看完了。


“天佑哥哥,這是什麽啊?”陸雲溪整個人都蒙了。


“叔跟我說了,要接你們過去忠勇侯府住,這些都是給你還有奶奶他們準備的東西。你們過去的話,叔對你們的習慣不了解。”李天佑解釋道。


“你們要是因為不習慣,然後住得不舒服,多不好。”


陸雲溪一拍自己的額頭,有一種想要暈過去的衝動:“天佑哥哥,你不是說要分析朝中勢力的嗎?”


昨天他們參加完那個宴會,看到當時的情況,不是在回來的路上,已經說好了好好的分析一下情況的嗎?


昨天因為她爹突然回來,他們就沒弄這件事情。


她以為天佑是晚上寫出來了,今天過來,他們兩個商量商量呢。


“那個又沒有這個重要。”李天佑理所當然的說道。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