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168章 留一條後路

第1168章留一條後路


禮部侍郎反正從定國公府離開的時候,整個人都是暈乎乎的。


他坐在轎子裏,加上轎子一路上的晃悠,更是讓他整個人都是蒙的。


等到了回到家,他疲憊的坐在椅子上半天,這才重重的歎息一聲:“晚了!”


要是他早點兒看穿李天佑心中的打算,他絕對會投靠李天佑。


一個定國公,再厲害,那也是臣子。


而李天佑可是要手握大溍跟戎北的帝王。


他若是投靠了李天佑,成了最開始支持李天佑的臣子,等到以後李天佑登基……那榮華富貴還用說嗎?


隻可惜,他知道的太晚了。


他現在已經上了定國公的船,隻能跟著定國公了。


如今就算是想要跳到李天佑的船上,恐怕也沒有機會。


到時候,說不定還會被定國公所厭惡。


兩邊的好處,他是一點兒都沒沾到。


禮部侍郎是無盡的懊悔,不過,他也會安慰自己。


李天佑想法是很好,也很有能力,但是,根基沒有定國公深。


再加上,李天佑的想法早就被定國公所看穿,等到李天佑要舉兵造反的時候,陛下跟太子殿下也會全力打壓他。


李天佑不見得能翻起什麽浪花來。


他一直堅定的站在定國公這邊,還能是堅定的皇室守護者。


李天佑敗了,陛下跟定國公勝了,他也會得到封賞的。


禮部侍郎想了半天,可算是想通了。


他的心情這才好一些。


至於李天佑那邊,就讓他們自己先作著吧。


因為定國公的故意放縱,灰山那邊最近可是無比的熱鬧。


不少百姓來投靠,但是,想進入灰山,那是有條件的。


至少要是身家清白,人品可以的。


李天佑可不想把一些心懷叵測的家夥給放進來,到時候,將他們灰山鬧得雞飛狗跳。


更何況,他們灰山的各個作坊,不少人都在裏麵學習。


那些東西,若是都被學走的話,正直的人自然是沒有問題。


敵對方的……比如定國公那邊的人,他們憑什麽白白的給對手培養人才?


正是因為這樣的緣故,灰山的人可是忙得不行。


李天佑這個王爺忙得腳不沾地,更別說陸學理了。


好在這些年,陸學理也培養了不少的得力手下,就算是這樣,也是忙得受不了。


“天佑啊,我看不行把王三勇給調過來吧。”陸學理灌了半壺水之後,才找到活著的感覺。


太忙了。


“三勇在旺安山一直管著村裏人,我們經常有書信往來。他管理的可是井井有條。”


陸學理感歎道:“這些年,三勇可是成長了很多,越來越厲害了。”


當初都是一個村裏的,王三勇要不是被他爹娘欺負的夠狠,跑出去當了山賊的話,也不會有活命的機會。


畢竟,王家人可是對三勇的媳婦兒王三娘可勁的欺負,就連王三勇的兩個孩子都不放過。


後來他們陸家離開了村子,到了旺安山落腳。


那邊被溪溪跟天佑好好的整理了一番,王三勇一直是在管理村裏的人。


這些年,旺安商行發展的好,灰山的人也多了。


但是作為曾經的大本營旺安山,依舊很是熱鬧。


人口多了不少不說,裏麵的作坊也多了起來。


畢竟,旺安商行遍布各個州府,有些東西,不可能總是從灰山往外運。


從旺安山運送的話,距離近了不少,人力物力也能省下一大筆銀子。


“不能調他過來。”李天佑想都沒想的拒絕道。


“為什麽?”陸學理詫異的問道。


“因為旺安山離不開他。”


李天佑的回答,讓陸學理有些發蒙:“旺安山那邊的作坊一切都很正常,也沒有像灰山這樣,突然湧入大量的人,怎麽會離不開三勇?”


李天佑淡淡道:“旺安山總是要練兵的。”


“咳咳咳……”陸學理直接被自己的口水給嗆到了,咳了個麵紅耳赤。


李天佑擔憂的看著,問了一句:“大伯,你還好嗎?”


陸學理一邊咳嗽一邊擺手:“沒、咳咳咳……沒事……咳咳咳……”


李天佑還是很關心溪溪大伯的,倒了一杯茶水,遞到了陸學理的手裏。


陸學理接過來喝了兩口,這才算是把那劇烈的咳嗽給壓了下去。


“天佑,你、你剛剛說的是什麽?”陸學理磕磕巴巴的問著。


他到現在腦子還是蒙的。


天佑說的,是他理解的那個意思嗎?


“就是大伯想的。”李天佑一眼就看穿了陸學理的想法,淡淡的開口。


陸學理整個人都不好了,嘴巴大張了半晌,隨後,猛地從椅子上彈了起來,衝到了門邊。


他快速的打開了房門,左右看了看,確定周圍沒有人。


這才又關好門,回來。


陸學理的一番動作,讓李天佑唇角微揚,說道:“大伯,你放心,在我的院子裏,不會有人偷聽的。”


就算是在灰山這邊,他的院子裏,也是安全到密不透風。


若是有人能隨隨便便進來偷聽的話,他這麽多年,真的是白混了。


連點兒秘密都護不住,他還有什麽資格護住溪溪?


“天佑,你這也……不是,你到底想幹什麽?”陸學理心驚膽戰的吞了吞口水,艱澀的問道。


“自然是有備無患,給自己留一條後路。”李天佑說得是輕描淡寫,聽得陸學理是冷汗直冒。


“你連陛下都不信?”陸學理問道“那可是你親爹。”


“是。”李天佑點頭,並沒有否認陸學理的說法,“隻是,除了父親,他還是皇上。”


“更何況,這大溍的朝中,有不少惡心的東西。我總要留有自保的能力。”


“為咱們一家人,留一條退路。”


陸學理呆呆的看著眼前那與年齡嚴重不符,成熟的李天佑,良久之後,他才重重的歎息了一聲:“天佑,有什麽用得著大伯的,盡管說。”


天佑真的是把他們當成一家人啊。


“大伯,灰山進來的人還要繼續調查。”李天佑勾唇一笑。


陸學理誇張的發出了一聲哀嚎:“這是要了親命啊。”


“我相信大伯的能力。”李天佑說完起身。


“你幹什麽去?”陸學理心裏不平衡的問道,“時間還早,你不能躲懶。”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