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212章 起作用了

第1212章起作用了


“啊?”張家二哥一時沒有反應上來,傻乎乎的看著張大娘。


張大娘眼珠一轉,說道:“咱們就是過去,想要送陸學善去京城的。至於什麽侯爺的,咱們不知道。”


“哦。”張家二哥愣愣的點頭。


“行了,那咱們回去吧。”張大娘可算是把心放回肚子裏了,拍了拍自己兒子的後背,讓他繼續趕車。


“不用太著急了,咱們什麽事情都沒有。鎮定點兒,慢慢的回去。”


她可不想露出來什麽破綻。


張家二哥剛要趕車,突然的,他又頓住了,轉頭,問著自己娘:“娘,要是有人去鎮上的話,一打聽,不還是會知道嗎?”


“剛才你可是在客棧鬧得動靜不小。”張家二哥說著的時候,話裏就有了抱怨。


要是剛才他娘沒有鬧出來那麽大的動靜的話,也不至於讓他們現在這麽擔驚受怕的。


那可是侯爺啊,讓知縣見了都要跪下的侯爺。


“呸,你懂什麽?”張大娘啐了張家二哥一口,“我還不是為了你們才跟他鬧的?”


“那個陸學善也真是的,他……他就是個沒良心的。”


本來張大娘還想開口就罵呢,但是想到了陸學善的身份,到了嘴邊的話,是硬生生的轉了一個彎,換成了其他的。


說實話,對於陸學善此時的身份,張大娘心裏也是有些發虛的。


反正,她現在是害怕了。


“我在那邊說了半天,他都不跟我說他成了侯爺了。他這個沒良心的,根本就是想擺脫咱們這些親戚。”


“他是以為咱們是窮親戚,會占他便宜!”


“真是狗眼看人低!”張大娘越說心裏越是來氣。


張家二哥聽到自己娘說這個,他是沒什麽感覺,但是,他就是擔心鎮上的事情被村裏人知道。


“娘,村裏人要是知道的話,可怎麽辦?”


“那可是侯爺,讓咱們得罪了……”


“怕什麽?”張大娘手一擺,滿不在乎的說道。


當然了,她要不是手抖的話,她的滿不在乎可能會更加的有說服力。


“他就算是皇上了,那也是我的女婿,我是他娘!”


這話,別看張大娘說的硬氣,其實,她這聲音都是發虛的。


“別管這個了,反正咱們村裏人去鎮上的機會不多。他們天天都在家裏忙活,誰沒事去鎮上?”


“再過一段時間,也就沒人說這個事情了。”


“行了,你回去之後別露餡就行。”張大娘叮囑完自己兒子,催促道,“趕快回去吧。”


“哦。”張家二哥應了一聲,趕著騾車往家走。


張大娘坐在車上,呼哧呼哧的直喘粗氣。


現在也隻能這麽辦了。


反正陸學善都去京城了,估計這輩子就算是回來,也回來不了幾次。


就算是以後被人知道了,也無所謂。


好歹,她閨女還是陸學善的媳婦兒呢。


她那個閨女說什麽也不至於讓陸學善對她做什麽。


實在不行的話,到時候,她跟她閨女哭幾次,她閨女也就知道去求陸學善了。


隻是可惜了,上京城的機會沒了。


這陸家的便宜,他們是真的沒辦法占到了。


張大娘回家之後,強勢的在家裏罵了一通陸學善沒良心。


在得到了家裏人一通的附和之後,她這才捂著頭,說自己被陸學善氣得頭痛的回家休息去了。


當然了,她是真的被氣的,還是害怕的,也就隻有她跟她的二兒子知道了。


此時,坐在馬車裏的陸學善則是臉上帶著笑意。


看來他特意的讓隨從“不小心”的泄露了自己的身份,果然是起作用了。


自己丈母娘是個什麽人,他還是清楚的。


這樣一來,就算是徹底的斷了張家想上京城打秋風的心了。


估計,現在別人他不敢說,但是,他的這個丈母娘絕對是怕得要死。


張家的事情,在陸學善心裏不過就是隨便的過了一下,就被他拋到腦後了。


他現在的心思可全都在自己家裏人身上。


他如今是越來越好奇自己家閨女了。


小小年紀,這旺安商行到底是怎麽弄起來的?


他是聽別人說,總是不知道其中的細節,還是回家之後,再好好的問一問吧。


在陸學善回家的這段時間,戎北王的公子小姐也到了京城。


人家是來“做客”的,自然有給他們安排的府邸。


“三個人?”陸雲溪看著李天佑,好奇的問道,“戎北王倒是真大方啊,讓自己三個孩子過來。”


“當然大方了。”李天佑輕笑道,“戎北現在輸給了大溍,這也就是大溍在壓製他,他一時半會兒是反抗不了。”


“他所謂的臣服,不過就是表麵的妥協罷了。”


“他心知肚明,父皇也是明白的。”


陸雲溪聽完了,感慨了一聲:“還有得磨了。”


“不過,好在,現在是不打仗了。”


這樣的暗地裏的爭鬥也是很慘烈的,但是,至少不至於讓百姓們在戰亂中流離失所,也不會讓普通的士兵在戰場上丟掉性命。


“嗯,戎北消耗不起了。”李天佑說道,“要不是有咱們的旺安商行還有大溍英勇的將士,這場戰事還不知道要持續多久。”


戰事膠著,兩國都在消耗。


如今,戎北是輸了,但是,那戎北王還是有些不服氣。


想來個暗中積攢力量,再反擊一把。


這種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不過,這樣的手段比得就是誰高明了。


至少,暫時的不會發生戰事的那種大規模傷亡。


“過幾天,宮中還要舉辦一個宴會,為他們接風洗塵。”李天佑說道。


“陛下倒是很大氣啊。”陸雲溪明白了李天佑話裏的意思,“這是讓朝中的大臣都見見那三個人,要是有人有什麽貓膩的話,就大大方方的來。”


“陛下這是不僅僅要對付戎北,還要拔除掉大溍的蛀蟲。”


“陛下好氣魄。”陸雲溪挑起了大拇指。


“肯定會有的。”李天佑跟陸雲溪想的是一樣的,“定國公現在對於我的問題上,是有些偏激。但是,定國公還算是忠君愛國的。”


“至於他身邊追隨的人是怎麽想的,就不太清楚了。”


“定國公也是太過剛愎自用了。”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