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226章 不用招待

第1226章不用招待


旁邊聽了個全過程的李天佑,那可是笑得見牙不見眼。


“溪溪,明天的禮物還會更多。”李天佑笑著說道。


既然溪溪喜歡禮物,他就撿著溪溪喜歡的說。


“誒?”陸雲溪驚訝的轉頭看向李天佑,“為什麽?”


“傻丫頭。”陸王氏緩過神來,又看到自己乖寶兒有些犯傻,忍不住笑著開口解釋起來,“你跟天佑都定親了,還是陛下賜婚的。別人不應該送些賀禮過來嗎?”


她剛才也是傻了,怎麽都沒想到溪溪會那麽想。


也是。


在溪溪的心裏,這天佑啊,一直都是他們自己家裏的人。


那禮物是外麵白來的,溪溪當然是更加的高興。


陸王氏越想越是欣慰。


自己的乖寶兒都不用她多說什麽,把事情早就想得無比的透徹。


“誒?他們也會送賀禮過來?”陸雲溪笑眯眯的說完,又挑了挑眉,“又有禮物收了,真開心!”


“娘,你開心不開心?”陸雲溪看著一直坐在旁邊,沒有說話的陸張氏,興奮的問道。


“開心、開心。”陸張氏含笑說著,“你跟天佑去宮裏累了,早點兒回去休息吧。明天應該還有得忙。”


“好。”陸雲溪點頭,拉著李天佑走了。


他們剛離開,陸張氏這眼淚唰的一下就下來了。


“這是好事。”陸王氏感慨著勸道。


她也是當娘的人,也嫁過閨女,自然是理解陸張氏的心情。


“娘,我知道。但是,我就是……就是忍不住。”陸張氏捂著臉,不停的掉眼淚。


剛才她一直不說話,就是強忍著。


挺好的事情,她不想哭出來,讓溪溪難受。


但是,一想到自己閨女要嫁人了,她這心裏啊……真的是說不上來的感覺,這眼淚就是不受控製的往外冒。


“哭吧,哭出來,心裏舒服了。”陸王氏在勸著陸張氏,她也不阻止陸張氏哭。


都是當娘的人,誰不理解這個感受?


她閨女當年嫁人的時候,她也是一想起來啊,那眼淚就流個不停。


“你也不用太難受。”陸王氏勸道,“就算是溪溪跟天佑成親了,咱們也還是住在一起的。天天的你能看到溪溪,也沒什麽區別。”


陸王氏這麽一說,陸張氏愣了一下,她呆呆的抬頭,眼淚倒是止住了。


“娘說的有道理。”


是啊,她閨女就算是成親了,他們也還都住在這裏。


似乎也沒什麽變化。


頂多就是溪溪從現在住的院子搬到隔壁的院子裏去。


她想看溪溪,走兩步路就能見到了。


又不是把溪溪嫁到了老遠的地方去。


陸王氏見到陸張氏的情緒好了一些,她這才笑了起來:“看,咱們溪溪還在咱們跟前呢。”


“對對對……”陸張氏忙不迭的點頭。


這麽一想,她心裏真的是特別舒服。


這邊陸張氏被陸王氏給勸開了,另外一邊,陸雲溪則是沒有時間去想這些鬱悶的事情。


因為她根本就沒想過,自己成親的話,會讓自己娘很想自己。


反正大家都住在一起,跟以前也沒有太大的區別,所以,她就沒走這個心思。


更別說,她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跟李天佑商量。


“明天的話,要是有人來送禮,咱們就要看看到底都是誰了。”陸雲溪拿過了紙筆來。


李天佑拿過了旁邊的小冊子,上麵用隻有他們兩個人熟悉的暗語寫的東西。


這裏都是他們分析好的朝中勢力。


好讓他們能更加清晰的分辨出來敵我陣營。


兩個人商量了小半個時辰之後,就將朝中的情況分析完了,然後,陸雲溪用筆杆輕輕的點了點桌麵說道:“朝中的事情還是可以拖一拖的,現在關鍵的問題是戎北那三個人。”


“他們明天肯定回來送賀禮的。你覺得他們會親自過來還是隻是派個代表?”


“說不好。”李天佑搖頭,“咱們旺安商行的人已經在戎北打聽了,但是,對於他們三個人的消息,也僅僅限於表麵。”


那種並不深入的消息,他從來都不會完全信任的。


被所有人都知道的信息,怎麽可能是真實的?


更別說,那還是從戎北民間打探到的。


民間的人,對戎北曾經的皇子跟公主,能了解多少?


還不就是道聽途說,或者是所謂的傳言。


“不過,明天他們若是來的話,咱們就了解了。”李天佑說道,“不管是他們派一個人過來,還是三個人一起過來。”


“嗯。”陸雲溪也是讚同李天佑的說法的,“隻要是跟他們接觸了,就比較方便打探消息。”


“但是……”陸雲溪提到這個就有些暴躁,“要是定國公他們抓住這個不放,來找茬兒呢?”


“那些人是戎北的人,然後,定國公再拿著你有一半戎北血脈說事……”陸雲溪冷哼一聲,“到時候,就熱鬧了。”


李天佑眸光閃爍了一下,說道:“定國公要是真的如此不識大體,那就怨不得旁人了。”


“到時候,該解決的事情,就一起解決掉。”


他是不想把大溍折騰起來,但是有人非要折騰,那他也不怕。


他不擔心被人針對,可是,因為針對他,讓溪溪不痛快……那就誰都別想痛快!


“明天再看吧。”陸雲溪聳聳肩說道,“反正就算是定國公腦子不清楚,想要發難,也不會是明天就開始。”


再老糊塗也不至於糊塗成那樣。


“嗯。”李天佑自然是不會對陸雲溪的話有什麽意見,“溪溪,那你今天早休息,明天可能會忙。”


“過來的應該都是咱們平輩兒的人,需要咱們自己招待。”


“沒問題。到時候……”


陸雲溪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聽到李天佑說道:“你露個臉就行,到時候自然有丫鬟什麽的負責招待他們。”


“你不需要跟他們周旋。”


陸雲溪好笑的瞅著李天佑,問道:“這樣合適嗎?是不是有點兒不太禮貌呀?”


“為什麽不合適?”李天佑疑惑的問道,“溪溪,你可是旺安商行的老板,也是齊王妃,他們隻是沒有任何封號功名的小姐公子,你不用紆尊降貴的去招待他們。”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