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175章 沒有被安慰到

第1175章沒有被安慰到


溪溪以後跟天佑在一起,他是放心,但是,他現在就是過不去心裏的坎兒。


“沒關係,還有幾年,我跟溪溪才能成親。”李天佑拍了拍陸明磊的肩膀,安慰道,“你可以慢慢適應。”


陸明磊:“……”


感覺自己並沒有被安慰到。


“把這些東西送給大伯跟二伯他們,也是溪溪的意思。”李天佑將剛才的話題轉移開。


他倒不是心虛,而是不想繼續的刺激陸明磊。


好歹,陸明磊也算是他的好兄弟,未來的大舅哥。


看在溪溪的麵子上,他也不能太過分。


“嗯,溪溪是個懂事的孩子。”陸明磊肯定的說道。


自家妹妹是最乖的。


“不過,天佑,你也不錯。還能分出去給別人。”陸明磊這個時候,已經沒有了剛才被搶妹妹的心酸,好笑的打趣道。


“嗯,沒關係。父皇的庫房裏還有不少這樣的補品,溪溪以後需要的話,我再找父皇要。”李天佑輕描淡寫的一句話,讓陸明磊徹底的呆立當場。


他說什麽來著?


天佑肯定是事事以溪溪為先。


“我先回去了,還有點兒東西沒有背熟。”陸明磊隨便的找了個理由,轉身就走。


跟天佑在一塊兒待著,這心情的起伏實在是太大了。


陸明磊是走了,但是,身後還傳來了李天佑細心叮囑的聲音:“好好背書。”


陸明磊腳下一個踉蹌,差點兒買趴地上。


他到底為什麽離開的,天佑不明白嗎?


天佑那麽聰明,怎麽可能想不通?


天佑這分明就是故意的!


於是,氣憤的陸明磊回去之後,拿起書來一通的狂背。


平日裏看起來晦澀的文章,此時,在陸明磊的眼裏都是那麽的可愛無比。


因為,跟天佑一對比,還是文章更讓他舒服!


至於陸學理那邊,拿到了補品,交給了丫鬟,讓他們按著方子,給自己的老丈人丈母娘燉煮。


“咱們拿這些不好吧?”方秀娟有些遲疑的問道。


她家是小商人,但是,她也是有眼力的。


一看那些東西就不是尋常的。


“給娘留著在家慢慢吃。”方秀娟這個時候還是想著自己的婆婆。


畢竟這東西太珍貴了。


“不用。”陸學理笑著說道,“我娘那邊,溪溪跟天佑肯定是留下了。”


“他們兩個小家夥可是不會虧了我娘啊。”


“咱爹娘,也上歲數了,適當的吃些補品也是好的。”


他見到自己的媳婦兒還要推辭,忍不住笑了起來,抬手,攔住了她:“你可別這樣。當初我買東西回家孝敬我娘,幫襯我弟弟他們的時候,你也沒阻止。”


“還不停的讓我多帶東西回去,那個時候,你可沒這麽見外。”


“那點兒東西跟這個怎麽比?”方秀娟被陸學理給說得笑了起來,“你太會胡說了。”


“一樣的。”陸學理輕輕的將自己的媳婦兒給摟進了懷裏,輕歎道,“咱們是一家人,沒什麽不同。”


“就讓咱爹娘好好的吃,健健康康的活著。咱們一大家子才能和和美美的。”


窩在自己夫君懷裏的方秀娟紅了眼圈,用力的點頭。


她嫁給他真的是嫁對了。


陸學理家裏還算是平和的話,陸學誠那邊可是有點兒熱鬧了。


“這可不行。這是多少銀子啊?當家的,你趕快給娘他們送回去。”陸劉氏飛快的說道。


“這是娘給的,你就拿著。”陸學誠是個憨厚的。


看到這東西,他心裏也是美滋滋的,臉上自然就帶著笑。


“娘又不是以前沒給過東西。”


“那能一樣嗎?”陸劉氏搖頭,“這東西,看著就這麽貴,我可吃不下去。”


“這要是吃了,還不得折了我的壽啊?”


陸劉氏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就是不同意收。


“這是給你補身子用的。”陸學誠說道。


“我用得著這麽金貴的東西嗎?”陸劉氏用力的搖頭。


“這是娘的心意。”陸學誠沒辦法了,臉一沉,盯著她,“你要是想退,自己去跟娘說。


一提到陸王氏,陸劉氏立馬就蔫了:“那、那……咱們就收下?”


陸學誠沒有說話,隻是用黑黝黝的雙眼盯著她看,看得陸劉氏心髒噗通噗通的跳個不停。


“你看著辦。”陸學誠這麽一說,陸劉氏趕忙的說道,“收!收下!”


“我看看,明天給你跟咱們兒子做著吃了。”陸劉氏飛快的盤算起來,怎麽給自己男人跟兒子補身子。


“我們吃什麽?”陸學誠眉頭一皺,“那是給你調養身子的。”


“我這有什麽好調養的?”陸劉氏滿不在乎的說道,“你天天在地裏這麽累,咱們兒子還要讀書,天天看他們背那些個東西,我都心疼。”


“還是你們爺仨兒補最好了。”


“那是給女人調養身子的,我們吃什麽?”陸學誠擰眉瞪眼的問著,“給我們補身子的,有專門給我們的。你別亂弄。”


“天佑都讓大夫給開了方子,你就按著方子來。不然的話,給我們吃壞了怎麽辦?”


陸劉氏一聽,可能讓自己男人跟兒子吃壞了,嚇得她趕忙保證道:“我一定按著大夫的方子來。”


反正,這回旺安商行又大大的出了一次風頭。


這還不算。


過完年了,開春了,三年一次的春闈也就開始了。


各個地方的舉人齊聚京城,為了參加春闈。


京城熱鬧了起來,客棧早就住滿了,沒有地方。


就連那京城的百姓,有的人家都將富餘的屋子院子租了出去給趕考的舉人。


說不定自己家中住的讀書人,就能考中,成了大老爺。


以後,他們這租給大老爺屋子的人家,也能沾沾喜氣。


當然了,別看湧來了這麽多讀書人,但是,京城街道上並沒有見到什麽讀書人的身影。


這些人,都在抓緊最後的工夫苦讀。


希望為自己高中,多一份籌碼。


“這次有什麽比較突出的讀書人嗎?”溍帝隨口的問道。


“文章做出來驚才絕豔的倒是沒有什麽。”齊博康倒是將這次的秋闈靠前的文章都看了看。


“不過……”齊博康沉吟了片刻笑著說道,“有幾位中舉的人,都在一家書院學習。”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