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249章 不是外人

第1249章不是外人


“是。”陸學善恭敬的答道。


溍帝沉默了,他突然想到了一個極其不可思議的可能。


正是因為太讓人無法相信了,所以,溍帝仔仔細細的打量起來陸學善的容貌。


陸學善長得還是很不錯的,隻不過,在戰場上這麽多年,自然有些滄桑。


但是這樣的磨礪並沒有影響他的容貌,反倒是多了沉穩的氣質之後,讓他看起來愈發的安全可靠。


這些東西,溍帝都是大概一看,他主要的是在看陸學善的五官。


他在找相似的地方。


溍帝幹咳了一聲,問道:“愛卿,你家中兄弟幾人?”


“兄長二人,臣還有一個小妹。”陸學善答道。


溍帝心裏咯噔一下:“你的兄長,是不是……”


說到這裏,溍帝自己說不下去了。


他就是覺得自己腦子裏有點兒亂,不過,仔細想想,哪怕是最不可能,但是,事實就是事實,他有什麽好不好麵對的?


更何況,陸學善對大溍忠心耿耿,更是一個有情有義顧家的好男人。


他在戰場上勇猛,在謀略上出眾,這樣的棟梁之才,還是他的親家,不錯,不錯,相當的不錯。


“愛卿,你的女兒是不是叫陸雲溪?”溍帝想通了,把心裏的震驚壓了下去之後,幹脆利落的問道。


陸學善聽到自己女兒的名字,就笑了起來,重重的點頭:“回陛下,是。”


“哈哈……那咱們可就不是外人了。”溍帝哈哈大笑。


天佑那小子真是有本事,自己找個媳婦兒這麽厲害,這老丈人本事也不小。


溍帝可是喜歡陸學善這樣的。


陸學善在朝中沒有跟其他的勢力有聯係,也就是說幹幹淨淨的沒有任何利益牽扯。


關鍵是,陸學善跟他還是兒女親家,這樣的好事哪裏去找?


所以,短暫的震驚之後,溍帝絕對是喜悅大過驚訝的。


陸學善趕忙擺手道:“陛下可是折殺臣了。”


“臣的女兒能將旺安商行開起來,還多虧了齊王殿下的幫忙。更重要的是陛下在為他們行方便。”


溍帝可是不讚同陸學善的說法,擺了擺手:“你這樣說可就不對了。”


“你在戰場上,自然是感覺得更加的清楚。”溍帝問道,“你覺得這旺安商行好不好?”


陸學善神色複雜的看向了溍帝,陛下的這個神情,讓他有點兒一言難盡。


“學善啊。”溍帝這稱呼那叫一個親切,嚇得陸學善心髒一個哆嗦。


陛下是不是熱情的有點兒過頭了?


陛下的這個厚愛,他有點兒承受不來。


“你可不要謙虛,這都是溪溪做的好。天佑那小子就是在旁邊幫了一點點的小忙。要說朕所謂的行方便……”溍帝搖頭自嘲的笑了起來。


“咱們也不是外人,朕就實話跟你說了吧。朕的內帑啊,可全都是靠這溪溪才充盈起來的,不然的話,朕可是窮得叮當響。”


陸學善、陸學善表示,這話他沒法接啊。


陸學善隻能是坐在椅子上,保持微笑。


不然,他能怎麽辦?


難不成附和,承認陛下窮嗎?


他又不是瘋了。


好在溍帝也沒想著讓陸學善搭腔。


他自顧自的說道:“更何況,旺安商行弄出來的東西,整整的受益人是整個大溍。溪溪這樣的商行,朕要是不給她行方便的話,那朕可就是個徹頭徹尾的昏君了。”


陸學善隻能是微微的拱手行禮,不發表任何意見。


“真是沒想到,學善你竟然是溪溪的父親。”溍帝可是頗為感慨,“你們一家都是我大溍的有功之臣。”


“陛下言重了。臣等身為大溍的子民,自當為大溍效力。”陸學善行禮謙虛道,“更何況,臣當初在戰場上爭著立功,也是存了自己的私心的。”


陸學善愧疚的說道:“臣當時是個逃兵,就是想著,多立功,可以將功折罪,不牽連到自己的家人。”


“沒成想,陛下如此宅心仁厚,不僅免除了臣的罪過,而且還封了臣爵位。”


“臣,真是惶恐!”


“坐著說。”溍帝一見到陸學善要起身,他擺擺手,直接製止了陸學善的動作。


“當年逃兵的事情,也與你沒有關係。你不過就是一個小卒子,你隻能是聽命行事。至於後來,你沒有逃回家鄉,而是去其他的軍中繼續為國效力……”


溍帝滿意的點了點頭:“那一戰,逃走的將士不計其數,像你這樣選擇的人,朕可知見到一個。”


“其他的……可是除了死的,就是下落不明。”


那些人,不知道是逃到哪裏去隱姓埋名了。


換個身份,是可以繼續活著的。


隻是他們的家裏人就慘了。


一輩子見不到他們回家,一輩子一家人都無法團聚。


“唯有學善你,找到了其他軍中,繼續當兵。而且還一步一步的爬了起來,屢次立了大功。”


溍帝最開始看重陸學善就是看重他的能力,等到知道了陸學善的經曆之後,他又覺得陸學善是個有責任心的人。


陸學善真的要是逃了,改頭換麵,一個小卒子,也沒有人會追查。


唯一受罪的就是他的家裏人。


為了不被找到,或者是不連累自己家裏人,陸學善肯定是不會回家的。


他不回家,家中的老弱婦孺怎麽過,可想而知。


畢竟那個時候,陸學善也不知道旺安商行是他女兒的。


“學善啊,你就不用糾結以前的事情了。”溍帝笑道,“朕現在算是知道,為什麽溪溪這麽優秀了,主要是,她有一位明事理的好祖母,教出來你這樣的好父親。”


“所以,溪溪那孩子,才會又有本事又是一個重情重義的。”


陸學善呆了呆,這才慢半拍的行禮道:“陛下謬讚了。”


他不是聽陛下的稱讚聽的呆住了,而是,被陛下的神情給弄蒙了。


剛才陛下稱讚的人是他的女兒吧?


為什麽陛下一副好像是在說自己女兒的感覺?


要說剛才溍帝的反應,讓陸學善有些疑惑的話,那麽溍帝隨後的一句話,則是徹底的讓陸學善聽不懂了。


“自家孩子,什麽謬讚不謬讚的?朕說的可是真心實意。”


“自、自家孩子?”陸學善遲疑的問了一句,隨後,又想到了一個可能,道,“陛下對溪溪真是愛護……”


“那是當然,溪溪可是朕未過門的兒媳,朕怎麽可能不愛護?”


晴天一道霹靂,直接把陸學善給劈蒙了。


未過門的……兒媳?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