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220章 最有資格

第1220章最有資格


“多謝定國公關心,我的腦子還算清楚。”齊博康微微一笑的說道。


齊博康還是很有涵養的,不然的話,早就諷刺起來定國公了。


定國公還有臉說他老糊塗了。


要他看的話,完全就是定國公老糊塗了。


不然,為什麽非要一個勁兒的針對天佑?


定國公顯然是沒有意識到齊博康沒說出來的話是什麽,他繼續譏諷道:“齊老要是沒老糊塗的話,怎麽就說出如此荒謬的胡話來?”


“胡話?”齊博康不解的看向定國公,好笑的問道,“定國公何出此言?”


“齊老竟然覺得陸雲溪一介平民坐在殿上是理所當然的,這還不是老糊塗是什麽?”定國公冷冷質問道。


“凡事都要分個尊卑,立個規矩。要是說普通百姓隨隨便便的都能到宮中參加宴會,而且還坐到那樣的位置……這大溍可就要亂了。”


“以前大溍可不是這樣的。”定國公這話分明就是在指責,自從李天佑回來之後,一切都亂了。


大溍連一點兒正常的規矩都沒有了。


長此以往下去,大溍就徹底的完了。


齊博康又不傻,怎麽能聽不出來定國公話裏的意思。


定國公是字字句句都不忘指責李天佑。


齊博康心裏的怒意是一點兒都沒有帶出來,他隻是微微一笑,說道:“定國公,若是其他的宴會,也許溪溪不應該出現,但是,今天這個宴會,她是必須要出席的。”


“什麽意思?”定國公冷睇著齊博康,“齊老還是要好好的為我解釋解釋,我可是真的聽不明白了。”


齊博康捋了捋胡子,不緊不慢的問道:“定國公該不會忘了這次宴會的主要目的吧?”


“哼,你當老夫……”定國公得意的神情陡然的僵在了臉上,一種尷尬快速的蔓延,甚至在幾個呼吸之間,就轉變為了羞憤。


齊博康自然是看出來定國公想到了事情的關鍵,可是,他依舊是假裝不知道,不清楚的繼續慢條斯理的說道:“這可是為了給戎北王的公子小姐接風洗塵的。”


“大溍能打贏了戎北,旺安商行的功勞是誰都抹殺不了的。作為旺安商行的老板,陸雲溪參加這次宴會,那是天經地義。”


“要是說陸雲溪沒資格的話……那我可真的不知道,誰更有資格了。”


定國公狠狠的瞪了齊博康一眼,轉頭,拿起了杯子,將杯中的茶水一飲而盡。


齊博康見到定國公不說話了,他也沒有咄咄逼人的繼續追著諷刺。


隻不過,齊博康在心裏重新的評估了一下。


定國公現在的這個腦子,可能是真的有點兒問題了。


以前的話,這麽明顯的錯誤,定國公是絕對不會犯的。


現在,定國公怎麽變成這樣了?


難不成真的是年紀大了,腦子不行了?


齊博康在琢磨的時候,同時也在心中暗中警惕。


他比定國公是小一些,但是也沒小多少,他應該也要注意一下了。


不要跟定國公似的,腦子糊塗不說,還偏執成那樣。


李天佑跟陸雲溪他們兩個到的不算早,大部分大臣已經帶著家眷全都到了。


畢竟是宮中的宴會,誰敢晚到?


所以,當陸雲溪坐下沒一會兒,連一杯茶水都沒有喝完,太監就已經高聲的喊了起來。


陛下跟皇後到了。


眾人齊刷刷的起身,見到溍帝帶著皇後進來,他們身後跟著太子李天成以及公主李靈雙。


眾人恭敬的行禮,溍帝皇後落座之後,大家夥平身,這才坐了下去。


陸雲溪安靜的坐在一旁,看著從戎北來的一個公子跟兩位小姐跟著太監進殿,行禮。


一切的進展都是其樂融融的,甚至可以說氣氛是很融洽的。


但是,這戎北王的三個子女真的沒有帶著其他目的來……這話說出去,估計是誰都不信。


其他的陸雲溪是看不出來,畢竟跟那三個人不熟悉,但是,隻看樣貌的話,讓她不由得暗中稱讚了一句,美人啊!


男子俊俏,兩位姑娘也是各有各的美,一個是如同怒放的牡丹一般,熱烈又富貴,另外一個好像是水中芙蓉,清純可人。


不管人怎麽樣,反正這三位往那裏一站,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尤其是一個個舉止相當的有禮規矩。


若是不事先知道他們是戎北的人,說不定,有那家中有適齡小輩的夫人,早就相看起來了。


突然,陸雲溪腦子裏閃過了一個念頭,她快速的看向了李靈雙。


大溍唯一的公主,現在已經十八歲了,還未曾婚配。


在這個年代,十五歲女子就成親的年紀,十八歲還沒有出嫁,真的算是晚的了。


更何況,看年紀的話,那戎北王的兒子似乎跟李靈雙的年紀相當。


戎北王不會是抱了那樣的目標吧?


讓自己的兒子娶大溍的公主。


陸雲溪越想越覺得毛骨悚然。


戎北王是不是真心臣服的,大溍內,有腦子的大臣都能看明白。


當年為了兩國之間的穩定,溍帝可就娶了戎北的“公主”。


現在的話,誰知道當年的事情還會不會上演?


陸雲溪心中有了想法,再去看戎北王的三個孩子,她怎麽都覺得可怕。


也就是陸雲溪在這麽想著,戎北王的三個子女已經坐下,一起與大溍的文武百官及他們的家眷在欣賞歌舞。


舞娘們的舞蹈真的是好看,但是,陸雲溪一點兒都看不下去。


她果然是不適合參與這朝中的事情。


這不,才剛剛的想到了這麽一個問題,她都覺得心裏壓抑的難受。


皇室中人,也不是這麽逍遙自在的。


為了自己國家的利益,隨時都要被犧牲掉。


宴會過半,溍帝與皇後就已經離開了。


他們能出現一下,坐了這麽長時間,已經是很給戎北王麵子了。


畢竟來的隻是戎北王的子女,又不是戎北王。


等到溍帝與皇後離開,眾人也不全都在殿中坐著,在院子裏有花燈可以欣賞,還有雜耍供人們娛樂。


像大臣與夫人這樣年紀的人還是在殿中坐著,至於年輕一輩的,早早的悄悄離開殿中,跑到了園子裏去玩耍了。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