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244章 什麽東西

第1244章什麽東西


陸雲溪微微的挑眉,裝傻呢?


她低頭看了看李天佑緊緊握著她手的手,都坐下了,還有必要這麽牽著嗎?


而且剛才她先牽著李天佑的手,沒想到這幾步路的工夫,李天佑就反客為主了。


李天佑順著陸雲溪的目光,看到了她在意的事情,然後,問了一句:“我太用力了嗎?”


他說完了之後,還沒等陸雲溪說話,他的手果然是鬆了一些,但是,依舊在握著。


李天佑的小心思,讓陸雲溪不禁莞爾。


“你不在意別人的目光?”陸雲溪問道。


李天佑奇怪的看著陸雲溪,一片茫然的模樣,表明,他沒理解陸雲溪話裏的意思。


陸雲溪笑了笑說道:“讓人家看到,堂堂齊王殿下,竟然這樣,可是有損你的形象啊。”


李天佑唇角一勾,說道:“我愛護自己未來的妻子,跟自己未來的妻子感情好,這有損什麽形象?”


“更何況……”李天佑笑問道,“未來夫妻二人感情好,不是好事嗎?他們難道還想盼著咱們感情不好?”


說著,李天佑的眼眸微微的眯了起來:“誰要是這麽盼著,我就讓他們以後也過不好。”


陸雲溪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回握了一下李天佑的手:“誰敢啊。”


“就算是他們盼著咱們不好,那也是在背後裏盼著。在明麵上,誰敢這麽找死?”


李天佑笑了:“他們是不敢,不過,總會有那種腦子不清楚的。”


“也是……”陸雲溪點頭,讚同李天佑的說法,“我剛才可是看到了那個莫興鵬來了。”


提到這個人,陸雲溪可是印象深刻。


正是因為這個人跟她一個勁兒的爭,所以,她才有機會讓望遠鏡那麽高調的出現在眾人麵前。


反正這段時間,莫興鵬是消停了,沒找過他們旺安商行的麻煩。


“長寧侯的孫子,還是庶出的。長寧侯聰明啊,想跟定國公來往,站定國公那邊,但是,他自己不出麵,讓這個庶出的孫子給咱們找麻煩,隱晦的巴結定國公。”


陸雲溪不屑的冷笑:“長寧侯真的是好打算。”


“那也是莫興鵬自己樂意的。”李天佑並不覺得莫興鵬無辜,“作為庶出的孩子,他想爭一爭,總是要付出代價的。”


“很顯然,他是看好定國公那邊。”


陸雲溪好笑的搖頭:“按著長寧侯的身家,就算是庶出的,不去爭的話,日子過得也不算差。”


“估計也就是落差吧。”


“跟他嫡出的兄弟比,以後他分得的家產會少很多。”


畢竟莫興鵬是侯府出身,他隻會跟自己身邊的嫡出兄弟比較,他絕對不會跟普通百姓看齊的。


真是利益動人心。


為了更多的利益,他看透了自己祖父的心思,就冒頭出來爭一爭。


“唉……”陸雲溪重重的歎息了一聲,李天佑奇怪的看著她,“怎麽了?”


“我就想啊,怎麽這麽多大妖怪小妖怪的。”陸雲溪單手支腮,幽幽的看著李天佑,“煩都煩死了。”


“關鍵是,那個大妖怪在家裏一坐,就有不少的小妖怪上趕著跑去給他當打手。”


“你說他們是不是傻?用自己的犧牲換來別人的功成名就,他們能撈到什麽好處?”


李天佑笑了,伸手一揉陸雲溪的頭頂,笑道:“他們不會以為輸的那個人是他們,他們才是最後能獲利的得勝者。”


陸雲溪真的服了:“誰給他們的自信?”


李天佑笑了,無奈的搖頭:“誰知道呢。”


“天呐,你們在幹什麽?”一聲驚呼,惹得陸雲溪跟李天佑奇怪的回頭。


隻見到一個身穿這鵝黃色繁重長裙的姑娘,正滿臉驚愕的盯著他們。


那手還捂著嘴巴,雙眼瞪得溜圓,眼珠子驚訝的都差點沒掉地上。


陸雲溪疑惑的瞅著這個她並不認識的姑娘,這誰?


還有……他們幹什麽了?


至於把人嚇成這樣嗎?


“你們怎麽可以這樣?”姑娘怒氣衝衝的往前走了幾步。


被她憤怒的目光盯著,陸雲溪這個時候,就算是想騙自己這個姑娘指責的人不是他們都不可能了。


“光天化日之下,你們怎麽可以這樣傷風敗俗?”姑娘的話,讓陸雲溪驚了。


傷風敗俗?


她仔細的看了看她跟天佑,他們什麽都沒幹啊。


陸雲溪的疑惑,李天佑的麵無表情,可是讓那位姑娘是真的不高興了,她大步上前,氣惱的說道:“陸雲溪,你怎麽可以這樣纏著齊王殿下?”


“大庭廣眾之下,你不要臉,齊王殿下還要臉呢。你怎麽可以這樣牽著齊王殿下的手?”


陸雲溪驚得下巴差點兒沒掉下來。


她眨巴了兩下眼睛,這才開口,問道:“這位姑娘,你腦子沒毛病吧?”


陸雲溪的話,顯然是讓本就生氣的姑娘愈發的憤怒了:“陸雲溪,你太粗俗了!”


陸雲溪被氣笑了:“姑娘,我跟你無冤無仇的,你跑到我麵前來,說我傷風敗俗。你不粗俗?”


“你是真不粗俗,你是徹底的沒臉沒皮!”


她跟天佑正琢磨著鄂恩鎮的事情呢,不知道是從哪裏冒出來的這麽個玩意兒來添堵。


真以為她沒脾氣啊?


“陸雲溪,你果然是從鄉下來的,不懂規矩。”姑娘氣惱的嗬斥著。


“齊王殿下,你看她!”


陸雲溪震驚的瞅著那姑娘用力的一跺腳,竟然還有幾分撒嬌的意味。


這姑娘的舉動,可是把陸雲溪給驚到了。


撒嬌?


對著天佑撒嬌?


那個丫頭算個什麽東西?


竟然對著李天佑撒嬌!


陸雲溪眼眸剛剛的眯了起來,就聽到旁邊李天佑冷聲嗬斥:“放肆!跪下!”


就這四個字一出口,陸雲溪心裏頓時就舒服了。


她是舒服了,很顯然那個姑娘是相當的不舒服。


她睜著大大的眼睛,不敢相信的瞅著李天佑,仿佛李天佑就是那辜負了她的負心漢似的。


陸雲溪摸了摸下巴,厄……這姑娘的反應有點兒不太對勁啊。


“天佑,你認識她?”陸雲溪轉頭問道。


他們可都定親了,她宣告一下自己的權力沒問題吧?


“不認識。”李天佑回答完了之後,轉頭看向那個姑娘,目光冰冷,不怒而威。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