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242章 把握機會

第1242章把握機會


“天佑,你是認真的嗎?”半晌,李天成才把那口氣給喘勻了,不可思議的問著李天佑。


李天佑比李天成還要驚愕:“大哥,我剛才說的有哪點兒像是開玩笑的意思?”


李天成猛地一擼自己的袖子:“我忍不了了,就算是咱們是親兄弟,我也忍不了了。”


“天佑,這事情,我就要跟你好好的掰扯掰扯了。”


“你說溪溪年紀小,容易被騙。你告訴我,當年是誰,才到了京城沒多久,就敢在朝堂上懟大臣了?”


李天成盯著李天佑,他就想聽聽,天佑還有什麽話可說的!


哪裏想到,李天佑竟然難受的歎息了一聲:“當初可不就是因為溪溪年紀小,那些大臣就欺負她。”


“弄得溪溪小小年紀,不得不奮起反抗,據理力爭,這才沒被欺負了去。”


李天成:“……不是,天佑,咱們睜眼說瞎話沒這麽說的。”


“有幾個小孩子,在那個年紀,敢在朝堂上,跟大臣嗆聲?”


“更何況,最後失敗的那一方,還是朝中大臣。”


李天佑點頭:“那是因為他們不占理。不占理還欺負溪溪,他們不輸的話,那就沒天理了。”


李天成:“……行吧。”


天佑高興就行了。


反正在這個問題上,天佑的立場是相當堅決的。


溪溪從來就不會有錯,有錯的話,那也是別人的。


“大哥,難不成覺得溪溪有錯?”李天佑目光幽幽的看了過來。


李天成急忙擺手:“沒有,溪溪沒錯。”


這話,他絕對不是昧著良心說的。


實在是溪溪本來就沒有任何問題。


“既然溪溪沒錯,大哥為什麽要跟我在那個問題上爭執?”李天佑可是不肯放過李天成了。


李天成嘴巴張了張,無數的解釋到了嘴邊,最後,隻化成一句話:“我錯了。”


這個時候,他是說多錯多。


更何況,他剛才隻不過是看不慣天佑睜眼說瞎話而已。


“嗯,大哥以後可不能這樣說溪溪。溪溪還小呢,讓她聽到了,她得多難過。”李天佑提醒著李天成,要顧及一下溪溪那弱小心靈的承受能力。


李天成、李天成表示,他想揍人行不行?


自己這個弟弟平日裏這麽老成沉穩,怎麽一到了陸雲溪的事情上,整個人直接變得蠻不講理,隻認他自己認為的事情,其他的一概聽不進去。


“嗯,行,我知道了。”李天成能怎麽辦?


自己的親弟弟,還能真的上手揍?


再說了,就算是真的上手,他還真的不一定有把握打贏天佑。


他從袁玉山那邊可是聽說了,天佑的習武天賦極高。


而且,以他對天佑的了解,事情要麽不做,要做就做到最好。


現在,就算是袁玉山也不見得知道天佑的實力如何。


“以後有宴會的話,大哥別忘了叫上我們。”李天佑說道,“早晚要麵對的事情,不如一口氣盡快解決。”


李天成收起剛才打趣的神情,笑了,點頭道:“好,盡快解決鄂恩鎮他們。”


他明白天佑的意思,反正不是在各種聚會上與鄂恩鎮他們碰麵,鄂恩鎮也會找其他的辦法跟途徑的。


還不如快速解決這個事情,大家多碰碰麵好了。


李天成跟李天佑好好的說了一下後麵的事情,李天成過來,自然不僅僅是抱怨的。


也是為了跟天佑說一下溍帝的意思。


等到兩兄弟商量完了之後,李天成在齊王府吃了一頓飯,這才回宮。


到了宮裏,李天成將他們商量的事情撿著重要的跟溍帝說了一下。


溍帝聽完笑了:“不錯,天佑都不用朕跟他說,他已經就想到了後續的發展。”


“後麵的話,就看你們兄弟兩個人的了。”


“這可是要給你挑太子妃,你自己上心點兒。”


李天成無語的瞅著自己父皇:“父皇,這不過就是個幌子,有必要這麽認真嗎?”


現在是他成親的時候嗎?


朝中勢力錯綜複雜,他隨隨便便的娶了妻,讓朝堂上的局勢不明不說,還有可能會害人。


要是找了個居心叵測的女人,他就要跟那個女人勾心鬥角幾年。


要是,找了一個真正的好姑娘,就現在的形勢,那個好姑娘也是要辛苦幾年的。


說不定,還有可能會被某些人給害了。


所以,他就算是成親,也要再過過,至少要等戎北的情況穩定了再說。


“你現在先相看著,等到事情穩定了,不是可以直接娶過來?”溍帝忍不住瞪了自己這個傻兒子一眼,“你說說你,整天的羨慕天佑跟溪溪的感情。”


“現在有這個機會,讓你提前的多接觸接觸,你怎麽不知道把握機會?”


李天成:“!!!”


對啊!


他要把握機會啊。


宮中,溍帝怎麽安排不說了。


反正大臣們是都知道陛下的意思了。


太子殿下也是該娶親了,但是吧,這人選……看樣子陛下跟太子殿下都是不想隨隨便便的選一個。


既然這樣,那就讓小輩兒們自己找機會。


於是,在幾天之後,就有了一場聚會。


“啥玩意兒?”陸雲溪以為自己聽錯了,掏了掏耳朵,問道,“豐收節?”


“嗯。”李天佑點頭。


陸雲溪無語的問道:“大溍有這麽個節日嗎?”


“是他們自己說慶賀豐收,大家在一起聚會慶祝一下。”李天佑笑著揉了揉陸雲溪的小腦袋說道,“不過就是找個由頭,讓大家在一起有個機會聚一下。”


“我就說嘛。”陸雲溪哼了一聲說道,“這個季節,豐收個是勁兒啊?”


夏天最熱的時候是過去了,但是也沒到真正豐收的時候啊。


就他們那些人,什麽時候在意過地裏莊稼是不是豐收?


“那他們的意思是不在京城?”陸雲溪捕捉到了裏麵最根本的東西。


豐收啊,總不好在京城吧。


京城裏麵……有什麽莊稼地嗎?


“在京郊的莊子上。”李天佑說道,“到時候,咱們跟大哥還有二姐一起走就行了。”


“公主也去?”陸雲溪緊張的問道。


“嗯。”李天佑點頭,“父皇的意思是讓公主也出去走一走,要是看到合適的,以後心裏也有點譜兒。”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