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150章 不配拿俸祿

第1150章不配拿俸祿


這件事情已經擺在明麵上了,定國公就算是想要護短也不可能。


尤其是,溍帝手裏拿著的證據,分明就是實證。


這種情況下,他怎麽維護?


“陛下,他們先是大溍的臣子,後才是臣的門生。”定國公行禮道,“既然他們做錯了事情,就派人徹查。”


“若是屬實的話,臣懇請陛下嚴辦。”


“以儆效尤!”


“嗯,就按定國公說的辦。”溍帝的一句話說完,差點兒沒把定國公給氣死。


他態度是擺出來了,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溍帝竟然會真的就這麽順著他的話,往下說。


要是以前的話,溍帝怎麽都會婉轉一些,給他留幾分麵子。


可是如今……


定國公眼神冷了幾分。


他冷眼看著溍帝在安排人調查這件事情,而名義竟然還是用著他的名義。


看似是溍帝在推崇他大義滅親的壯舉,實際呢?


定國公眼眸眯了眯,陛下這是真的跟他離心了。


難道陛下不知道,他的門生都是他精心培養的嗎?


那都是大溍的棟梁之才,如今,陛下竟然一點情麵都不留。


因為有了定國公的鐵麵無私,溍帝派人去調查的過程是相當的順利。


溍帝按著定國公的說法——嚴辦!


下了朝之後,定國公麵色陰沉的離開,齊博康看了看定國公上了轎子的背影,他也轉身上轎,然後吩咐道:“去齊王府。”


“是。”


轎子晃悠悠的一會兒就到了齊王府。


因為齊博康是老熟人了,也就沒在前廳等著,直接被府中的下人引到了李天佑的院子。


“齊老,少爺沒在。少爺在……”李天佑院中伺候的下人趕忙行禮說道。


齊博康點了點頭,問道:“我知道了。”


說罷,齊博康腳步一轉,就往旁邊院子走去。


天佑在家,然後不在自己院子裏,就隻能是在溪溪的院子裏。


這個事情,連想都不用想。


“誒,齊爺爺!”陸雲溪見到齊博康興奮的在屋裏對著走來的齊博康招手。


齊博康好笑的走了進去,一股淡淡的涼意撲麵而來。


“齊爺爺,我好想你呀,好久沒見了。”陸雲溪開心的說著。


齊博康笑了:“這麽想我,就在屋裏跟我招手,都不出門的?”


“外麵熱嘛。”陸雲溪嘟嘴,理直氣壯的說道。


齊博康寵溺的笑道:“這就熱了,再過一段時間,那天氣可是更熱。”


“那我屋裏的冰塊兒就再多加一些。”陸雲溪美滋滋的搖頭晃腦,“反正我不能熱到。”


齊博康好笑的搖頭,坐了下來:“有了你們這冰塊兒,今年大溍百姓的日子可是好過不少了。”


夏天熱的時間雖說不是很長,但是,真的熱起來那幾天,可是要人命。


尤其是百姓,還要幹活。


累了一天,回家還是熱乎乎的,連休息都休息不好,怎麽繼續幹活賺錢養家?


這人一熱,再加上勞累,休息不好,到時候,一病就不是小事。


病了,請個大夫抓個藥又是不少錢。


有幾戶人家肯出錢請大夫的?


那還不是能挺著就挺著,挺過去就過去了,挺不過去,病重或者是死了……這一個家有可能就完了。


正是因為想到這些,齊博康愈發的喜歡李天佑跟陸雲溪。


他們為大溍百姓做的可都是實實在在的實事,不像定國公那樣,為了所謂的功績,坑害百姓。


這也就是時間短,若是時間長的話,最後倒黴的隻能是朝廷。


民怨真的被激了起來,那是定國公自己能承擔得了的嗎?


“那是。”陸雲溪美滋滋的坐下,喝了一口果茶,“夏天嘛,就應該有冰塊兒才是。”


“天佑呢?”齊博康轉頭看了看屋裏,不見李天佑的身影,隨口問道,“還在給你做吃的。”


“馬上就好。”陸雲溪半點沒遲疑的開口。


齊博康笑看著陸雲溪,這兩個小家夥的感情可是真好。


“誒,天佑哥哥,齊爺爺剛說到你呢。”陸雲溪對著門口揮了揮手,然後熱情的從椅子上跳了下去,噠噠噠的跑過去,接李天佑手裏的盤子。


“別動,我來端就行。”李天佑說著,將盤子往旁邊挪了挪,不讓陸雲溪去碰。


他自己穩穩的端著盤子,走到了桌邊,這才跟齊博康打招呼:“齊爺爺。”


“來了就一起吃點兒。”李天佑說著將盤子放下。


裏麵精致的小點心看著就惹得齊博康口水直流,他還是矜持的點了點頭:“好。”


他這麽大年紀的人了,總不能跟小孩似的,見到吃的就控製不住自己吧?


就算是天佑做的這點心,賣相太好了,他也要忍住。


“去廚房把其他的端來。”李天佑轉頭吩咐著旁邊的小丫鬟。


“天佑哥哥,你又留著不全都拿出來。”陸雲溪坐下,哼了一聲。


李天佑笑了:“都給你吃了,你中午還有肚子吃飯嗎?”


“我中午可是給你做你最喜歡吃的涼麵,還有糖醋肉,涼拌菜……以及你喜歡吃的……”李天佑連著說了好幾樣。


聽得陸雲溪直吞口水:“嗯,這些點心的量正好,正好。”


她要留著肚子吃午飯。


齊博康在一旁有些犯難,他要找個什麽理由留下吃飯呢?


“齊爺爺怎麽過來了?”李天佑笑問道,“是朝中有什麽事情嗎?”


齊博康還是相當靠譜的,提到正事,他就將吃飯的問題拋到了腦後:“今天陛下下旨徹查。”


徹查什麽,齊博康沒有說,李天佑跟陸雲溪全都聽懂了。


“那挺好的。”李天佑點頭,“他們那樣的害當地的商賈,要是不徹查的話,其他人家就沒法做買賣了。”


“時間長了,那一行成了他們的一言堂。他們若是嚐到了甜頭,將當地的買賣全都給霸占了,當地百姓的日子就不好過了。”


“這事情不會發生的。”齊博康對這點還是相當有信心的,“你們旺安商行在當地可是有鋪子的。”


李天佑笑了,搖頭道:“齊爺爺,我們旺安商行隻是個鋪子。當地父母官的事情,還是要朝廷管的。”


“朝廷的官員,怎麽能如此禍害百姓?他們就不配拿朝廷給的俸祿。”
為您推薦