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210章 派頭夠足

第1210章派頭夠足


張大娘是幾句話的工夫,就把陸學善貪圖享受,看不起窮親戚的模樣給勾勒了出來。


張家二哥自然也是聽明白了自己娘的話,無奈的撇嘴笑了笑,滿臉的苦澀:“那行吧。我本來是想著,給妹夫省點兒錢。”


“我倒是忘了,妹夫還有旺安商行可以給他安排好。”


“確實,那馬車比我的騾車好太多了。”張家二哥這一副為人好,為他人考慮,但是被辜負的嘴臉,真的是差點兒沒讓陸學善吐了。


這樣的話都說的出來,感覺這幾年他沒在家裏。


張家人的本事見長啊。


周圍人聽著,倒是沒覺得張家人有什麽不對。


人家也是好心,雖說剛才張大娘的話不中聽,但是也不算有什麽錯。


“學善啊,你去了京城,跟我閨女一家團圓,就好好的過日子啊。”張大娘可是不忘殷切的囑咐起來,“這些年你不在家,去當兵了。我閨女不光天天的為你擔心,還要孝敬老人,照顧孩子。”


“可是不容易。”


“這旺安商行是有些家底,但是,你要知道,這可是他們辛辛苦苦弄出來的。他們難著呢。”


“這該花的銀子花,不該花的銀子……你能省就省點兒吧。”


張大娘說著,還抹了抹眼角的眼淚:“我閨女不容易啊。”


旁邊的人聽著張大娘這話,是覺得有點兒別扭,但是,當娘的人心疼自己閨女,也是正常的。


聽這個意思,隻是她女婿在外麵當兵,一直沒管過家裏。


當娘的人囑咐這麽幾句,也是應該的。


“娘,你多慮了,我不會坐旺安商行的馬車走的。”陸學善笑著說道。


張大娘一聽,那可是急了:“什麽?你還要單獨的雇輛馬車?”


“旺安商行的車子怎麽就不好了?你還沒怎麽著呢,先享受開了。”


張大娘氣得咬牙切齒的:“你知道不知道銀子不好賺,你真是不管不顧,不知道心疼人!”


“不行,你這樣我可是不放心,我得讓我兒子跟你一道去京城,好好的看看我閨女。我閨女可不能受了委屈!”


陸學善真的是佩服死自己這位丈母娘了,這裏有都能想得出來,也是厲害了。


“娘,你就放心吧。我肯定是不會這樣對自己妻子的。”陸學善哭笑不得的說道。


他這丈母娘真的是為了占便宜,什麽話,什麽理由都敢往外說啊。


“我可不相信你。”張大娘說什麽都不會信陸學善的。


她要是相信了陸學善,那不就等於沒有去京城的理由了嗎?


“你看看你,才回到家,還連你家裏人的麵都沒見到,就先開始享受上了。”張大娘痛心的瞅著陸學善,“你回到京城,那還不知道會怎麽樣呢。”


“我閨女帶著孩子,支撐著這個家可是不容易。”


“我不放心你。”


張大娘說得可是理直氣壯的,陸學善隻能是好笑的看著她在那裏說個不停。


“娘,看來我是說什麽都不能讓你放心了?”陸學善無奈的問道。


“那是當然了,你這做派,我看著怎麽能放心?”張大娘擺出來一副愛護女兒的好娘親模樣,“你還沒怎麽著呢,這享受起來可是一點兒都不客氣。”


“按著娘的意思,是不是說,我要是自己有錢,就沒事了?”陸學善好笑的問道。


“你有錢?你能有多少錢?”張大娘不屑的打量著陸學善。


她的眼睛可是好使的。


陸學善身上的衣服,也就是普通的布料,比她穿的衣服布料是好一些,但是也好不到哪裏去。


反正肯定是跟她那個白眼狼的閨女一家的穿著沒法比。


就這樣,陸學善還覺得就他這樣的,能比她閨女有錢?


做什麽白日夢呢?


陸學善隻是笑了笑沒說話。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小廝打扮的人走進了客棧,對著陸學善說道:“老爺,馬車已經備好了。咱們可以走了。”


陸學善點了點頭,他還沒有說話,張大娘已經搶先一步開口了:“呦,你這派頭夠足的。還沒回家,連自己媳婦兒跟孩子都沒見到呢,就先擺上老爺的譜兒了?”


小廝疑惑的抬頭看了一眼張大娘,同時厲聲嗬斥一聲:“大膽!怎麽跟我家老爺說話呢?”


張大娘被這一聲嗬斥給嚇得一個哆嗦。


不是小廝喊的這一嗓子聲音太大,完全是這個小廝的氣勢太強了。


就這一嗓子,總覺得好像跟強勁的海浪猛地拍在她臉上似的,讓她有一種要喘不上氣來的感覺。


陸學善對著自己的隨從擺了擺手。


這隨從可是跟他一起從戰場上廝殺過來的,那氣勢豈是一般百姓能承受的?


隨從見到陸學善的反應,這才將自己一身的氣勢收斂了起來。


張大娘那口憋著的氣,才算是喘勻了。


“陸學善你還說你不是擺譜兒?”張大娘氣惱的質問起來。


剛才她竟然被一個下人給嚇到了。


真的是太丟人了。


關鍵是那個下人還是她女婿找來的下人!


她可是陸學善的丈母娘啊。


她感覺到自己受到了深深的羞辱。


陸學善好笑的說道:“娘,我這真不是擺譜兒,我是……”


“你不是擺譜兒是什麽?”張大娘氣得要跳腳,“好啊你,我當初真的是看錯你了。”


“我當時覺得你老實巴交的,這才把我最寶貝的閨女嫁給你。這麽多年,我閨女在你家當牛做馬,給你生兒育女的。你這些年不在家裏,在外麵當兵,家裏還不都是我閨女在操持?”


“你可倒好。才剛回來,剛知道我閨女的日子好過了,有個旺安商行,你連我閨女的麵都沒見到。”


“也沒問問她這些年過的好不好,苦不苦的,你倒是先享受起來了。”


說著張大娘伸手氣憤的指了指門口:“馬車也雇了。”


她更加憤怒的指了指剛才嚇到她的小廝:“這下人也找了。”


“大老爺的譜兒可是擺得足足的。陸學善你可以啊你!”


“你這樣,讓我怎麽放心我閨女?不行,我今天必須讓我兒子跟你一起上京城。不然的話,我閨女被你給欺負了,我都不知道。”


陸學善算是聽明白了。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