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211章 拜見侯爺

第1211章拜見侯爺


不管他丈母娘說的理由是什麽,最後的目的隻有一個——去京城。


“娘,我覺得你不用擔心……”


陸學善的話才說到一半兒,街上突然的傳來了一陣的嘈雜聲。


那動靜還不小,惹得客棧裏的人都忍不住轉頭看了過去。


眾人一看之下,嚇得趕忙的往兩旁退開。


這動靜,弄得張大娘都是莫名其妙的,心裏有些發慌,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麽事情。


等到進來幾個衙役,張大娘那心髒突地蹦了一下。


她可是普通百姓,別看平日裏蹦躂的歡實,但是見到這衙門裏的人,她心裏可是虛得很。


見到這衙役,她的腿肚子就開始轉筋。


等到衙役往旁邊一站,讓出來的人,穿著一身的官服,更是讓張大娘那雙腿開始哆嗦。


她要是沒看錯的話,這來人、來人……就是縣太爺啊!


客棧裏的百姓剛才看熱鬧還看得是有滋有味的,現在見到了縣太爺,那可是嚇得全都閉嘴,就連呼吸都放到了最輕。


縣太爺被衙役簇擁著走進來,那氣勢可是十足。


客棧裏的百姓全都下意識的縮了縮脖子,往後挪了挪,就算是看縣太爺,那也是偷偷的瞟著,不敢正眼去看。


縣太爺昂首闊步的走進來,一眼看到了陸學善之後,那腳步一頓,停止的腰杆馬上的彎了下來。


他小跑兩步,到了陸學善麵前,立馬的撩起了官服下擺,跪倒在地:“卑職見過侯爺。”


轟的一下,仿佛有驚雷在張大娘的腦海中炸開。


她不敢相信的盯著規規矩矩跪在地上,滿臉討好的縣太爺。


縣太爺、縣太爺跪誰?


張大娘努力的去看,仔細的看了看縣太爺跪的放心,那邊好像隻站了一個陸學善。


所、所以……縣太爺真的是跪陸學善?


而且,陸學善還是、還是什麽……侯爺?


這不可能!


張大娘的第一個念頭就是否認。


她絕對不相信陸學善這樣一個種地的是侯爺。


她的兒子多聰明,比陸學善強多了,但是,那又怎麽樣?


還不是一個種地,一個是趕車的。


他們都不是侯爺,陸學善憑什麽是侯爺?


他怎麽可能是侯爺?


這短短一會兒的工夫,張大娘腦子裏就閃過了無數的念頭。


但是,所有的念頭,無論她怎麽想,都沒有用。


因為,陸學善開口說話了:“起來吧。”


如此的理所當然,如此的習以為常。


陸學善的反應,讓張大娘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一聲,此時聽來,動靜是格外的大。


嚇得張大娘吸了一半的氣,生生的停住。


直到這個時候,張大娘才反應過來,周圍不知道什麽時候,安靜的有些嚇人了。


那是地上掉根針,都能聽得清清楚楚的。


客棧外麵的百姓怎樣,客棧裏的百姓是不清楚的。


因為此時他們全都嚇蒙了,那個人……是侯爺?


要是這麽說的話,人家侯爺哪裏是占了自己妻子的便宜?


人家侯爺坐個馬車,有個下人跟著,有什麽不正常的?


要他們說,堂堂侯爺身邊才跟著一個下人,這才是不太對勁。


這也太儉樸了。


就是那普通大戶人家的少爺小姐出門,身邊都要至少跟上兩個下人的。


眾人知道了陸學善的身份,再想一想剛才張大娘說的話,隻覺得無比的可笑。


人家侯爺脾氣可是真好。


“侯爺,您大駕光臨,怎麽也不提前告訴卑職一聲?卑職好早早的迎接。”知縣陪著笑臉,恭敬的說道。


“我不過是回家看看,然後就去京城了。不想驚動你的。”陸學善擺擺手,笑道。


“侯爺真是太客氣了。”知縣說著,就陪著陸學善走了出去。


“侯爺,要不卑職給您安排一些人,護送您上京。”知縣殷勤的說道。


“不用了。”陸學善擺擺手。


隨從走到了馬車旁邊,等著陸學善上馬車。


“你回去吧。”陸學善對著知縣微微一笑說道,“我還要盡快趕回京城。”


“是是,那卑職就不耽誤侯爺了。”知縣站在旁邊,對著陸學善拱手行禮。


陸學善微微的一點頭,幹脆利落的上了馬車。


隨從往馬車前麵一坐,馬鞭一甩,車輪骨碌碌的轉動起來,走了。


知縣可是一直對著馬車的方向弓著身,直到再也聽不到馬車的聲音,他這才直起身來。


“掌櫃得,你也來送你們老爺啊?”知縣一轉頭,看到旺安商行的掌櫃的,笑嗬嗬的說道。


他可是一點兒架子都沒有,完全就是朋友之間的閑聊天。


“是啊。”掌櫃的含笑點頭,“老爺來了,我們自然是要照顧好的。隻可惜,老爺有隨從全都安排好了,一切也都從簡,根本就沒給我們安排的機會。”


“唉……侯爺戰功赫赫,就連陛下都是稱讚有加。想不到,竟然是陸姑娘的父親。”知縣連聲感慨著,不動聲色的拍了一記馬屁,“真的是虎父無犬女啊。”


知縣跟旺安商行的掌櫃的說說笑笑的離開了。


等到他們走了,客棧裏的百姓這才漸漸的恢複正常,開始議論起來。


剛剛不過短短的一會兒工夫,可是給了他們太多的驚喜。


好家夥,旺安商行的老板的親爹竟然侯爺啊。


真的是厲害了。


看看人家這一家子,一個個的全都不簡單啊。


當然了,大家感慨完了之後,突然的意識到一個問題……剛才那侯爺的丈母娘,好像還說侯爺太愛享受?


人家可是侯爺啊。


坐個馬車算得了什麽享受?


眾人想起來的時候,這才轉頭去找張大娘。


一看之下,才發現,人早就不見了。


他們都沒看見,張大娘母子是什麽時候走的。


此時,回村的路上,張大娘可是顛簸的不行,就算是這樣,她也是咬牙撐著,讓自己的兒子將騾車趕得飛快。


等快到他們村子了,張大娘這才喊了起來:“等會兒、等會兒……停下,停下。”


張家二哥趕忙的將車子停住,轉頭問道:“娘,怎麽了?”


“喘口氣、喘口氣……”張大娘拍著胸口大口大口的喘氣。


“一會兒咱們回去,就當什麽都不知道。”張大娘叮囑著自己兒子。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